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網絡語言

隨著網絡的發展,逐漸生出令人耳目一新,又似乎讓人匪夷所思的新文體——網絡語言。

從二零零零年後,網絡迅速發展,不斷湧入每一個家庭,刺激人們探索。在互聯網初期,騰迅新浪等公司推出即時通知軟件,還有博客、貼吧等應運而生。在網絡世界中,誕生了一種與漢字相似,卻又夾雜著一系列排列過的符號,相輔相成的組合。這種組合讀起來比一般漢字更費時間,讓人有「亂碼」的錯覺,也需要一些想象力。組合主題大多與情感有關,讀完覺得有點「妖嬈」、「造作」,被人標籤為「非主流」。這種非主流的文體,被稱為「火星文」。或許是希望引起他人注意、標奇立異,加上大眾對當時潮流的認識,無不將「火星文」與「殺馬特」——具有鮮艷髮色的年青人聯想到一起。

接著說網絡新詞。這種語言有的是網友靈機一觸所組合所認識的字而形成,被廣泛流傳,以至眾人皆知。有的來自報道新聞,被網友抽取剝奪出來,再進行加工,用來調侃事件或表達情感。從一件事引生出的新詞,我們把這件事稱為「梗」。所以為什麼會有很多人,特別是老年人,不容易理解和明白網絡新語,其一原因是他們缺乏接觸新事物、潮流的靈敏度。若他們要懂得新詞的意思,得先知道「梗」,有例子才能更好地明白。因此,無論在現實,還是在網絡上,我們都會聽到:「這是什麼梗?」。

像「硬核玩家」、「喜當爹」、「淚奔」都是創新用詞。「硬核」是遊戲中的一個概念,遊戲廠商為了提升玩家的體驗,會盡量加強對遊戲的調整,使玩家玩起來更加真實,身臨其境,後被引用到現實。「硬核玩家」指自身能力挺強,面對著種種困難、挫折,積極及堅持提升自己。「喜當爹」是網友對於明星被出軌的調侃。而「淚奔」是形容一邊跑一邊哭,可以是喜極而泣或傷心欲絕。家人逼迫你的婚事,你可以「淚奔」;上司交代數不清的差事,你可以「淚奔」;考了第一,也可以「淚奔」。

「雨露均沾」、「安排上了」、「比心心」等,都有事件源頭。「雨露均沾」來源於朋友圈的一套貼圖,用嘲諷自己的口吻簡述自己倒霉透了。「陽光偏要照顧我,曬我,讓我雨露均沾。」一時間,眾人的朋友圈滿屏都是「雨露均沾」,紛紛宣泄自己的霉運。「安排上了」來自湖北方言,指事情已妥善處理,上加諾基亞手機古老的配圖,令人不寒而栗的感覺迎風而來,給人一種黑社會的錯覺。網友在表示某事準備得當時,都會「安排上了」,帶著一絲犀利的語氣。「比心心」即等於「愛你」。

再接著說,網絡用語傾向了最早接觸互聯網的人——「零零後」。這種用語統稱「黑話」,比之前所介紹的使用難度更高,理解更困難。像密碼一樣,他們為了防止別人知道所發送的信息,會採用漢字拼音的首字母大小寫。比如寫「抄襲」,他們會發首字母,以便在微博上指責非原創者而不引發舌戰。而「朋友圈」三字,他們也用首字母表示,不了解或即使背了很快就忘的人就會很難讀懂。在遊戲中,他們會發數字的「六六六」,表示打得精彩,同時用數字「三」作諧音「閃」,以示撤退,配合獲取勝利。這種「黑話」,在社交上便於「零零後」提高交流效率,同時以分辨及區分同類人,但也可能造成他人的閱讀障礙,有意或無意地排斥他人。

除此,還有一系統的綜藝節目,像《吐嘈大會》、《奇葩說》等也爆出不少「金句」,像李涎一句:「人生不值得。」走遍各辯論賽,成為網友朗朗上口的網絡用語。

這是一個創新的時代,也是一個迅捷的時代。據統計,大部分新潮的網路用語被淘汰,但被我們熟知的僅是冰山一角。像「字媒體」、「搜狗」等媒體企業為有價值、有內涵或意義的網路用語的傳播作出了不少的貢獻,可見中國媒體的強大,廣播的影響範圍的遍及和廣泛。

不管是飯後娛樂,休閒消磨的「梗」,還是網友調侃的名言和「金句」,抑或是創新造詞、加密黑話,都是網友面對生活的平淡和不易中一絲分享和取悅

。為了婉轉,另類地宣洩負面能量,而以幽默打趣、積極的方式來嘲諷自己或勉勵他人,讓社會多一份正能量。如此多具有創意和內涵的網路用語,正正體現了中國人民的富有創造力,在多元文化碰撞下更產生火花。中華漢字,每時每刻都體現著他的魅力,為人所傳。

網絡用語,不僅是表達情感的工具,也是生活的調味劑,是人們於五味雜陳、甜酸苦辣的繁華喧鬧社會中的一份精神寄托,一絲取悅自己、照亮他人的希望燈塔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