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之後,我終於學會放下

剛剛結束了一天枯燥又繁重的工作,我漫步在人潮擁擠的大街上,夕陽的最後一線餘輝灑在商店精致的櫥窗上,反射在行色匆匆的行人蒼白如雪的臉的臉上,竟看不出一絲暖色。

「爸爸,我想吃雪糕。」耳邊響起稚嫩的聲音,我回頭,可一瞬間,他們就消息在人潮中,像一尾魚消失在茫茫大海。我的腦海中浮現出那個雨夜的畫面,想起了那張佈滿胡碴、滄桑的臉。

印象中的父親不善言詞,極少與我交談。人們都說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可這在我的身上卻一點也沒展現。我暗地裏經常埋怨我的父親,埋怨他的沉默,埋怨他不能像別的父親一樣給予女兒更多的愛。

我的家在一條偏僻的小巷子裏,以前讀書的時候,每次放學都是我的惡夢,因為我要經過一條幽暗的長巷才能回到家,每次在校門口望著別的同學都鑽進父母的懷裏,我的心裏不免有些失落。記得那是一個傍晚,天空飄著蒙蒙細雨,雖然剛剛初秋,卻感覺今天格外的冷。「近日頻繁出現惡意搶劫事件,請同學放學後不要在校外逗留。」此時,我背著書包走出校門,腦中浮現出這則通告,頓時有些心悸。彷彿大家都格外地警覺,校園內只剩下在值日的寥寥幾人。雨越下越大,彷彿給天下蒙上了一層黑紗,讓天色迅速暗下來。我穿過燈火通明的街道,走過燈紅酒綠的商業區,走進了這條幽暗的巷子。轉角的燈一閃一閃,我的心也到處亂竄。

腦中又想起那則通告,我不禁加快了腳步,巷子深處有些隱隱約約的燈光,彷彿在向我招手。突然我好像看見一道人影從轉角處閃了過去,嚇得我大叫了一聲,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一陣喧鬧過後,巷子又恢復了幽,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切如初。

我也終於到家了。一進家門,看見父親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沒有過多的言語,我一如往常走進房間。突然,我眼角一撇,看見了父親被雨水打濕的衣裳和沾滿泥沙的鞋子。原來剛才的那道身影是父親,原來父親一直都在默默關心我。之前所有的埋怨,所有的不解,都在這一瞬間煙消雲散。

父親的愛不像母親的愛如潮水般洶湧,他總是在背後默默地付出,用他的方式默默地關心我。每個父母都愛自己的孩子,每個父母表達愛的方式都不同,或熱情,或內斂,或沉默。

這段經歷是我成長過程中一個珍貴的寶藏,在以後的日子裏,我會時時拿出來細細回味。自此之後,我終於學會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