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過

午後的陽光把水泥地照耀得金黃,像一隻鹹蛋在大地上煎炒,引得等車的人更加急躁。

客運站早已人滿為患,每個人的心裏都只有一個念頭:回家過年!人們靜靜地等在圍欄旁,不敢動分毫,似乎挪移了一方寸,就會被擠出這條人龍,不能回家。

「嘟——」沉厚的車鳴聲劃破了空中的寂靜,原本百無聊賴的隊伍好似突然找到了方向,數百個頭顱齊齊望向緩組駛來的大巴,它從隊伍左面徐徐開來,像一罐蜜糖散發著誘人的香氣,只是這罐蜜糖,該如何填補這蟻群無窮的欲望?

「快!快走!傻子才排隊呢!要是錯過了這輛車,可就後悔莫及了!」

「快呀!別傻等啦!這要等到啥時候!」

……

整支隊伍先是像一條細長的蚯蚓急促地向前滑入,接著被人一刀一刀地切割成無數截,再揉成一團血肉模糊的肉沫,已經分不清哪裏是頭哪裏是尾了。

李大緊握著手提箱,看著橫亙在眼前的圍欄。其實不過是一堵沒有防禦力的膠管,只要輕輕將它推倒,就可以擠上車回家過年了。李大眉毛緊皺,汗從額頭流進嘴裏。但攀越圍欄,是不合理的呀!那些年邁幼小的人,不也安安靜留在原地嗎?只有那些不遵守規則的人,才會推開隊伍,擠上車呢!

天邊澄黃的夕陽揮灑在大地上,不經意地把圍欄外奔跑的人分隔開,留下一片澄澈的光照耀著在圍欄內守候的人。身後體態臃腫的婦女靜靜地哄懷中的嬰兒入睡,她輕吟著兒歌,希望把喧鬧聲驅走,給孩子擷取一塊清靜的方土。

車開走了,李大放下手中的箱子,倚靠在身後的圍欄,心中默想:「下趟車就可以上車了,終於輪到我回家了。」李大輕微扭頭,看婦女懷中的嬰兒,他睡得多愜意啊!就像一顆包裹在碗豆筴裏的青豆。

太陽快要倒下了,隨著時間的流逝,原本耐心等待的人們開始抱怨起來。

「怎麼那輛車還沒有來?你們究竟要讓我們等多久?」人群中某個青年突如其來的一問,再次煽點起人們心中的火苗。是啊!怎麼還沒到?

太陽已經傾倒下來,在光明與黑暗的爭奪下,傍晚始終來臨了。

「嘟——」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來得那麼猝不及防。餘暉緊緊包裹著這輛大巴,散發著誘人的珠光寶氣,這些人開始騷動起來,他們紛紛提起自己的行李,好像一群等待發號施令的短跑選手,只需一聲令下,就能在電光火石之間分出勝負。

「這可是最後一輛車!不能再錯過!」剛才那青年的一句話,大家又像炸開了鍋。原本堅信等待能帶來結果的人都蜂擁上前,他們擠破頭都要擠上這輛車,這可是最後一輛車啊!

李大抓起手提箱,面前的圍欄早已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身旁的婦女抱著嬰兒奔向那輛車,李大見狀亦同步奔去。不管了,這可是最後一輛車啊,絕不能錯過!

就在李大即將擠入渴望已久的車門時,突然聽到一聲「啊」,李大回頭一看,斜挎在女人身上的小嬰兒,像剝落的青豆從裂開的碗豆筴滑落下來,即將奔向泥濘的大地。李大向後跑去將嬰兒抱住,自己卻重重地摔倒地上,後來的人依然不斷擁前,李大緊緊抱著懷中的「人肉團」,生怕受到一點凌虐。

「我終究還是沒趕上那輛車,但即使錯過了,我也不後悔。」李大低聲說,像是和天邊太陽的尾巴告別,又像和懷裏的嬰兒細說。

人們總說「錯過」是生命中最令人惋惜的事,但在面對道義的選擇時,錯過也許是一個好的結局。在這世代,堅持自我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