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克服了恐懼

夜幕低垂,橘黃的光線在街道上搖曳,夾雜著陣陣荒涼,襲人心房;高樓的林立之姿掩蓋了晚霞的嬌容,獨留幾灘熏紅鋪在大地之上,彷彿是天穹的司幕者在對我索取光明,它用廢棄的黑暗填充我的心房,它認為足矣。我沒有了錓光燈的眷顧,優雅的音符,以及為我傾倒的觀眾,眼前被供在櫥窗裏的芭蕾舞鞋,玻璃鎖得住它自由,卻鎖不住它精緻無比的容貌。我像位饜飫者妄想吞下它可口之姿,但我沒有資格,沒有資格……

數個月前,我代表學校參加國際芭蕾舞比賽,我從小就斬獲了無數比賽的冠軍,優雅高貴的舞台一直被我以征服者的姿態掌控著。但我自認為是萬萬一失的比賽,卻因我的大意而失利,我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幕,我從高空失重倒在地時,比痛苦更先抵達的是無可仗量的羞恥感,我的驕傲、自尊都伴隨著肉體的跌倒而墮下,破碎得無從拼湊。耳裏湧來皂彩聲更重重壓倒我,把我釘在原地,似一隻受傷的麋鹿倒於獵人之前,可憐之姿展露無遺。

我失敗了,鎩羽而歸。

一湛湛心涼的微風劃過耳際,臉上的淚水已然結痂,我放下那只妄圖撫摸舞鞋的手,低著頭朝家的方向施然走去。

我的心裏住著一個女孩,她沒有勇氣,害怕面對失敗,她住在深淵,她沒有前路……

當走到街角的拐彎處時,一陣歡聲笑語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扭頭望望去,原來是社區舉辦的攤位活動,正有許多孩子和家長在排隊等著玩遊戲。我看了看告示牌上的活動宣傳表,目光停留在「音樂會」的字眼上,或許聽聽音樂也是好的,這樣自己就不用一個人面對一個冰冷的夜晚。思及此,我向著活動中心的大門走去。

一個熱情的小男孩引我至觀眾度坐下,音樂響起,他跑上舞台與其他小孩子一同舞蹈。孩子們伸展著他們圓潤的小手小腳,溫暖的陽光散遍心田。如同旭日在我心裏升起,但是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沒有慍色,亦沒有用高規格的舞蹈標準去評判他們,每個人都沉浸在孩子們帶來的歡樂裏,我彷彿感到心靈弦正奏著樂曲,雖不優雅,但平實得動人。

這時,這位小男孩突然走下舞台邀請我上台共舞,同時還有其他觀眾被邀請上台,我起初不願意,但看到他面露失情後,心一軟就答應了。當我走上舞台後,流光溢彩的霓虹燈光映射在我臉上,剎那間,腦海中的記憶與時間之海相會,繼而激起陣陣浪花。同樣是耀眼的鎂光燈、密集的觀眾,但不同的是我曾於舞台上跌倒的傷,那次不堪回首的匍匐之姿,已在我的心裏烙上恐懼的烙印,只願那羞恥感勿要再來,勿要再來……

「不,我不能上台跳舞!」一個憤怒的聲音傳入我耳郭,我知道,這是那個在我內心深處膽小懦弱的女孩發出的怒號。「唔—唔—」小男孩似被嚇到,豆大的淚珠從他的眼眶溢出,我本以為他會就此放棄,但沒想到他卻使勁將拉至舞台中央,隨即展開我的雙手轉起圈來。我看著眼前強忍著淚水轉動的小男孩,他渾身透著旁若無人的自信,沒一會兒他眼角的淚水已然換成燦爛的笑容,彷彿他的歡樂並不需來自他人的認可。我心一驚,一個瘋狂的想法突然閃現在腦海:難首,我不能這樣嗎?如果一直將完美無瑕的舞蹈奉為為圭臬,那只會將自己鎖在恐懼的樊籠中失去自由。或許,失敗並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那個不敢接受失敗的自己。

我慢慢放開小男孩的手,閉上眼睛在舞台上舞動起來,昂首挺胸、立腰、拔背,一股從肢體傳來的記憶密碼彷彿解開了封印,漸漸支配著我的身體,我彷彿以風為鞋,以雲為舞台,找到渴望已久的自由之曲。

「滴答——」的音樂聲在全場奔騰,風帶來觀眾無可抑止的稱讚之聲,我享受著眾人送來的贊禮,自信之泉像開了水閘潺潺地匯入內心江河;我突然想大膽嘗試那次比賽時失利的空中旋轉,我合起雙手並掂起腳尖,順時針旋轉起來,一圈、兩圈、三圈,就是這樣了!跳!我奮力甩開雙手,在空中如展雙翼的仙子般飛舞,我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自由之感,三秒後,我隨著重心落下,我地上找到了安穩的立足點,緩緩地睜開雙眼,繼而以熟悉的禮節為此次表演畫上句點。

如雷的掌聲持續了數分鐘之久,我向在場的觀眾數次行禮,就在下台之際,腳不小心落空而拖至身體全數下墜,我又摔跤了,反射性的似一隻駝鳥般垂著頭,以此掩蓋自尊心受挫的自己。笑聲如期而至,但小男孩突然將我接起,我緩緩抬起頭看看眼前的觀眾,他們的臉滿是溺愛的笑容,像是在包容著小孩子莽撞的失誤,那笑聲並不是嘲笑,而是為孩子受挫提供的台階,溫暖而獨具穿透力。我內心的恐懼之籠彷彿鬆開了枷鎖,找到了未曾留意的恐懼之迷。

我終於明白當初那次失敗的比賽所傳來的笑聲,並非全是對我失利的嘲笑,只因內心深處的自己害怕面對失敗,才欺騙自己是他人的無情之錘致使的畫地為牢。事實上,真正值得恐懼的並不是那次失敗的滋味,而應該是潛藏在內心深處那個膽小懦弱的自己,只有敢於面對她而不離棄她,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恐懼正如電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的猛虎,我們受之脅迫,與之對抗,但最終會將其克服,與之和解。

我害羞地朝大家深鞠一躬,轉頭看向身旁的小男孩,我們彷彿從彼此的眼神中讀取到些甚麼,不約而同地欣然一笑。

自此之後,我終於克服了恐懼。


本文章獲輯錄於 《晶文薈萃 精選文章》第 10 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