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件事,我偶然還是會想起

那一件事,我偶然還是會想起。

不記得上次想起是甚麼時候,聽著歌休息的時候?欣賞演唱會的時候?還是看電影時樂聲奏起的時候?可真想不起。今夜,坐在錄音房中,寂靜無人,腦海中本只充滿剛才琴聲所奏的旋律,不知何解,再次想起這件事。而透過錄音室的玻璃大窗反射自己的樣子,才看見原來我正鎖扣眉頭,不知過往想起這件事時,我的眉目是否如同現在?

這是一件令我愧疚的事。十年前,還是提著畫筆跟著畫畫師傅在工作室練畫的小畫師,那年我十五歲。打從十歲起認識師傅,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師傅看到我的畫,便收我為徒。那時我只知自己能畫畫,畫得逼真、生動,卻不知內心的渴望、目標。隨師期間,發現世間還有許多美好的事,最喜愛的是音樂。練畫之時有亦偷練結他。畫得再好又如何?畫中並無我所投放的感情,只是一幅色彩繽紛的死物,只有所奏的結他旋律方可流滲出我投入的喜、怒、哀、樂。在暗處偷練結他三年後,二十一歲的我,這事發生了。

那個寧靜的下午,一如既往地在工作室中練習,師傅在旁指點。不知何來的勇氣,我將畫筆放在筆架上,綠色的油墨因為有被抹開而隨畫布緩緩流下。我說:「師傅,我不想練畫,我喜歡音樂,想成為樂師。」師傅被突如其來的話震驚,那緊鎖的眉頭更是深化,眼睛從畫布上轉移至窗口方向,凝視著藍天。看著師傅眉頭越往眉心吸入,耳朵亦越漸發紅,生怕師傅脫口而罵的我馬上說:「音樂是我唯一想追求的事,是夢想。縱使我適合畫畫,畫畫卻不適合我。師傅,求你讓我追求夢想吧!」師傅的眼睛轉望至我,意料之外地,流下淚水。「你的夢想是我無法阻止的。畫畫是無法強求的,一幅好的作品需包含畫師的感情。你去追求夢想吧!從明日起你不用到工作室了。」師傅轉身向門口走去,帶著失望的表情,我至今仍記得。

不知想了多久,再次回神時,從玻璃窗中看見自己的雙目泛起點點淚光。六年時間的栽培,師傅必對我寄予厚望,必欲我承傳名聲與畫技,而我卻辜負了他,那失望的表情就知道了。雖然對師傅充滿愧疚,但卻沒有後悔。看著身後置在架上的結他,木面上有著名樂師的簽名,從而記起追求音樂路上的喜樂辛酸,無論如何,非常值得。

結他聲再次從腦中響起,不禁提起結他,再次彈奏。


林翼勳博士評語

為情而造文,雖未有經歷,卻可憑近似體驗補足,例如畫畫與音樂均為藝術,可作類比說明。唯於隨師十年而後轉向,似於情理稍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