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屏幕說謝謝

2019 年 12 月,突如其來的疫情讓我們都覺得不知所措。身邊的人都會建議我們留在家裡,減少確診的個案。但當我們希望可以留在安全的環境時,反而有些人會自告奮勇去幫助確診的病人。

很多人都認為在這疫情期間中,醫護人員或消防員都和這次疫情的行動沒有甚麼關係,但這個說法可算是大錯特錯。在我的身邊有一位消防員——我的爸爸。在這四波疫情期間,其實消防員也付出了很多。為什麼我這樣說呢?

我很深刻在十二月的時候,爸爸答應了上司提出的要求,這讓我們都忐忑不安。要求是他們要到隔離營裏巡邏,避免火災等安全的問題。因此在這疫情期間,他們也要到不同的隔離營幫忙。但最意想不到的是爸爸要在除夕的晚上要去當值。

當晚九時,爸爸便要去上班了。在他出門口之前我們互相給了一個擁抱,他臉帶微笑,說了一句:「在 2020 年最後的一次擁抱了,我們 2021 年再見。」在那一瞬間,我的心酸溜溜的,但我們只可以依依不捨的讓他離開。差不多除夕夜倒數的時候,我們打了通電話給爸爸一起倒數,雖然我們不在大家的身邊,但我仍然感受到那家庭的溫暖。

經過爸爸這次上班的事件我領悟到很多。我知道在這疫情期間,很多人都會覺得很憂鬱,但是我反而覺得感恩。因為在這疫情之前,我很少會留在家裡一段長時間,平日在一天內和家人見面的時間也不多,但正正就是因為這疫情,我和家人見面和聊天的時間增加了不少,而且我們一家人也會做很多以前沒有做過的事,一起做運動、一起弄甜品、一起看電影等。我們與其在負面的角度去看這個疫情,倒不如學會感恩、知足。

而且經過這事我更聯想起很多一直在默默堅持的醫護人,因為他們比我的爸爸還要辛苦。他們由於不想把病毒帶回家,因此就只能住酒店。既然醫護人員都埋頭苦幹,沒有埋怨,希望可以盡力醫治病患者。我們更加不應該埋怨。因為在疫情期間我們沒辦法面對面向醫護人員答謝,所以,我想藉著這網絡世界,隔著屏幕向他們說謝謝,謝謝你們為我們付出了很多。

從這次的疫情中我學會了很多,我學會如何感恩,如何和家人溝通,如何變得樂觀,因此我認為這疫情對於我來說並不是一件很壞的事。

到了現在,那確診數字可能還沒有穩定,但我們的防疫意識也越來越好,因此我認為我們會變得越來越好的。雖然醫護人員可能暫時沒有休息的時間,但只要我們相信,那美好的日子很快就會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