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即影即有」

  • 作者: 鍾庭恩
  • 寫作年級: F4
  • 寫作日期: 2021-5
  • 學校: 顯理中學

中三末段,正遇上肺炎,復課的那一天,看見了同學及老師,似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脫了口罩時大家都聚在一起道盡千言萬語,變了遠隔重洋地談話。男生們經常擁在一起的畫面,就好像被肺炎阻止,是一件違規的事,是要記名的難道不是嗎?

幾個月來的「停課不停學」讓我覺得肺炎奪走了我們一起相處的時間,那些日子變得莫名其妙地短,像一隻骨寒毛豎的小貓越溜越快,我的腦袋裝滿了大石,樂以忘憂的畫面盡都消失了,它們不願意逗留在我的記憶中,強迫性地把我弄成「失憶人士」。

我已經看不到大家的笑容了。

曾老師——我兩年的班主任,也是兩年的中文老師,更是我未來三年的中文老師。我不太喜歡說話,我卻喜歡把話寫成一篇作文,可是我文筆不太好,又缺乏修辭手法,讓我的分數徘徊在五、六十之間,他不會因材施教,他卻是一位一字之師,逐一糾正了我的錯誤,令我與日俱進,跑到了「中上」的路段,「上」的路程對我來說真是路遠迢迢,又或者一生不會跑到吧?

但是當前的路段已經令我安分知足。

他的每份教導都是我的寶,比失去錢財還要苦不堪言,錢財可以再賺,但是他的用心良苦再怎麼絞盡腦汁也不會尋回了。拿起紙,拿起筆,把重要的東西寫下來,用螢光筆間下,畫上三粒小星星,顧明思義的重要的事「寫」個三次。把它加密,放進腦海中的記憶文件庫,沒有人能破解那些文件,多麼高明的駭客也會無功而返,所以奉勸他們留下一點精力做一個好學生吧!

「閱讀卷」是我的弱項,加入了「文言理解」的部分,更是令我措所不及,二十多分只拿得兩三分。我聽它在嘲笑我:「垃圾!」這句話頓時把我推到黑洞,我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再也無法站得起來。那份挫折已追上了我,我的身軀完全侵蝕。我想大叫,歇斯底里的吶喊,我只是一個普通人,為何要這樣折磨我呢?突然,眼前看見了一道強光,我仰望著它,有人伸出他的手,拉著我離開黑洞,慢慢地教我對付那隻怪獸。雖然還未有能力讓它兵敗將亡,至少其生命值已經比之前少了,感謝他幫助我戰勝了我心中的挫折,一時的失敗不代表永恆,我心中頓時充滿了希望,它灌滿了我整個身體,那股熱流由心裏流到身體各個部分,是他扭轉了我對人生的價值觀,由反面轉向正面。雖然只是教導課本上的知識,但他好像教導了我許多人生道理,由個人的、團體的、社會的、國家的,甚至全世界的人生道理彷彿運行在我手中般,人生變得更有意義,眼前的路前程似錦。

周記——是我惟一與他溝通的地方。我寫下的字數漫天遍野,不可勝數,我經常把它當作日記,記下我生活的點點滴滴,儘管我的文章長篇大論,但是他沒有挑三嫌四,仍肯找時間閱讀我所寫的每一個字,在文字下方空間寫下鼓勵的說話、寫下自己對事件的看法等。我畫上一些圖畫,為周記添上有點美觀及生氣,圖畫雖然不能出現在現實當中,但是我宛如看見它們正在手舞足蹈,正在向我揮手,它們的表情不一,也代表著我每一個喜怒哀樂,新增了在我的周記簿,成為我寶貴回憶,我如履薄冰地放在一個箱子內;也許,將來還能回味當初那份單純吧?箱子也許不見了吧。

我打開了手機的相簿冊,中三的相片的寥寥可數,最後數張相片也都是復課後拍出來的,大家戴口罩,究竟何時能「除罩相見」?看著大家強顏歡笑的樣子,總覺得有些心酸。尤其看見那個儀表堂堂的他,發現自己錯失了許多機會,才發覺時間不會等待我,是我沒有好好珍惜,以為是我等待時間。對不起,曾老師!我曾認為自己把握了許多時間,為何當初未能一口氣寫下我的故事,有一剎那真想擔當一位預言家。那些照片總是藏著一個回憶,它像每一帖良藥,都能治療一個病人,一張又一張的照片,也可撫慰一個又一個再也回不過去的時間旅人。

我便與他拍下了一張「即影即有」。

考試的最後一天,您邀請每一個人與您一起拍一張「即影即有」,錯過了中二,我便把握中三。心卻和我作對,利用「害羞」來攻擊我,數把小刀在攻擊我的心般,弄得我心跳個不停。「要不要一起拍一張?」您的話在我腦海中徘徊了數秒,「腦袋說不,但口裏卻很誠實」。我微微地點點頭,您便隨機地找了一位男生為我們拍照,您遞給了我一張「即影即有」,與我道了別,我便離開了。「即影即有」是要等到數分鐘才能看到拍下來的東西,就好像您教導我一樣,要經過你不斷的教導,以我自己領授的多少,才會有過效,才能看見收穫,才會有今天的我,甚至有時候您的教導一下子傳送到我的腦海中,這也是「即影」以及「即有」了吧。

我已經邁向高中的階段,您的教導卻永遠伴隨著我,總覺得「即影即有」拍下來的照片與手機的有差異,它藏了一份感情。我相信中六那一年的「即影即有」會略有不同,因為您的教導一定比「即影即有」更為優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