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命運

談到命運,人群自然會分成兩派,一派以躺平為態度,認為「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另一派則是鬥爭派,他們信奉「我命由我不由天」,勢必要靠自身的反抗來改寫命運。

於我而言,二者皆有其道理,我認為前者更適合於兩類人,一類是深諳佛法的信佛之人,一類則是經歷太多,早已被生活磨平稜角,坦然接受一切的人。而現在我更想聊聊鬥爭派,因為古今中外的太多例子,無不在向我傾訴著命運的不公,卻又反過頭來,逆天改命。

對於個人而言,知識以及自身努力,是改變命運的關鍵要素。以西漢著名學者匡衡為例,「匡衡鑿壁偷光」的故事被世人廣為傳頌,在年幼時,匡衡生長在一個家境十分貧窮,家中連香油都無法負擔的家庭中,用成語「家徒四壁」形容再合適不過。縱使匡衡再怎麼勤奮好學,命運為他定下了「貧窮」這一人生設定。試想如果匡衡因生來貧窮,夜晚無法讀書兩大難題,而選擇放棄,又怎會有鑿壁偷光這一警世故事廣為流傳?我想說的是,改變匡衡人生軌跡,破除既定命運的並非是那小小的,透過鑿洞而得的微弱光亮,二而是知識!想要改變命運,依賴的並非他人的施捨,而是自身,勤奮好學,汲取更多知識,才有可能實現改命。

但有這麼一種人,縱使他們有如匡衡般勤奮好學,天生的缺陷卻成為他們成長道路上的最大攔路虎,而唯一的解藥,在於其自身的毅力。海倫凱勒天生雙目失明加失聰,成長道路上磕磕絆絆,今天摔倒,明天滾下樓梯,早已見怪不怪。自身的殘疾,加上眼前一片漆黑所帶來的恐懼、無助、自卑。我彷彿可以聽見他的命運在肆無忌憚地放聲大笑,笑她不可能跨越這道鴻溝,一世只能以盲人的身份,在黑暗中不斷摸索。但後來的結果大家都知道——《假如給我三天光明》、《我的生活》等書,無一不昭示著海倫凱勒改變了命運。究其一切根本,在於海倫凱勒自身的毅力,是這份毅力給予她活下去的勇氣,指引她前進的方向。同時,她將這份毅力傳遞他人,以自身感染他人,讓其他殘疾人士也有逆天改命的勇氣和毅力。這使我對海倫凱勒敬佩不已。

如果說個別人的命運可以透過自身的努力,學識和毅力所改變,那麼一個國家呢?

自一九四九年建國以來,中國已有72年的建國時長,如今作為世界第二經濟體,五常之一,難道中國是在一夜之間崛起的嗎?歷史告訴我並不足,改革開放才是新中國崛起的分水嶺。在改革開放前,中國人長期生活在一窮二白的處境中,從「大躍進」失敗而引致的大饑荒,到十年文革,政治、社會、經濟、工業上的諸多失利,彷彿命運注定了這頭東方睡獅沒有甦醒之日,而是無止境地沈淪下去,可是在以鄧小平為首的領導班子上任命後,他們決心要改變中國的命運。「改革開放」在當時從無先例,世界上沒有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做過這件事。可想而知他們面對著何其大的困難!後來,鄧小平制定了「摸著石頭過河」的方針,教會大家無無懼艱難險阻,勇敢前行,才有了改革開放的成功,有了如今國泰民安的新中國。可以說,面對既定命運,不畏險阻,勇往直前,才有一線生機去改變命運,才有機會走向成功。

說了這麼多,我想在強調一下重點——命運並非既定事實,他足可以被改變的!古今中外那麼多的偉大和例子,無一不昭示著人可以逆天改命。誠然,雖然仍有信命一派,我們不可強改他人意願,而是尊重他人選擇。而改變命運也不僅僅可以依靠學識、毅力、不畏險阻的決心,還有很多可以借助的東西,在此不一一贅述。因此,命運並非一成不變,只有主動出擊,才可有變!


林翼勳博士評語

大論題宜於大處著眼以申論,匡衡鑿壁偷光,乃刻苦向學,非此即改變命運,盡有較大端者可述。至若國之興衰,若列舉具體關節,則易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