推窗見綠

  • 作者: 王思穎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1-11
  • 學校: 嘉諾撒書院

啪嗒啪嗒,靈巧的手指快速地在鍵盤上飛舞,像隻急著採花蜜的蝴蝶在上下翩躚著。忽然,辦公室中寂靜無聲,我終於完成了上司在我下班前突然委託我的緊急任務,在限期前交給了客戶。

我泄憤般的大力按下「傳送」鍵 ,拿起外套和手提包,抬頭發現竟已是夜晚十一點了。然而辦公室中仍坐著幾個眼皮似熊貓般的同事,還在埋頭案前奮鬥著。我在心裏為他們默默祈禱著,轉腳已經離開了這侷促的空間。電梯的大堂裝修金碧輝煌,鉑金色的雲石反射著亮黃的光,連電梯的門也如鏡面般映照出我委靡不振的身軀。 彷彿在水中掙扎,我感受到溺水般的窒息,空氣稀薄得像遊絲。也許是坐姿不好,現在關節都在抗議了,我自嘲地想。於是伸手打開大堂一旁的窗,城市的空氣從缺口中爭先恐後地鑽進來。帶著汽車的廢氣和冰冷的粉塵而來。打開城市的窗戶,我只見一片假裝繁華的五色彩燈和高樓林立,月亮和星星的光也被取消了在夜空閃耀的資格;一輛輛私家車、公共交通工具在馬路上魚貫而行, 一旦有一輛稍有遲疑的便會被後面煩躁的車主按喇叭催促,比那準時勾命的無常反應更快。 行人從不乏有如我一樣困睏疲憊的上班族,一個個臉色青白,體態消瘦,「為伊消得人憔悴」般為工作拼命,落得一副喪屍模樣。我寧願關上了窗也不想再看這行屍走肉地運作著的都市情景。

之後,我得到了一次到桂林出差的機會。當我下飛機時剛下過一場雨,霧色未散,柔柔地纏繞著這江南水鄉的天空上。但我無暇仔細欣賞便奔向了客戶的公司開會,回酒店收拾行理後便累得倒頭大睡。直到第二天早上被從窗簾縫隙之間照進的陽光喚醒,我才不甘不願地從柔軟的床上爬起,拉開窗簾推開那裝修得古色古香的窗戶——

眼前的景象讓我驚呆了——那是一片綠,一片由天地山海、壯闊大地的精華所凝成的綠,如同初生嬰兒的初啼般純潔易碎, 如同清晨那綠洲上隨風吹拂的蘆葦尖上凝聚的露珠般清新淡雅,如同畫家嘔心瀝血在畫卷上勾勒出的一筆濃墨重彩的神來之筆般沁人心脾。

那是一潭碧綠的湖,清澈見底的湖面靜靜的流動著,比賈寶玉天生所得的通靈寶玉更無瑕剔透;那是一片翠綠的天,在湖的反射下,天空的倒影也濃縮在那光滑的鏡面之中;那是一棵青綠的楊柳,在風的吹拂下如同紳士般彎著腰,輕輕地擺動著。那綠鋪天蓋地,一下奪過我眼中的色彩。遠方群山千巖萬壑,重山復嶺的連綿不絕,遠到了天邊,與天際連接,那是深沉的青蔥色。柳樹林立之間顯出一座玉白的橋,刻著古老的花紋,也許此處正是古代才子佳人的相約之處。湖水影影綽綽地被小舟劃過,留下一年串蕩漾的波紋,久久地地迴盪在水面之上,打亂了鏡中的山清水黛。

月落天白,船動蓮開。濛煙中有隱約山歌傳來,是誰家的小阿妹正開懷高歌?也許剛好有位俊俏公子路過,打亂了少女的心懷。滿目翠然欲滴的,我願流連而忘返,沏一盞清茶看這人間至美之境,放下積累已久的憂愁,與這山水共賞天色。思緒順湖而下,看那櫸木窗外煙雨朦朧,看那柳枝細葉上水珠晶瑩,看那鵝卵石道舖向古街的盡頭。直至日落時分划舟而歸——或是流連忘返,在夜空下細看銀河星空璀璨,皎白色月色迷離。

我看向窗外景色,久久不能回神。直到窗簾上麻雀吱吱喳喳地歌唱,把我的思緒從那奪人心脾的綠景中拉回。我長呼出一口氣,彷彿一口氣吐出了城市中雜亂的廢氣。腰背也由不住挺直——這片綠色之景讓我全身充滿了能量,我抬頭挺胸,又擁有了繼續生活和工作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