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記憶裡的雲彩

人生如戲,人間如夢,當我老去的時候總有些印象深刻的記憶浮現,猶如驚鴻一場,卻又情深以往,昨日人去樓空微微涼,輾轉千回,終是我割捨不去的過往,我的家鄉,還有我最愛的爺爺。

時間倒回到六歲那一年,那年暑假成為我難以忘記的時光,我的家鄉位於廣東省恩平市,那一年父母雙雙出差,因此爺爺便帶我到家鄉一起住。

起初住慣大城市的我回到了家鄉並不適應,這裡的一切對我而言都很陌生,但是自從爺爺親自帶著我出去玩的時候,他那長滿老繭、粗糙無比的手牽著我幼嫩的小手,爺爺的手掌很大,可以像握雞蛋般包著我的小手,但是爺爺好像刻意控制著力度,生怕握緊了我的小手會庝。爺爺走路的步伐不慢,但是腰卻日漸佝僂,他帶我越過林間,穿過小溪,走遍了村子裡的林蔭小道,最後來到了村尾的一顆大榕樹旁,別家和我年齡相若的孩子們,平時就喜歡在這棵榕樹旁嬉戲,爺爺鼓勵我和他們一起玩,其他孩子對我也非常友好,我也似乎漸漸融入了鄉間氛圍,望著晴朗的天空和一望無際的雲彩,腳下這片陌生的土地,彷彿多了幾分熟悉。

到了我生日這天,爺爺格外的緊張,爺爺畢竟上了年紀,平時做事都會有些馬馬虎虎,但是這天爺爺可謂是全天精神緊繃,給我準備豐盛的生日宴,還買了一個大蛋糕準備給我慶生,村頭有一塊挺大的草坪,望著細流,背靠大山,這地方還經常能看到星星,因此在村裡被譽為映月臺,草坪上擺置了一張大桌子,一家人其樂融融歡聚在此,雖然父母不在身旁,但是爺爺盡心盡力為我準備生日宴,這天也成為了我揮之不去的美好回憶。

在家鄉的日子並非一帆風順,也遇到一件特別危險的事情,那天與爺爺在村裡散步,後來爺爺臨時有事要處理,就讓我乖乖在旁邊呆著,但是我頑皮地走上了大道上,一輛大卡車飛奔而來,爺爺見狀不顧一切迅速沖了過來,護著我趕緊離開大道,還好有驚無險,但是爺爺的手肘和膝蓋都磨損了,不過他強忍著疼痛,只顧著檢查我身體有沒有受傷,並且不停的安慰著我,看到我並無大礙,爺爺這才鬆了口氣,並拉著我的手回家,看著他佝僂的背影,彷彿又在我面前越來越高大......

這次難忘的回憶,終將深深地刻印在我的腦海中,雖然時過境遷,可我永遠都無法忘記,這存在於我記憶當中的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