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失的美好

今年是不同尋常的一年,發生了疫情。不少人在這次疫情中失去了生命,而疫情也影響到了一些其他的東西,例如傳統節日:春節。而在這次疫情的影響下,我發現了一些我所遺失的東西。

思緒拉回至從前,爆竹的響聲劃破了清晨的寧靜,睡眼朦朧的我從床上爬起,門口鮮紅的對聯和各式各樣的窗花映入眼簾。母親滿意歡喜地拿著新衣服讓我穿上。大年初一的早上,每個人都是那麼地興奮,父親和母親早已準備好了豐盛的早餐。新年的飯菜都是那麼得可口,還未吃完早餐,小夥伴已經在門口等待著,默契地站成一排。在父母的叮嚀中,我迫不及待地衝出了家門。

那時,還未普及智能手機。我和小夥伴們尋找著不同的樂趣,我們會拿著壓歲錢去玩具店購買一把玩具槍,幻想著自己成為士兵,衝鋒陷陣;會用零錢購買一些鞭炮,將每個地方變成我們的戰場。每個人都沉醉其中,扮演者我們幻想的角色,在那個沒有手機的年代,我們都能找到自己的快樂。

新年一家人圍在一起談論最近發生的事。我坐在母親的膝蓋上邊吃糖邊看動畫,這莫過於是最幸福的事。奶奶總是用她那充滿老繭的手撫摸著我的 頭,讓我快快長大,成為英雄,保護我的家人。而到了現在的年紀,忽而覺得,未長大的時候是最幸福的。

冷風划過我的臉龐,煙花在空中綻放的聲音將我吵醒。今年的新年,真是令人難忘啊!在過去的兩年的新年裏,我也有同樣的體會。

望著熟悉又陌生的小夥伴,我心中不禁充滿懷念。這是一次好不容易全部到齊的聚會,但在我的心中卻不是滋味。以前的大家總是在飯桌上激動地等待著飯菜的到來,而母親則會端著飯菜出現,並叮囑著我們慢點吃。但現在,小夥伴們則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機,手機的光倒映在他們的臉上,我想帶動話題,但無濟於事,每個人都像是被魔力吸住了一般。吃飯時,仍緊緊握著手機,有人開口說話也不過只是一些關於手機的話題。我看著他們,既熟悉又陌生,大家相聚本該是開心的,但我卻覺得少了些什麼。

飯後的時間,我提議去以前經常玩耍的地方走走,有兩個小夥伴因為要回去上夜班而離開了。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心裏很不是滋味。煙花的光亮讓我和另外一個夥伴回憶起了從前。那時的大家無憂無慮,總有聊不完的話題,每年的春節大家都默契地聚在一起玩耍。走著走著,突然看到以前的玩具店。店鋪已經轉讓,成為了一家手機店,門口再也看不到那些我們夢寐以求的玩具槍,取而代之的是冷冰冰的櫃檯以及有魔力的手機。當我提出想要放煙花的時候,夥伴卻怕把衣服弄髒,說,我們玩那個會不會太幼稚了。這句話讓我頓時明白,我們已經無法回到過去了,我們已經長大了。

來到異國他鄉上學,讓我倍感壓力。學習當地的語言無疑是其中的一個挑戰,補習班接二連三,好不容易喘口氣時,我看向了夜空,星星在天上閃爍,想起了從前,小夥伴肩并著肩躺在草坪上,凝望著夜空,談論不可能完成的事,征服地球和成為外星人無疑是我們天真的幻想。然而現在大家各奔東西,身邊早已不是小夥伴而是冰冷的墻壁。

在成長的過程中,我似乎遺失了我的快樂,遺失了和小夥伴玩耍的快樂,遺失了曾經幼稚的我在家人懷中吃糖的快樂。當然每個人都會長大,就在我看到以往圍坐在一起的親人都在玩各自的手機的時候,我明白了我失去了一些再也找不回來的東西,曾經的小夥伴,村口的雜貨店,燦爛的煙花,新年家人們的談天說地,這都是我曾經的快樂源泉。

現在的我,需要預備我人生中重要的考試之一,壓力似潮水般湧來,壓得我喘不過氣了,在喧鬧的都市中,我早已習慣快速的生活節奏,心也逐漸變得麻木,曾經我所擁有的,現在已經失去找不回來了。

什麼是快樂?快樂就是和小夥伴們盡情地在田野上奔跑,在雜貨鋪吃到那一口冰涼的冰棍,在新年看到家人們圍坐在一起,而這些快樂,在我人生的旅途中,已悄然間遺失,每個人都曾經是小孩,每個人都曾經擁有屬於自己的快樂。

穿著正裝進入正式場合的我,不禁回想起在夕陽下,踢球踢到全身是灰,褲子破洞的我和小夥伴們,無憂無慮笑著手牽著手回家,夕陽把我們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曾經無拘無束的我們,現在都在為各自的人生奮鬥。

以前愛冒險的我們,現在卻聚在一起玩著手機,所謂的快樂,正是如此嗎?田野上奔跑的,早已不是我們,看到似曾相識的畫面,我明白了,那是屬於他們現在的快樂,也是曾經屬於我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