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小事

一心是我們的班長,但我們不是很喜歡她,她話不多,臉上也沒有太多表情,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相比起另一位班長向華。她顯然死板得多。向華是男班長,整日大大咧咧,是我們班的開心果,和一心完全不一樣。

但直到今天這件事的發生,我才對一心有了新的看法。

今天我們參加了學校舉辦的德育營活動,我正好和一心還有向華分到了同一組。指導老師給了我們一人七十元,說這是我們一天的伙食錢,我們要用它購買食材,然後自己做飯吃。一心提議先一起討論好午餐和晚餐吃什麼,這樣就不會出現買多的情況。但向華和我都覺得沒必要做飯,吃零食就行。見我們執意要吃零食,一心只好自己去買食材。我和向華買了一份麥當勞套餐,剩下的錢去超市買了幾包薯片。等買完東西集合時,我們看到一心提著一個大購物袋,其他人也多多少少買了些菜,只有我和向華買的是零食。看著大家羨慕的表情,我和向華都覺得非常受用。

中午,廚房裡的同學們正在熱火朝天地做飯,同時伴隨著咒罵聲。我和向華吃著熱過的麥當勞雞腿,滿滿的安逸。一心不知道再做甚麼,也沒有找到她的身影,但我們都沒有在意。

「反正她也不合群。」我心想。

到下午四點休息時,我們已經進行了許多活動,整個人都十分疲倦,向華突然說:「不如我們吃零食吧,大不了晚上少吃點。」我覺得這提議不錯,便拿出了一包,沒想到剛拿出來,身邊的同學就湊過來問道:「你們不會吃獨食的對吧?」我尷尬一笑,只好任由他們扒拉著我的薯片,很快,一包薯片就見了底。沒辦法,我們只好又開了一包,這次他們沒有分太多,但我還是吃得不開心。這時,我發現一心在看著我,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在想甚麼。

到晚飯時,我們已經飢腸轆轆,剛才還下了小雨,整個人又冷又餓。我和向華打開包,看著裡面反有的兩包薯片和一瓶汽水,又看著其他人碗裡熱乎乎的飯菜,突然很羨慕。這時,一心拍了拍我們的背,我們不解地看著她。

「要一起吃嗎?」她指了指一張桌子,上面煮著熱氣騰騰的面。那一刻我們彷彿看到了曙光,不停地點頭。

走到桌子前坐下,一心開始往面裡放調料,我們吃驚地問道:「七十塊怎麼買這麼多的?因為一心桌上有一碟煎蛋和幾個小蘋果,裡面還有番茄。一心笑了笑,說道:「我沒去超市,我是去市場買的,那邊便宜而且不用買很多。」向華又問:「可是你怎麼知道哪裡有街市?」一心說:「我問了路人。」「那怎麼看起來還有我們的一份?你一開始就買了這麼多嗎?」一心奇怪地看著我們,反問道:「難道你們真以為零食能吃飽?」我們尷尬地低下了頭。一心又說:「想著你們應該也吃不飽,而且做完活動應該沒胃口吃飯,所以我買了一包麵條,正好三個人吃。」說著,她給我們一人盛了一碗,還放上了煎蛋。

「快吃了,吃完你們洗碗,然後吃蘋果。」

那碗面的味道一般,但我卻從中感受到了一心的細心與穩重。也就是今天,我才知道一心處事成熟,而且不會因為我們的無禮而拒絕幫助我們,是我的學習對象。


林翼勳博士評語

以二人作比對,高下立見。筆下之述,既清晰而親切,充份呈現同窗在德育營相處細節與領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