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知己

人生漫長,身邊總有不同類型的人,有些是點頭之交,有些是好友,與你互相嬉笑打鬧,那麼知己呢?知己是能成就你人生的重要角色,他會在你錯誤時提醒你,支持你的想法,甚至為了你能付出自己的所有。看起來要成為知己,好像要符合很多的要求,所以人們都把知己視為最寶貴,因為知己少之又少,但尋找知己真是那麼困難嗎?

知己除了在你成功時送上祝福,同時亦需要在錯誤時提醒你。例如三國時代的呂岱及徐厚,呂岱高權重,但能虛心聽取批評意見,而他的知己及良將的徐厚,為人忠厚,每當呂岱有過錯時,徐厚都會毫不留情地批評呂岱,提醒他下次要做得更好,後來徐厚死去,呂岱就失聲痛哭,他亦不知道再去哪兒聽到自己錯失。知己正是如此,不會礙於你的身份及權利而對你阿諛奉承。而是在你犯錯時,立刻指出你的錯誤,並加以提醒,寧願與你吵一場大架,就算你視他為仇人,他也毫不在意,只是默默忍受,因為在知己的心目中給出最真誠的建議或批評,使你從錯誤中學習成長作出改變是他的責任。正因知己對你的提醒,才讓你明白自己的缺點,不再重蹈覆轍犯下相同錯誤,在未來的路上更容易成功。每次人們犯錯,給你善意提醒或意見的人並不少,只是大家沒察覺他們的出現。

知己會支持你的想法。無論成功的機率有多低,只要不是傷害世界或別人的想法,知己必定支持。好像思格斯與馬克思。思格斯為了能支持馬克思,提供金錢讓他實行革命活動,雖然他們倆生活在同一城市,但思格斯還幾乎每天與他通訊鼓勵他。馬克思死後,思格斯又為他整理遺稿,出版了《資本論》。他對馬克思的支持足足長達幾十年。知己不會限於時間的長短,而放棄對你的支持。當你被別人打壓,甚至因為某些原因導致不能繼續,知己便會出現,支持鼓勵你,而這些支持不但能透過言語和物質,還可以以行動來支持,甚至能像思格斯以替代的形式,替代死去的好友完成他的想法。正因知己的支持,使你重拾動力實踐自己想法,為自己的未來或夢想繼續出發。或許我們身旁多數的人會勸你放棄自己卑微的想法,但其實願意支持你的人也不少。

知己願意為你付出一切,無論是金錢、時間、甚至是生命。好像羊角哀與左伯桃。左伯桃知道楚王招賢納士,便前往楚國,路途遇上羊角哀,兩人成為知己,後碰上大風雪,兩人只能活一個,而左伯桃捨生取義把所有衣服糧食全部留給羊角哀,讓他獨自去楚國,自己就裸死雪中。知己所付出的事物不限於數量、時間,只要是你有需要,無論是什麼,知己也會為你無條件付出,甚至好像左伯桃為羊角哀連生命都付出,因為知己希望在你最需要時,能立刻出手幫助你,他並不希望見到你擔憂難過的樣子,所以只要知己能付出的,他也毫不在意地付出。因為知己的付出,能讓你明白自己並不孤單,繼續有勇氣向前,不再害怕人生遇到的困難。要找一個連生命都能為你付出的人好難,但是否就沒有呢?

在世人眼中,知己是成就你的人生的人,會在你錯誤時提醒你,支持你,甚至為你付出所有包括生命。在我眼中知己確實會成就我的人生,因知己矯正我錯誤,讓我知錯能改,他的支持,讓我繼續有動力,但知己是否會為你付出所有包括生命,這是我抱有疑問的,試想下知己是數一數二最了解最、希望你好的人,如果每個人都為了知己付出生命,那麼對方的心情會怎樣?知己所做的每樣事,都應該考慮及顧及對方的感受,如果自己的生命沒有了,難道對方會開心嗎?所以世人會認為知己難求,數量少之又少,只是他們不懂辨識知己吧了。

其實我們身邊剛好也出現一些能成就我們的人生的好知己,例如老師在我們說謊時,會立刻做出矯正及提醒,我們有一些創意想法,老師也會給予支持及鼓勵,甚至會付出自己的私人時間跟我們談天紓解我們的壓力。家人也一樣,當我們對長輩無禮,父母亦當刻提醒,每次說起自己的夢想,雖然他們擔心,但嘴上還替我們打氣,他們付出自己大半生的時間來照顧你。難道他們就不是你的知己嗎?

人們經常說知己難求,但其實只是他們不懂得如何辨識知己,從而忽略了身邊一直存在的好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