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特

不知大家對「獨特」有何看法? 你可能認為獨特就是標加立異; 你可能認為獨特是不理世俗眼光,我行我素; 你可能認為獨特是一些與生俱來的特異功能。我認為獨特是一份勇於面對自己、面對世界的氣質,是難得可貴的。

大部分人覺得獨特就是不理句俗目光,不隨波逐流人云亦云,能自由地按自己的生活方式生活。讓我想起我的一個摯友——幼羚。她的學業成績非常出眾,亦在畫畫方面甚有天資。去年,她在港高級文憑試中考獲亞十分的佳績,大家也盤算著她到底在香港或海外哪所高尚學府升讀醫科或法律課程之際,最後督收到她到台灣修讀美術的消息,親友間都鴉雀無聲,當然我也不例外。就在一次聚會中,我好奇問起她的原委,她堅定的對我說:「誰說文憑試成績優異只有在港升學或修讀某科的選擇 ? 當然,我不否認頂尖學府的資源較優厚,名聲也佳,可,這都不是我想要的。我仔細思量過,美術才是我的摯愛,相對香港的大學,台灣學府是一個更理想的選擇。」沒想到年紀尚輕的幼羚在眾多喧鬧紛擾的聲音中獨具慧眼並付諸行動,他不像其他人一樣追求最好的品牌,而是跟隨內心的聲音,追求最合適自己的事物,我不由自主的對她心生敬佩,盼望她能發揮所長,擁抱生命。

我也想到一個獨特的人生——魯迅。魯迅一開始在中國修讀醫科,前途無可限量,受人敬仰,但名譽地位’金錢,並不是他唯一追求的事,眼見時下國民受到迂腐思想的毒害,魯迅希望以文字喚醒國民對心性及傳統思想的反思,讓國民思想得以更新蛻變。文字工作雖然不及醫生能直振救人,但它是一種文化意識的更新,魯迅棄醫從文,以這種方式來回饙國家,難道他不獨特嗎?

另一位不可不提的是巴基斯坦女英雄——馬拉拉。馬拉拉身處的國家,女性地位十分低微,沒有入學及從政等權利,彷彿一生就只為男性而生活,可怕的是,當地女性也沒有一種覺醒要起來打破這種宿命。可是,剛十六歲的馬拉拉卻敢於出來發聲,為女性爭取權益,她不畏強權,甚至經常得罪既得利益者而多次身陷險境,她的獨特果敢,喚醒了沉睡的女性,積極爭取女性權益,思考自身的價值。

在我來看,獨特並不可怕,亦不需要逃避,很多時候它是一個看事物的新角度,也可以是對不公的事的一艇反抗,更甚的是自我的覺醒,所以,獨特在二十一世紀中更顯其積極作用,助我們面向國際,反思人生。


本文章獲輯錄於 《晶文薈萃 精選文章》第 10 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