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情

事至如今,即使已過去了很久,我卻仍然記住那一條河的隱秘和故事。

我曾經有過一位好朋友叫一龍,每次放學後他總是以沒空、有事為由,然後用風一般的速度便不見了蹤影。我們那時候正值青春,又是對男女之情最感好奇的年紀,還以為他是每天背著我們去幽會。

直到有一天,好奇心佈滿了我的腦海,瞞著一龍偷偷的在放學後跟在他身後一路到不遠處的小樹林。我皺了皺眉,滿是不解他為什麼每天都要趕急的跑到這裏,難不成他還喜歡和昆蟲交朋友?一路上跌跌撞撞才看到前方的一龍停了下來,我抬頭後便驚呆了。那一條小河實在過分的美麗,清澈的河水彷彿能看到底,微風吹拂,河水就泛起層層漣漪。大概因為陽光的照耀,更為小河鍍上一層金輝。我一時被這美景矇蔽了雙眼,讓我差點忘了自己的目標——一龍。

只見他盡眼溫柔輕聲向小河在說些什麼,不久後原本浪靜波平的河水淺起陣陣漣漪,竟是冒出了一個頭出來,是一名女孩子!她似是期待了很久,只藏在水中露出一雙眼睛,圓滾滾的觀察著周圍才敢從水裏出來。我那時候只是目瞪口呆,一不留神便踢到易拉罐而露出馬脚,我那刻是如此痛恨易拉罐。那女孩立即受到了驚嚇躲到一龍身後,卻又只敢小心翼翼扯住他的衣擺。

一龍看到我的時候也只是驚訝了一會,隨後便是無奈的表情。他趕緊從旁邊的書包裏掏出一條大毛巾纏上他和女孩的手腕才安慰她起來。我此時才發覺到,女孩明明是從水中出來,卻全身沒有一處碰過水的樣子。一龍明顯地察覺到我的疑惑,只是拋了一罐可樂過來便坐在我的旁邊沉默了一會才開口道:「她……并不是人,你也應該知道了。但她卻能像人一樣吃東西、睡覺。我和她只能靠著這條大毛巾來靠近彼此,因為只要人類一碰到她,她的生命就會隨著消逝。而最殘酷的是,她只有在生命消失前的一刻才能說話。」 我無聲的只能坐在他的旁邊默默給予支持。

接下來的每一天我也會跟著一龍到小樹林中看看她,由於她不能說話又不懂寫字,我們也沒法得知她的名字。我看到一龍每天不嫌其煩的都會從書包找出一些糖果給她,又給她嘮叨著生活的苦甜事。即使她并不會說話,但我也能從她眼中的認真和笑意感受到她樂在其中。這條河也因此高興起來,層層漣漪。

歲月安好,大概也是如此。

可惜,幸福只是短暫又美好的。那新年一龍興致勃勃的拉著她走花市,雖然只可以走一些人少的店鋪路上,但似乎這樣也已經能讓他們滿足了。我們一起散步到草地,看著月亮和繁星,也敵不過一龍和她眼中的光芒。此時,好幾名頑皮的小孩也只顧嬉戲而沒看到前方,一頭撞到了她。事情發生不過幾秒的瞬間,我和一龍也來不及阻止。

她的身軀漸漸淡去。

她突然張口急切的道:「河!河!」一龍立即把她帶回去小樹林的那條河,但那時候她已經快要消失了。而她卻是帶著笑容走到河裏面對著一龍說:「當時的初見,未能告訴你我的名字。你好,我是白雨。」聲音也漸漸小了下來。

一龍强忍著眼淚才道:「你好,我是一龍。」白雨倒是解脫般向著我們說:「這一段時間雖然很短暫,但很感謝很感謝你們。感謝你們……仍不嫌棄我。」她脫下了那條和一龍纏在手腕上的大毛巾,顫抖著把自己淡去的手牽上了一龍的手。

「你看,我能真正碰到你了。」

她的身軀已淡去在風中、在河水中。我和一龍再也忍不住,大聲哭的聲嘶力竭,把所有的傷感發泄出來。我們在這條河相遇,也在這條河離別。

這一條河的隱秘,永遠藏在我和一龍的心中。


林翼勳博士評語

的是一段奇情,寫來淒惋,是想像力充份發揮,讀後亦令人感嘆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