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左或向右

  • 作者: 吳易欣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21-5
  • 學校: 顯理中學

「滴滴滴!」床頭櫃上的鬧鐘一如既往地叫嚷起來,將正睡得香甜的我嚇了個措手不及。睡眼惺忪忪地將鬧鐘關掉,伸個懶腰後走到客廳就一如既往地打開電視,查看實時新聞,其中一則新聞格外引我注目:教育局宣佈分階段復課。吃完早餐後照常架起電子設備,一邊準備開啟一天的忙碌,一邊心裡卻猶如浪潮翻騰般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既激動又忐忑,但更多的是慶幸——終於可以完結這摸著石頭過河的日子了!

清晨,穿好皮鞋走出家門,奔向久違的車站,想著很快就可以回到學校,心中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溫馨奇特的感受。在「叮叮」的一片清脆中,望著車水馬龍,無數的背影擦肩而過,都急匆匆地追逐著時鐘滴答的靡音,但追逐侷促的場面倒令原本寂靜的城市開始鮮明立體起來了。學校坐落在兩個車站之間,上學時我會選擇提早一站下車,從右側步入校園,雖然較為便捷省時,卻要穿過一條車輛橫流的道路,不免讓人膽顫心驚。而相對地,遲一站下車從左側步入校園雖然較為費時耗力,但勝在道路平坦,寬闊有交通指示燈,穩健令人心安。最終我仍是選擇早一站下車,隻身穿過喧鬧吵雜的車道後,在斑斕的樹影下,奔向了許久未至的校園,這時的陽光開始變得暖和起來,既柔和又有些慵懶。三五成群的同學時不時傳來如銀鈴般的笑聲,而再厚實的口罩也不能遮蓋住他們燦爛的笑容和眼波中隱隱的期盼,我雖背著笨重的書包,卻覺得步履趨輕盈,嘴角也不自覺傾瀉出笑意。搓著手看著錶,這才體會到矛盾感的奇特之處。

返校後的某一節中文課上,老師開啟了《苦瓜三題》文章的教授,其中一篇引用了「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而這與我們當下面對的難關又何其呼應呢?但我們面對的「苦」不是苦,而是一種對於未知的恐懼;一種隨著時間延長而越發沉重的擔憂和無措。日復一日地面向電子屏幕,與老師進行長時間的「現代」教學互動,難免會令人感到消沉和煩躁,正在經歷人生中最關鍵的成長階段,而不正常的作息習慣與迷茫躁鬱結合就會導致了方向感缺失,終日無所事事,就連目光都充滿著迷惘,只能躺在床上感覺做什麼也提不起勁來。而我卻在課文的教授中茅塞頓開過來:正是為了種下的種子能茁壯生長,讓它經受風吹雨打,才能激發它的稟賦德性,學會自我沉澱,最終成長為參天大樹。因此美苦是共生的,苦卻不單是苦,而是人生在世不可或缺的經歷,是寶貴的一課。就像苦瓜一般需要慢慢品嚐才能體會到其中的甘香,通過堅持不懈成為有氣象,有境界的人,最終苦盡甘來。

校園裏有棵老榕樹,每當下課步出熱鬧歡快的教室,往外一望,就能看見它佇立在那裏,掛下一篷篷茂密的鬍鬚。經歷了多少次風雨的錘鍊,到如今已在校園內陪伴這不知多少屆的學子由「小樹苗」長成堅韌的大樹了,而今年正是它伴隨著新校舍的第二十五個年頭。遷校前已植根於此的大樹,是位年過半百的老人了?理應是該在耄耋之年變得皮若裂岩,垂垂老矣,但它舒展著它柔軟的樹葉,金燦燦的陽光傾瀉下來,注進那鬱鬱蔥蔥的枝葉中,照著樹葉油亮亮的,顯得分外精神。但它是一直都維持著如此挺拔不倒之姿嗎?也曾被蟲蟻爬滿啃咬而感到難堪和無奈,樹枝大量枯死,樹葉紛紛脫落讓人心痛不已。如今它的崢嶸壯大不僅僅是因為一味的堅韌不屈,更是對養份的渴求,不願就此糟蹋掉自己的生命。沒有人能保持拼不完的毅力,會被無相關的紛紛擾擾打斷前進的腳步,不僅是大榕樹,又何況正處於青春期的我們呢?

