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的一段路

一片一望無際的夜空,一顆顆閃爍明亮的星斗匯聚成浩瀚的星河,最皎潔的明月在漆黑間閃閃發亮,彷彿爺爺將回憶化成星群,給我細說回味,往事在我腦海中一一閃過,眼淚簌簌落下……

那時我只得五歲,因父母工作的關係,我被寄住在爺爺奶奶家裏。爺爺有一雙銳利且帶一絲滄桑的眼睛,他有一個高鼻,有一個大嘴,當然,爺爺年紀已老邁,有一頭蒼白的頭髮,因早年他以捕魚為生,所以經常出海,臉上也自然帶了不少海洋的痕跡。雖年時已高,但神情仍然英姿煥發,每天堅持晨跑,說起話來也中氣十足。他很疼惜我們這些孫兒,不時就說起他的「威水史」,我們都聽得興致勃勃呢。

現在,爺爺已離開三個月了,我看著那爺爺的照片,心中的哀傷之感猶如大河,湧上心頭,眼淚滾滾落下。爺爺已不在我身邊了,聽不到那中氣十足的聲音,聽不到他那些威水史,但我卻永遠記得他被送進急救室的那一刻。

前兩個月,我在家中看著電視,吃著薯片,不時還哼起了歌,我的心情很是愉快,這樣的環境最舒適了。突然,一聲電話鈴聲劃破了這樣的環境,我看著媽媽接起電話:「喂,什麼事?爺爺被送入急診室!」我的表情頓時由享受轉為驚愕,呆了一會兒,家人都不知所措,時間彷彿被凝結了。「快穿衣服,趕去醫院!」媽媽一聲,似拿著錘子打破了寧靜,我們趕快穿上衣服,找了紅色飛車快速地趕往醫院。

到了急診室後,看見姑媽已淒然淚下,並得知爺爺已搶救不治。我禁不住心中的驚愕,慌張得目定口呆,似是不願意接受這個訊息,但現實總是殘酷的。這時,醫生走了出來,說:「對不起,我們盡力了,請去看病人最後一面!」說完他嘆了一口氣,便離開了。我們快步走進房間,看見那銳利的眼睛已深深閉上,嘴唇已絲無血色,那屬於他的陽剛之氣已感覺不到了,家人們已遮面失聲哭起來……從未感受過生死之別的我,看著爺爺冰冷的遺體,徹底呆住了,但眼淚還是禁不住,簌簌淚下。

現在想起我仍有許多疑問……人的生死原來只是一瞬間的事嗎?人是這麼脆弱嗎?生,它不會告訴你;死,它也不會告訴你。爺爺不幸地生在一個兵荒馬亂的時代,幸運地,存活了下來,還組織了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一生威風凜凜,光明磊落,但還是經不起時光的無情流逝,無奈駕鶴西歸。不過,爺爺活著世上的痕跡,被我們家人牢牢記在心中,也隨著時光,打破雲朵,衝破大氣層,在混沌宇宙中永久長存。

生命不在於長短,而是在於在世時留下的足印。爺爺生時教會了我許多的在世道理,雖已老邁,但他願意將畢生的經驗分享給自己的後代,豐富我的人生。爺爺已逝,人死不能復生,雖有傷痛悲哀,但爺爺在我的成長路上留下的痕跡,更是不能磨滅。謝謝您,謝謝您,在我的人生白布上麾下了如此具色彩和沉厚的一筆。

那一夜,我坐在星空下,看著皎潔的明月,那明月似極了爺爺那張臉,我立即伸出手想去捉,忽然發現,是我的錯覺。這時,眼淚又來了。突然,爺爺又出現了,他道:「好好活下去吧!」我哭著眼淚道:「謝謝您在我生命裏出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