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學會放下

「別再借酒銷愁了,好嗎?喝多了會有胃潰瘍的……我們都很擔心你,不要自暴自棄,我們一群人在這裏一直陪伴著你,趕快振作起來吧!」迷糊中,我隱約看到幾個身影在我旁邊,聽到他們我耳邊的輕聲細語。躺在某人的懷中,在她輕輕撫摸之下,一年前那段破碎的回憶慢慢浮現腦海中。

一年前的聖誕節前夕,亦即是平安夜晚上,我與男朋友相約在一間特定的餐廳慶祝——對,那天是我們交往三周年紀念日,而且那間餐廳是他向我告白的地方。男朋友跟我同年,我們十九歲,認識他時是十六歲,中四那年跟他成為鄰桌,後來日久生情,曖昧了一段時間才正式交往。他是十個十分強壯的男人,身高有一百八十厘米,與我相差二十五厘米,同學經常取笑我們是「巨人與小矮人」,還叫我小心不要被他欺負了。當時我和他相視一會,瞬間轉個臉去,當年的我們都很純情。中五那年,他與我第一次約會,是在戲院,那次我們第一次牽手了。

雖然我們彼此沒有告白,但我們的表現與一般情侶沒有太大差別,例如我心裡期待他會倒熱水給我,生病時會探望我,雙方生日都會為對方慶祝。朋友們都一臉賊兮兮地笑著問我甚麼時候才一起。我們只是笑而不語,誰都不把心思道明,直到十九歲那年平安夜。

甜蜜的回憶到此,三周年紀念日當天,他送我一個小熊玩偶,我抱著玩偶偷樂。主菜過後的甜點時間,他突然變得焦躁起來,雙腳開始一抖一抖的,望著我欲言又止。終於,他開口說:「我要結婚了。」我瞇著眼,心裏隱藏著興奮的問:「跟誰呀?」我期待著他下一句說「是你,嫁給我吧。」但沒有,我的期望落空了。他說:「一心。」我的世界變得安靜了,忽然聽不見外界的聲音。一心?是在說我的好友嗎?為甚麼是她不是我?我心中翻起波濤大浪,久久不能平靜。我不知該如何反應,待我清醒過來時,他已經離去,只留下了餐廳的服務生前來提醒我要打烊了。

我恨,我恨他的冷酷無情,恨他對我的殘忍,恨他一句解釋都沒有就離去,更恨自己的一無所知。我心裏很壓抑、很難過,卻要戴著一副面具偽裝自己沒事,笑著跟同事打趣。半年後,我突發辭職,同事們都一臉茫然。我已沒有閑餘功夫跟他們訴說。後來我每天都放任自己沉醉於酒吧裏,一時嚎哭,一時大笑,客人都以為我瘋瘋癲癲。

我朋友得知這消息已是三天後,他們每次都勸我不要自甘墮落。我不聽勸告,照舊灌醉自己,以淚洗面。終於,我的青梅竹馬允行看不下去,給了我一巴掌,終是把我從夢境拉回現實。「清醒一點吧!他不是你的全世界,不要為了那種人而放棄自己啊!你看看這裏有多少在關心你?」我環顧四周,有數之不清的中學同學都趕過來了,慰問我,稱要聲討那人。我的眼眶再次濕潤了,淚水潸然。允行伸手把我拉起來,說:「我們都會支持你,走過這條荊棘之路,儘管前路顛沛流離,我們一起闖過難關吧!」

在那之後,允行他們帶我去參與不同的活動,琴棋書畫、攀山、跑步等,藉此填滿空虛,這些活動中我獲益良多,淨滌心靈,亦沖淡了過去。

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年,我重新開始生活的軌道,雖然因此留下了胃病,但朋友都小心翼翼地呵護著我。對於那件事,我亦有過深深的反省,其實他們早在我們交往一年後已有種種曖昧跡象,只是因為完全陷入熱戀中,選擇視而不見罷了。允行說得對,愛情不能是我的全世界,我不能只圍著一個中心儍儍地轉,不可太執著。

自此之後,我終於學會放下。


林翼勳博士評語

將青春期男女相處之行事與心理活動,淋漓盡致寫出,見文筆之細膩與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