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與生命之河

晶文薈萃 十優文章

傳說在人類誕生之時,惡魔也隨之誕生。他們本應能在同一片大陸上共存,但文明的發展,使惡魔被放逐於大海,因為人類認為陸上只能一個強者,容不得兩族生活於同一地。惡魔原先長得與人沒有兩樣,只有耳朵比人類尖和長,卻受到環境的影響,惡魔們捨棄了雙腿,雙腿讓他們更難適應大海,大海無情地將惡魔雙腿化成一條尾巴,這個過程十分痛苦,他們需要承受海洋的侵蝕,承受巨大的水壓,他們深怕人類的殘暴。當時機一到,人類便要付出代價。

文明拋棄了惡魔,惡魔會向文明報復。據說惡魔喜歡在很深的河流徘徊,成熟的惡魔有著十分美妙的歌聲,歌聲在你耳邊環繞,在你享受歌聲時,你已準備好成為他們的晚餐。

在這個村子裏,父母常用惡魔來嚇唬小孩子,不要在河邊停留,遠離河邊。我小時候也因為這些話,對河流充滿敬畏。我還記得我和村子裏的孩子在森林裏玩耍,在捉迷藏的過程中,我不小心跌倒在地,手中的藤球飛進了河裏,我被朋友捉到了,藤球隨著水流,愈漂愈遠。我連忙跑向河流的盡頭,此時,我聽見一把甜甜、溫暖的歌聲,一位滿頭秀髮的惡魔坐在石頭上撫摸著自己的長髮。

我開始慌了。我隱約看到藤球在她的身邊,她拿起藤球,向我揮了揮手,便跳進水中,不用吹灰之力,從下面逆流上來,她把藤球帶了上來。看到這一幕的我嚇壞了,但她似乎出於好意,只是把球還我,便轉身離去。

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見惡魔。

直到我成年的那一天,我再次跑到河邊,為我自己的成人禮抓一條肥美的小魚,作為佳餚的食材之一。然而,在我抓魚的過程中,天籟之音又再傳到我耳裏。這次惡魔坐在河,她就這樣魚尾浸泡在水中,雙手撐起身子,仰視著陽光再望向我,她的容顏與十五年前一樣不變青春。

她彷彿認得我似的,她向我游來,我便愈走愈遠,我怕她會趁我不為意把我當做午餐。我說:「別靠過來!」話一剛落,我舉起尖頭的木棒,她才停下來,之後便從水裏露出半個身子。

「你在這做甚麼?」她說。「我在為成人禮抓魚。」我提心吊膽地說。她聽完轉身潛下水底,我也不經意地等待魚兒們的來臨。

片刻,她從遠方游過來,她抱著好幾尾大魚衝來,她把那些魚放到河邊。我說:「我不需要。」也許她會錯我意,她又從遠方帶來更多的海產,有些甚至是珍貴的食材,看到這裏的海產十分吸引,我就起身帶著牠們回村莊,沒有留下一句話離開。

成人禮舉行得十分順利,且是個盛宴,人們各種的互動,令氣氛更熱烈。村長和長輩們都對我讚不絕口,非常認同我的能力,從他們的悄悄話中,得知我將會是下屆村長的候選人之一。我壓抑著內心的喜悅,裝作一切都沒聽見。

隔天,我摘了若干果實,打算送給那位惡魔。誰知道,另一位村長候選人跟在我身後,他看著我在河邊與惡魔做交易。隨後全村人也知道昨晚的盛宴是因為我與惡魔有交易才如此豐盛,村民們紛紛要求村長慎重處理,我知道很可能會將我從候選人中移除。

