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燈的人

人的這一生就好似浮萍,沒有終點地浮浮沉沉,看不到盡頭,有時甚至會失去了方向,迷惘了,又該怎麼辦呢?《飛鳥集》中有一首詩歌:「謝謝火燄給你光明,但是不要忘了那執燈的人,他還堅忍地站在黑暗當中呢。」相信有不少人看到此處,或多或少會有一些體會和聯想。當然,我也不例外,只是一想到此處,我便熱淚盈眶、不能自己。人們往往只注意到了火燄替我們指路或者是給予我們正確的道路前行,而忽略了那位堅忍地站在黑暗中為我們堅定不移執燈的人,沒有了他我們何來火燄?何來的康莊大道?終究,還是我們經歷得太少,從小生活在舒適圈的人,感覺不到生活的「難」,更認為我們所擁有的是理所當然擁有的,卻不曾想,是有人為我們負重前行。

我是內地來香港的新移民,沒有一個富裕的家庭,但亦沒有窮到買不起飯吃。一家子窩在小劏房中。初來香港,著實被這樣的情景嚇著了。五個人,睡在一個「小盒子」中,厠所、厨房是連著的,天花板還時不時「蛻皮」,我和弟弟妹妹運氣好點,可以睡上下架床,擠是擠了點,但起碼還是有床可睡。而我們的父母,為了我們睡在冰冷的地上,濕氣很重,總令他們感到腰酸背痛。長期下來,人的氣色也差了很多。但那時的我,並沒有留意到這些,現在回過頭來想想,那時候的自己真自私,只考慮到埋怨父母,「責駡」他們虧待自己,卻不曾想過生活的不易和辛苦,以致於後來的我越來越自私,把生活中的不幸,統統怪到他們的頭上,而好的事情則認為全都歸於自己和別人,但其中並不包括父母。如果可以讓我回到那時候,我絕不會任性,明明很多事情早有跡可循,為什麼我到現在才幡然醒悟?

那執燈的人,從不求回報,但你卻一次又一次打碎了他們的心。

還記得那是一個格外多烏雲的下午,天陰沉沉的,但我卻欣喜若狂!因為我拿到了全年級的第一名,而且還有四千塊的獎學金。從班主任手中接過那沉甸甸的錢袋子時,班主任說道:「這是你自己努力的成果,快把它拿回去給你的父母吧,他們養育你長大很不容易,你可以用這筆錢跟他們慶祝一番,感謝他們的養育之恩。」雖然,我嘴上是答應了老師,但實際上卻不屑一顧:「嘖!父母?有什麼好感激的?知識是我自己學來的,亦是老師教的,又不是父母給的。他們從小就沒有給我很好的生活條件,別的小朋友在用智能手機的時候,我卻只能去那種一塊錢打一次電話的老舊電話亭。當我想要買個玩具的時候,他們每次都會面露難色。我今天能考第一名,能得到獎學金,完全都是靠我自己。從前我窮,樣樣東西都比別人少,是如火燄般源源不絕的知識給了我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利,通向光明的道路,文憑可以給我方向,知識亦然。」

感謝火燄給了我光明。就如我抓住了知識的小尾巴,它可以給予我一條正確的明路,起碼不會像以前一樣迷惘。我不想未來過得和我的父母一樣沒有一個好的生活環境,感覺整個人都喘不過氣來,找不到光明,所到、所觸、所見之處全都漆黑如芝麻。知識給予我改變生活的機會。

回家的路上,烏雲小朋友終於忍不住哭泣了起來,淋了我一身雨,好不狼狽,但亦擋不住我那欣喜若狂的心,我早已想好那四千塊要如何揮霍掉了。到家門前的我,突然感到全世界都要垮了,我在門外隱隱約約聽見母親的抽泣聲和父親打電話的聲音:「我收拾一點東西就來醫院看你,你也真是的,這麼大的事情也不早說,現在直接進醫院了。明天還要進行手術,要跟女兒說嗎?…不嗎?好吧,那就瞞著她,亦省得她擔心,考試壓力也大。上次問朋友借來支付她書本費的三千塊錢已經還清了,你好好休息,不要擔心!」

樓道中迴盪著滂沱大雨的嘶吼和我無能的眼淚。我為什麼沒有早一些察覺?難怪以前我的父母總是有心事瞞著我的樣子,原來是他們為了我們天天出去跑兼職,有時錢不夠用還得問別人借。以往母親總在打電話時面容失色,我知曉是為何了,催她還錢的人打來的,我卻總是在那個時候嘲諷她:「你是故意給我們看到你有手機是吧?別的小朋友都有,就我沒有手機,你們還真愛你自己的孩子呢?我的好媽媽!」真想扇那時的自己幾巴掌。母親後來不解釋,也只是因為不想我擔心。想想從前的自己,自以為是,從來沒有想過他們在背後付出的努力。倘若他們不愛我,又怎麼把唯一的床讓給我們睡呢?又怎會省吃儉用,只為讓我們上學呢?又怎麼讓我們吃飽穿暖呢?是我以前太過於片面。父親如今因為每日都要在工地上下班,收工後陪一些工頭喝酒,導致肝、腎同時響起了危急信號,突然昏倒送醫院做手術。我不能再自私了,決定重新去面對父母和自己。

「不要忘了那執燈的人,他是堅忍地站在黑暗當中呢」,知識是因為他們的辛苦、負重前行,我才有機會得到的,這一次我也要成為他們那執燈的人,為他們照亮道路。

天停了雨,轉晴。我推開了門,母親一臉惘然,我衝過去擁抱著她:「母親,不要害怕,有我在。對不起,我以前太過於自私,只顧著自己,卻從來沒有想過是因為你們的原因,我才可以上學,才有了改變命運的機會。這裏有些獎學金,可以先拿來墊付著醫藥費。我們是一家人,以後有事一起度過。以前是你們在黑暗中堅忍地為我執燈,讓火燄給了我光明。現在換我為你們執燈。」

後來,父親出院了,母親比以前開心多了。而我也不再忽略那從小為我執燈的人,人們往往因為不幸而忽視了身邊一直支持我們的人,變得自以為是。

停下來,借助那火燄,看一看在黑暗中為你執燈的人。

「哪有甚麼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不知道你看到《飛鳥集》這首詩歌時,所想到的為你「執燈的人」是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