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抗逆

疫情開始爆發時,我在湖南的外婆家過年,在手機上看到香港即將對大陸封關,我和家人立刻趕回香港,在家中進行十四天的自我隔離。

起初,我覺得十四天很快就會過去,但是,在隔離的第四天,我開始感到非常悶,玩手機及電腦已經不能滿足我,我嘗試在家中做些事情,例如:做家務消磨時間。可是,那時候的時間像不會「走」似的,每一天緩慢地、慢吞吞地過。

幸好,我的好友朱仔和表弟每天晚上都陪我玩遊戲,聊天。我不斷嘗試一些新事物,或在家中看電影,拼拼圖,看書,度過每一天。有鄰居得知我們剛從內地回來,帶了一些新鮮食物給我們,好讓我們不用每天都吃那淡然無味的即食麵,又不時送一些口罩、消毒液等物資給我們。

十四天的隔離完結,新的難關又再出現,因為家中糧食、日用品不足,我走上街購買必需品。但超市中的物品早已被搶購一空,一堆人在超市搶購,你爭我搶,甚至有人大打出手,整個超市彷彿變成了戰場,有人為了一捲廁紙而吵架,場面非常混亂。

我離開了超級市場,走到一個比較少人的士多,士多裏包羅萬有,應有盡有。管理士多的老太太在看電視,我進去買了一些必需品,結帳時想不到價格竟然很便宜,比超級市場便宜得多,可見社區小店並沒有因疫情而抬價,讓我感受到鄰里間互助互愛之情。

除了搜羅日用品,上網課也是另一項難題。

在家中上網課,手機成為最大的敵人。如果能成為學習工具,是善用手機;如果上課時玩遊戲,就不恰當。我成功克服手機帶來的誘惑。網課是給於疫情下減少於學校傳染的教育工具,可以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但同時亦可拉開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大家在壓力之中頑強抵抗。

這段疫情我感到非常痛苦,我與朋友不能見面。但當看到老人院的老人孤伶伶的一個人度日如年、在疫情下迷失自己的方向的創業者,文憑試考生如山大的壓力。我知道我是幸福的一個。我希望香港人在抗疫期間能夠自強,在對抗疫情間發揮抗逆精神,讓我們一起跨過疫情,終有一天除下口罩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