但結果出乎意料之外,村長竟然覺得這是個很好的機會利用惡魔豐富的糧庫,且委任我跟惡魔談判。我卻不知從何談起。

我走到河邊等待著惡魔的出現。當她的頭部浮出水面,我說:「妳以後可不可以幫我多抓些海產?」她沉默了。

「我看還是算了……」我失落地說。

「難道你害怕我們嗎?」她問。她接著說:「你知道這要付出多大的代價嗎?」我搖了搖頭。她輕鬆地說:「我開玩笑的,我會幫了抓海產。」

「謝謝!」對話過後,她回到水裏去,我則回到村子裏。

當我走到村子門口時,村長已站在門口,隨後村民陸陸續續從屋子走出來。村長手持木杖,輕輕地敲了幾下地,說:「孩子,談判得怎麼樣?」我點了點頭。

夜已深,喚起白兔的繁星在暮裏顯得耀眼無比,一群鳥兒從森林的一端飛向另一頭。我失眠了,無法入睡,我被不祥的氛圍籠罩著。我從暖窩裏下來,夜涼使我披上皮衣,皓月與星光讓地面變得光亮。我走到懸崖坐下,遠眺著、聆聽著,我總感覺到一不安,也許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自從與惡魔談判後,這種不安蔓延到這一天。這天,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有許多人討論著有些人在清晨時分離奇消失。當我正納悶時,一個村民從樹林裏跑出來,她慌張地說:「惡……惡魔把阿奇抓走了!」阿奇是村裏最年輕的獵人。村長從我後方走到我旁邊,說:「怎麼一回事?」看來我最不想發生的事出現了。我沒想太多,往樹林跑去。

每跑一步,惴惴不安的感覺便愈強烈。我在河邊不斷大喊:「惡魔!快給我出來!」本以為那女惡魔會出來,結果還是沒有出現。當我打算回到村子時,我聽到一陣陣慘叫聲從村子傳出。這下糟了!我立刻跑回村莊。

當我到村子的門口時,眼前是各種不堪的景象,村民們能跑的跑,能躲的躲的,能反抗的反抗。我走近他們,沿路上躺著大量屍體,有男有女,有孩子有老人。我慌得不知所措。突然,一隻頭戴水泡的魚人握著三叉指向我後腦,我舉起雙手,說:「我要和你們的國王談判。話音剛落,我被帶到村長的家中,村長家裏坐著兩個惡魔,村長被兩隻魚人撂到地面,村長已經遍體鱗傷,躺在地上,仍有一絲呼吸。

「你們到底想怎樣?」我大喊。

身穿皇族裝的男惡魔說:「你就是那個談判的人嗎?」我沉默。

「你們這些自私的人類,你們是被自己的貪婪所害的!」我奪走一把三叉衝向惡魔,卻被好幾隻魚人攔住。

「父親!」女惡魔喊。

男惡魔舉起右手。

「不自量力的人類!你們趕我們到水裏,你們處處迫害我們,現在卻想利用我們來滿足自己?想多了吧?」男惡魔說道。

「夠了!我答應你們,我們不再要求你們,放過我們可以嗎?」我乞求。

「可以啊!我要村裏五十條人命作抵押。」我再度沉默。他舉起三叉,刺向村長,村長當場死亡,這一幕讓我一臉驚恐。

「第一條命。」男惡魔笑著說。

我無能為力地跪在地上,四肢無力。

「父親,夠了……」旁邊的女惡魔拉一拉他衣袖。她看了我一眼,我看見她滿面愁容。

「好了,我們走吧!撤退!」男惡魔命令大軍。

當女惡魔從我身邊走過後,留下了一顆晶瑩的珍珠,珍珠滾動到我小指旁。惡魔與大軍逐漸離開大陸,回到了水中,但村子的傷亡與損失並非一天半天能解決。村長死了,我被推舉為新任的村長,但這並不能化解惡魔一族與人類之間的矛盾,或許哪天兩族人能決解雙方之間的問題,也可能不會。但在那天來臨之前,我應要好好保護大家吧?


鄭子遴先生評語

「文明與野蠻」是文化研究的一個課題,作者以人和惡魔表徵兩者,透過一個血腥的故事叩問人類的文明到底是假文明,還是真野蠻呢?作者具有說故事的能力,角色設定鮮明,情節明快,唯結尾女惡魔的父親就此罷休,略嫌過於倉卒。

林翼勳博士評語

故事批判人類的貪婪,結構雖稍硬湊,值得反省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