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的海鷗

2020年,無疑是最為特殊的一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破了生活中原有的平靜,此時正值本港第三波疫情緩和,在社會齊心協力之下,疫情總算有了放緩的勢頭,長時間呆在家中也讓群眾們出現了抗疫疲勞,於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似乎都放下了警惕,這也是表弟來到家裡的第六個月了,小姨和姨父都是醫護人員,特別是在疫情之下,他們平時上班忙碌,想要騰出時間照顧年幼的表弟,幾乎是有心無力,因此只好將表弟託付於我們代為照顧。

最近疫情有所緩和,因此今天父母打算帶著我和表弟去商場裡逛一逛,也算是出去透透風。這是自疫情以來,我們第一次開車出遠門,聽到這個消息,把表弟給高興壞了。清晨,我草草的收拾了一下,剛準備與父母一同出門,卻被表弟叫住了,只見他給我和父母都遞上了口罩。這令我和父母都很詫異,因為我們是準備開車出去的,車裡面有存放口罩,我們下了電梯走進車庫這段短短的路程,我和父母平時都沒有放在心上,畢竟這根本構不成多大的感染風險,但是表弟卻說道:“眼下疫情雖然緩和,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我們大家都要注意個人防護,哪怕是這樣一段短短的路程,也同樣不該鬆懈。"我們並沒有多想,只是隨手接過戴上了。進了電梯,弟弟卻不讓我們碰電梯的按鈕,只見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張酒精棉巾,小心翼翼地按下了負一層車庫的按鈕,下了電梯,正準備打開車庫門,此時表弟又叫住了我們,只見他走向前,又是用剛剛那塊酒精棉巾,推開了門,見我們都出來了,他才放心的把棉巾丟進垃圾桶,隨後我們便上了車。我心裡只覺得,表弟實在是太小題大作了,明明剛剛走過來的這一小段路程,一路上都沒遇到一個人,可是他又是讓我們戴口罩,又是拿消毒棉巾防止接觸,明明疫情都緩和下來了,已經十幾天零確診個案,表弟卻似乎一直沒有放下警惕的心,這確實令我頗為不解。

隨後,經過一段車程,我們總算是來到了旺角的這家商場,我和表弟可謂是生龍活虎,自疫情暴發以來,到現在好久都沒有這麼激動過了,特別是當我們走到了模型手辦店面前,我們就像是剛從監獄裡餓得饑腸轆轆被釋放出來的犯人,突然瞧見一桌子滿漢全席,心情已經不能用激動來形容。瞧著琳琅滿目的精緻模型,結帳的時候我一口氣買了六七個手辦,可當我轉頭看向表弟的小手,只見他捧著一隻做工粗糙的海鷗,眼裡卻是閃著金光,彷彿如獲至寶。這個讓我心裡充滿了疑惑,隨即問道:“店裡這麼多精緻的手辦,怎麼不多挑幾個,挑了個這麼普普通通的海鷗?"表弟看著我詫異的眼神,只是說道:“店裡的其他手辦確實很光鮮亮麗,但是在我看來,都比不上這只普普通通的海鷗,我只要買它。"隨後我也不好意思再追問下去,只是心裡嘀咕著,表弟可真是傻呀,難得有機會出來,居然買了一個這麼平平無奇的海鷗,還說店裡其他精緻的模型手辦都比不上它,這怎麼可能呀。

趁著中午回到家,正好是醫院裡的午休時間,於是父母拉著我倆,給小姨和小姨父

打去了視頻通話,接通了!只見畫面一轉,小姨正大汗淋漓的坐在椅子旁休息,而小姨父的防護服才脫了一半,卻看見他身上的汗珠嘩啦啦的往下滴,看起來應該是全身被汗水浸濕透了,聊了才僅僅幾分鐘左右,問完表弟的近況,他倆才依依不捨的掛了電話,因為要趕著吃飯,僅僅只有20分鐘,他們又要回到隔離病房裡工作。這一幕,不禁讓我有些淚水,小姨姨父每天辛苦的工作,就是為了讓醫院裡的新冠病患者能早日出院,起初對於醫護人員的艱苦奮鬥,我也僅僅是略有耳聞,電視裡通常也只會報導確診的人數,對於這些幕後工作的醫護人員,可以說直到今天我才算是親眼見證到了他們的艱辛,同時也挺心疼表弟的。

臨近下午,我與表弟下了樓,走到了城門河邊,我也不明白為甚麼表弟每天都要我陪他一起下樓去城門河看風景,河景又有甚麼好看的呢?只是每次他都強烈要求,我也只好順從。平時坐在河邊的公園長椅上,我只是自顧自的玩著手機,從未注意到表弟在看甚麼,不過今天由於剛剛和小姨姨父通完電話,心裡泛有一絲不捨,所以決定今天放下手機,好好陪陪表弟。突然!一隻海鷗在河邊飛過,此時河面上正刮起東風,但是這隻海鷗,卻像是不願意服輸一樣,展翅翱翔往西邊飛去,和風比起了競賽,只見它每一步都飛得異常艱難,何況在河中間並沒有可以歇息的落腳點,可它的意志力確是十分頑強,幾次險些跌落水面,卻又緊繃著全身用盡力氣騰飛起來,就這樣一波三折,最終海鷗總算是落到了河岸邊的一處石頭,成功的戰勝了猛烈的東風。這一幕不禁讓我感歎海鷗的意志力,卻也還沒看出個所以然來,直到我回頭,看到了表弟的眼神中充滿了堅毅,從他的眼睛裡,彷彿能看到希望的曙光。那一瞬間,我恍然大悟。

那隻逆風前行,堅決不放棄,哪怕是多次跌倒也會拼盡全力飛起來的海鷗,不就是每個不管疫情多麼嚴峻,仍然堅守在自己崗位,不惜超負荷自己的身體也要拯救生命的醫護人員嗎?他們就像是模型手辦店裡的粗制海鷗一樣,原本平平無奇,對比著其他光鮮亮麗的模型,他們是那麼的不起眼,可是當我們陷入危難,他們每個人都化身成為最美的逆行者,保護著我們的安危,不正是因為有了他們拚搏不放棄的勇氣和精神,疫情才能在原來那麼嚴重的情況下迅速緩和下來嗎?可我們呢,卻在這疫情放緩的時候,徹底放鬆了警惕,甚至連最基本的防護裝備、口罩,都懶得戴上,這難道不是辜負了所有醫護人員所做的努力嗎?醫護人員承受的所有艱難困苦,我們無以回報。但是如果我們每個人都可以遵守防疫規則,勤洗手、戴口罩、少聚集。這才是對醫護人員最好的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