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令我感動的事

今天發生的事情讓我很感動,到現在仍歷歷在目,不能忘記!

「三家的女娃子,快來農地幫忙!」爺爺冷淡的說。

在農村裏,重男輕女的風俗一直存在,講求男女平等的家庭碩果僅存,我家正正是重男輕女的家庭。

「欸!」我應了一聲,看了看四周的表弟們,無奈地垂下頭,跟著爺爺的步伐,出去了。

外面的天氣極其酷熱,我像是沙灘上被浪沖上去的魚,被曬得快消失於世間,缺乏水的滋潤。

「三家的女娃子,你去幫奶奶弄點綠豆湯給大人喝。」爺爺對著我說,說完便又繼續彎下身子,拔掉雜草,以免阻礙蔬菜生長。

「欸!」我應了一聲,心裏叫苦連天,難得放假回鄉休息,居然來幫忙煮綠豆湯。不過,總比在大太陽底下除草好。

一米七的我,貓著腰鑽入一米六的廚房門。農村女人一向較為嬌小,身高不過一米六,穿過這道門可謂輕而易舉。而農村男人一向稱「君子遠庖廚」,不會踏進廚房一步。所以,廚房門就造得矮一些。

一踏入廚房,進入眼簾的是久年不擦的牆壁,牆上滿是油污,惡心極了。而廚房亦十分小,東西堆積如山,但井井有條。奶奶是個傳統女子,遵從三從四德,喜歡將家中打理得一塵不染,可惜擦牆她並不拿手。所以,家中的牆壁和屋子裏井然有序的物品,成了強烈的反比。

奶奶站在爐前忙忙碌碌,我走上前去問她有甚麼可幫忙的。奶奶思索了一會兒,說:「你去河邊打水吧,家裏的水都用來做綠豆湯了。」

「欸!」我了一聲,便又貓著腰離開廚房。我拿著一個鐵製的小罐,走向河邊,打水去了。

說真的,我對這河有一絲陰影。以前,這條河曾沖死一名女子,我的朋友大美,河後連著一條急流的瀑布。

我一下一下地來回運半罐水,害怕發生大美那樣的悲劇。當我第四次運水回來時,我看見家中的大鐵罐快滿了,只差一小鐵罐的水而已。前幾次的平安歸來,令我的不安消散,便打算一次性運一罐滿滿的水。

在我打這最後一回水時,沒有預好力,腳下一個蹌踉,我和鐵罐一起掉下河中,河水很深,而我又不識水,只能任由身體被河水沖向瀑布的方向。我無助地大叫:「救我!救我!」

不遠處的爺爺聽到我的呼喊,立即飛奔過來。他看到河中的我,不加思索,沒有一絲猶豫便跳下來救我。

被救起的我,呆坐在地上。我沒有想到年邁的爺爺會跳下來救我。想當年,大美掉下水時,她年壯的父親也沒敢下去救她,畢竟只是一名女娃子,不值錢。

看到渾身濕透的爺爺,我落下眼淚。以往的抱怨,抱怨爺爺重男輕女,轉變成濃濃的感動,感動爺爺勇敢救我,感動爺爺不顧自身安全救我,感動爺爺那顆愛孫女的心。

最後,爺爺牽著我的手,一起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