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試夜讀有感

夕陽落下,天空悄悄地拉上黑色的幕布,月亮也出來了,安詳地吐灑著它的清輝。我坐在書桌前,把頭埋入堆積得高高的書本間。我已經保持著這個姿態好幾小時了。

事緣明天便要迎來中國歷史科的考試了。而我打從大半個月前,考試時間表一派發開始,就下定決心要早早溫習,考個好成績。結果還是被手機誘惑,生生拖到考試前一天開始我的「溫習大業」。

學習一開始是輕鬆的。我翻開厚重的歷史書,邀遊於歷史長河之中。我見證秦朝開封建大統,成萬始帝業;我見證唐代由開元盛世象到安史之亂,領略「盛極必衰」;又見證宋朝國破山河靖康恥。我敬佩魯迅先生棄醫從文,喚醒國人魂;欣賞岳飛精忠報國,誓要抵禦外族。我興致勃勃地沉浸之中。

可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因長時間沒有更換姿勢,我的肩膀開始出現痠痛,好似肩上扛著千斤重的東西一般,沉甸甸的。原本還認為饒有趣味的課本此時也變成食之無味。我抬起頭,拉伸舒展一下四肢,儘管放鬆僵硬的斜方肌,甩甩發痠的手腕,眨眨睏倦發紅的眼睛。隨即便又埋頭苦讀,不敢耽誤時間。而一想到還有好幾個課題沒有熟讀,頭皮不禁發麻,心理犯起了嘀咕,「啊!救命,這麼短的時間,根本記不住那麼多東西啊!」此時此刻,我對於自己因沉迷於玩樂而荒於學業的行為感到無比悔恨,只得長嘆一句,暗罵自己:「活該!」

母親輕手輕腳地推開房門,溫柔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一心,學習別太拼了。」接著一杯牛奶放在書桌上,隱約還能看到杯子上空的煙霧繚繞。聽母親這樣說,我不由得心虛,不敢看母親,汕汕地答了個「好」字,母親用帶著暖流的手掌輕拍了我的肩膀,然後輕輕關上門,透過門縫,我看到客廳的燈光暗了。母親一向早睡,我猜想母親應該是想等我學習完再睡,最後也實在耐不住睡意了吧。想到這,內心的心虛又加重了幾分。母親還痴痴地認為她的孩子對待學習刻苦勤奮,學至深夜仍不願入睡,殊不知我是在考試前一天才來發功,臨時抱佛腳,想睡也不敢睡。

「滴答、滴答……」時針不偏不倚指向三點冬天的夜陰潮濕,身子接連打了幾個寒噤。早已疲憊不堪的身子幾近透支。不怪人們總說睡意是人類最大的敵人。我睡眼惺忪,恨不能直接網被窩裡一縮,這熬人的夜就這麼過去。然而還未溫完考試範圍的事實將我的意識從即將對睡魔繳械投降,城池失守之際拉回。「唉……」我發出一聲無可奈何的謂嘆。

我敢言我每每考試前總是十分勤學,而導致這個狀況出現只是源於我平時的不認真在過後自己再琢磨,加深記憶;一有時間還總就沉迷於網絡,無法自拔。看到有趣的短片便放聲大笑,從不會想到今天還有解到一半的題,還有為複習的內容。只是試前用功,花巨大精力勤學。而這麼做不就是在本末倒置嗎?這樣的偽勤奮,讓人沉溺於努力向上的自我欺騙中,久而久之透支了我們的精神,人,就是這樣陷入空虛之中……可謂勤學?匡衡鑿壁偷光,車胤聚螢作囊,環境如此艱難下,尚能時時刻刻讀書。

荀子曰:「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學習貴在積累,從日常學習之中積攢知識,沉澱自己。絕非是試前挑燈夜讀,就覺得都不睡,用偽勤奮自欺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