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的一刻

「有趣的靈魂終將相遇」——《光遇》

這個遊戲對於我來說意義不凡,我也說不清那種感覺,比羽毛重,比地心引力輕。

剛開始玩這個遊戲,什麼也不知道,怎麼找先祖?怎麼找光翼?怎麼跑圖?我只能上網找攻略,一遍遍地看,一遍遍地嘗試。後來,我找齊全部先祖,全部的光翼在哪、怎麼跑圖我都知道,他們稱我這類人為孤狼。「我們不是孤狼,我們是一往獨前的獨行者,說浪漫點,我們完全自由。」這是我看過對於孤狼最美的一句話。其實,孤狼挺好的,至少我很享受,一個人去「千鳥城」,一個人去「雙層海」。

後來,我不是孤狼了。我只記得那天晚上已經很晚了,因為我洗了頭髮,還要時間讓它乾,於是我在百無聊賴的夜晚,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頭髮,打開《光遇》,我決定跑一會圖。剛到「雲野大廳」,看到一群人在玩耍,在聊天,不得不說《光遇》這個遊戲的細節做得很好,隨便拍一張照片都是故事。我正打算離開,看到有一個龍骨髮型的人不斷地跑向衣櫃換衣服,然後又跑回桌子上,好像在和他的朋友攀比什麼。我覺得很有趣,就在不遠處放下一張椅子,看看他們在聊什麼。我們就這樣相遇了,很普通,對吧?他們一個叫矜,另外一個叫律。我們剛認識就建立了一個叫「妙妙屋」的組織,我們說了很多,話題總是讓我哭笑不得,不知不覺到了凌晨五時,想起明天八時半還要上課,我只能匆匆下遊戲。

從那之後,我們每天一起跑圖,一起疊桌子,一疊可以疊幾個小時,一起聊天,一起做過很多事情。當時,我還是一個什麼都沒畢業的小矮人,多虧他們每天給我「互心」,我才可以霞谷畢業,這是我第一個有他們陪著畢業的地圖。後來不知怎麼的,他們上遊戲越來越少了,甚至最後不上線了,他們的工作很忙,以至於有新的人來頂替他們了。看到那個人打字,我很緊張,我多希望你說「嘿!今天跑圖了嗎?我把今天的工作趕緊做完就來找你了。」,可惜不是「不是號主,而且號主再也不會上遊戲了」。我哭了,很久很久,很奇怪,原來真的有人會對一個素未謀面的人思念至極,其實失去一個人最痛苦的,不是剛剛失去時那種洶湧的難受,而是在你以為時間已經治癒一切時,卻隔三差五的,又想起這個人,就像留言板上的一句話「疫情時候認識的人,估計現在都不聯繫了吧」。後來,我又成為了孤狼,好像什麼變了,又好像什麼都沒變。

還是挺謝謝你的出現,一開始我的生活本來沒有你,謝謝你突然出現,給我的生活帶來一段特別有意義的日子。我們笑著說了再見,卻甚至再見遙遙無期。你沒有如期歸來,這就是離別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