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命.新河

河,多由淡水構成,可以養育人類生長。河,是人類缺一不可的其中一樣物品。但到了現在二一三九年,世界上潔净的河已不復存在,有些被工廠污染了,有些已乾涸了,有些河流則因海水倒流,變成鹹水。雖然有海水化淡工廠,但全球人類也因此只剩下三千七百九十六人口,我是其中一位倖存者。

昨天晚上,我坐在政府的軍車中,并不是因為我是軍人,而是因為我被政府列入「亡者計劃」之中。「亡者計劃」是因食物及資源不足下,而讓人類流放到荒漠,自生自滅。流放次序,是根據個人資產,權力,社會地位的高低,而流放。即窮人最快流放。而我是第二批流放者。我和其他十人坐在一個漆黑的車廂內,為了掩蓋外面的聲音,播放出强烈的音樂。一路上想著流放後自己能生存多久。

「你們快點離開!」軍人拿著步槍威脅我們,我們便跑出來。果然什麼都沒有,只有沙粒,簡直渺無人烟,除了我們一行人。「啊!我們一定會死,為何天要這樣對我!」我把我的鞋脫下,放入這個很吵的中年男人口中,然後他好像臭暈了過去。「不如我們一直向北走,說不定會有生機。」一個與我年紀差不多的女子提出了這個建議,「與其在這等死不如向前走。」一位外貌是小學生的人也提出了,我們聼到後都點頭認同。

我們走到脚也斷,口也乾,前方也只有沙漠。「我不走了,我感到死已來臨,我看到了耶穌在向我伸手。」一位戴眼鏡的男子說完後,便伸手向前。「老公,你清醒一點吧,你的孩子在等著見你。」一位身懷六甲的女子打醒了那位男子,並扶他向前行,看到這幕我便上前幫手扶起那位男子。「看到了!看到了!是奇跡,天無絕人之路,前面有植物,我們不用死了。」中年男開心得像個幼稚園生一樣跳起來,也一邊指向森林的方向,我們也沿著他手指的方向望過去,果真有一些植物。

我走到植物的前面,摘了一片葉子,輕輕的壓葉中有液體流出舔了一下,是如此的清甜。我便知道就是真正的植物,因為假植物中的液體是咸的。我把這事告訴他們,他們便迫不及待摘了下來,便喝了那少量的液體,拯救了乾涸的嘴唇。之後我們向前跑了十米左右,便聼到了悅耳的水流聲音,這是大家自出生以來第一次聽到,「聼這聲音,啾啾啾的聲音,是其他生物。」一隻鳥兒從樹與樹之間飛過。我們看到後心情都開朗了,臉上也露出了微笑,看到了生存的希望,便跟著水聲前行。

「水……水很清澈,這真是水嗎?」那位女子驚訝地說。小學生拿出了一套工具,盛了一杯水。大概十分鐘後,「這百分百是最潔净的水。」這真是一位神秘的小學生。聽到後,我們都飛過去用手盛水來喝,這又清,又甜,又解渴的水我第一次喝到,以前那些根本不是水。但為什麼那位小學生有如此專業的工具,我們的電子產品不是已被收起了嗎?

如是者,我們決定在這條隱秘的河生活,直到永遠。「又大又甜的蘋果加入又辣又香的咖喱,吃得你又飽又肥。」身懷六甲的女子一邊唱歌,一邊煮著誘人的咖喱,我們嗅到咖喱發出的香氣,頓時流出口水。「吃飯了」,接過咖喱飯後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全部放入口中,享受著久違熱騰騰的飯菜,眼中充滿了淚水,鼻腔中有一些熱氣衝了出來,幸好沒有人看見。我偷偷擦去淚水,吃過全部咖喱飯,直接喝過河流中的熱水,「啊!真解辣,咖喱飯也很好吃。」

我看到小學生坐在一邊思考,我便問他之前工具一事。「其實我是喝了政府的退化劑而變小的科學家。原來是派來尋找新水源,但我決定背叛他們,把他們藏在我身上的跟蹤器扔掉,反正找到水源給政府,也會被他們毀掉。」也許人的本性是自私的。因此,我定了一個規定,除了現有人類及未出生的嬰兒外,不得在此再有新人類出現。

隱秘的新河,令我們從新生活,河就成就了我們的新生命。


林翼勳博士評語

想像環境污染後的可怕結果與處理方式足可為不愛惜保護環境之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