為了培育樹苗,榕樹可利用其大枝柔軟的特性進行壓條:在母株附近放一個裝上盆土的大花盆,隨後選擇一根形態好的大側枝,拉彎埋入花盆中只待長成後剪離母體便可形成一棵盆栽植株。在顯理就讀的莘莘學子就恍如那一棵棵盆栽植株,在校園中不斷地探索生命的價值和意義,吸收對漫長人生具啟發意義的知識,進行自我勸勉和成長。明代大儒王守仁曾說「志不立,天下無可成之事。」當我步入高中後面對的不同變故,都需要做好規劃,在這個充斥著引誘的社會裏,倘若失去目標和方向,就會如水上的浮萍般受盡八方風雨的擺弄,故立志是迸發能量爭取成功的第一步。正值疫情期間的鍛鍊給予了一次運用所學,尋找個人價值志向的機會。學習《苦瓜》一文,令我們明了人不能只像動物般匆匆活一遍,要在有限的生命中發揚出意義。在《勸學》中了解到「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通過學習不斷打磨自己,來發揚茂盛的枝葉,盡其所能在實踐生命的真諦,才能成功渡過風雨吹打和蟲蟻啃咬,最終長成參天大樹。

然而要經歷的歷程也是陡斜崎嶇的,一步一腳印積累才能達到目標,就像登山一樣,路途跋涉。正所謂「騏驥一躍,不能十步;駑馬十駕,功在不舍。鍥而舍之,朽木不折;鍥而不捨,金石可鏤。」學習是不斷積累,循序漸進的。在短短六年的時光裏老師們承擔教書育人的責任,將各方各面的知識澆灌給我們,在「光合作用」下我們也漸漸積累了更多的文化底蘊。若我們是在海上漂浮的小船隻,校園就像是擁有掌握海洋的力量,驅動海浪推動小船前進;校園也像是黑夜中的明燈,提醒著我們不要急功近利,而要穩打穩扎地前行。回到顯理校園後,濃厚的學習氣氛就如同正午的烈陽,把之前宅家期間儲存在心中的陰霾盡數消融,使我心智澄明目標清晰。

「鈴鈴鈴!」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鐘聲響了,同學們抓緊時間,收拾好書包從課室內魚貫而出,我也隨著好友步出校園。而此刻我又面臨著一個重要的抉擇:到底要往左走還是向右走呢?但這次我卻不再猶豫,毅然地選擇了那條穩健而又緩慢的道路。

走在那條熟悉的小道上,我凝望著路邊那一棵棵不甚顯眼的小樹,卻心想,學習路上並不是人人都能一蹴而就,更不應得過且過。擔心,其實只是些無謂的臆想和猜測,與現實的方向漸行漸遠,讓千絲萬縷的思緒充斥你的腦海,然後那種隨即而來的恐慌感畫地為牢,令人心悸。與其瞻前顧後畏畏縮縮,何不把握當下,積累才能為迎接日後的狂風暴雨做準備?

我們在顯理校園中要度過整整六年時光去打磨浸淫自己,而用苦瓜來形容中學生活是再適合不過了。先苦而後甘,由淺入深最終喜獲果實纍纍,而若一個人不能吃苦,那麼也不能體會到那苦中的美。沒有嚐過這其中的滋味,難道不會覺得太過單調無趣而又有些遺憾嗎?那些你經歷過的苦難,忍受的痛苦,在事隔經年後,和朋友閒聊小坐,談起時化作一縷陽光。當時的糟糕心情或許在現在看來並不是當初那般天崩地裂,甚至最艱辛的那段光才是最值得回味的,而那段難以忘懷的青春時光,則是與顯理這個時刻,給予你溫暖的摯友攜手度過的。過去是過往,是往事,是回憶,不再有一石激起千層浪的悸動。不論未來的道路是選擇向左或向右,都應該秉持住心中那份信仰和倔強,一步一腳印地踏上向著美好未來而前進的道路。

清晨,幾隻小鳥在窗邊「唧唧!」地叫著,太陽慵懶地伸伸胳膊,不緊不慢地將一絲絲日暖透過縫隙灑在我的臉頰,摩挲得人渾身舒坦自然。走到校園正中央的那顆大榕樹下,又聽到鳥兒正嘰嘰喳喳地唱著一支支歡快的歌,一切都顯得如此朝氣蓬勃,充滿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