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今天我成為了老師

如春天,陣陣暖風拂過,珍珠般的水滴落在大地滋養萬物生長;如大樹,遮擋著酷熱的太陽,希望蔭下的小草永不受傷;如冰雪,嚴厲的教育,只為學生能在社會中出人頭地。

深冬的陽光從窗邊映入房間,把正在批改功課的我照得刺眼,我瞇著細眼望向太陽,用手擋住光芒,輕輕站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雖正值嚴寒,卻毫不寒冷。忽然,有一片楓葉從窗外飄進房間,眼看這片楓葉左右飄浮,跌在了地上,我呆若木雞地注視著它,突然,楓葉變成一個旋渦,把我吸了進去。

那時,正值深秋,金黃色的景物令人感到氣爽,正當我留意著這風景時,一群小孩從遠方走了過來,他們好奇這奇妙的世界,到處探索,把每一個地方都看得仔仔細細,才肯離開。

一陣陣吹來的清風,把落葉吹到高空翩翩起舞,風力漸漸增強,葉子從四方八面聚集一起,最後,竟變成了一個人,我被嚇到目瞪口呆,定睛一看,那個人是我中學的恩師——張老師,她向同學揮揮手,同學便自覺地坐在老師面前,聽老師講話。一會兒,老師拍了一下手掌,興奮地講:「開始啦!」同學們都全情投入在遊戲當中,有些人靜候良機,有些人只顧哈哈大笑,有些人為求贏得比賽而堅持不懈,末段張老師也加入了賽事,把師生之間真摯的感情顯露無遺。

這不就是我中學時最後一次旅行的情景嗎?還記得那時我是隊伍中的主力,就算對手強勁,我和隊友也要逆風而上,憑藉「勇者為王,死不投降」的精神,奮戰到最後一秒,為拿下最後一分而努力。雖敗,但與戰友在戰場上衝鋒陷陣的感覺,在我心裡留下了一道印記,使熱血永不退溫。

到了下午,張老師親自設計了一個遊戲給同學們,名叫「幸運的楓葉」。張老師環顧四周,叫同學們去把自己覺得最漂亮或最工整的葉子找出來,然後看誰能挑選。大家都興高采烈地去尋找心目中最美麗的葉子。很快,有同學找到了一片橙紅色的楓葉片,形狀像極了火熱的星星,剛好代表這位同學的性格——熱情如火,在這片青翠的樹林中奪目而出。又有同學找到一片被金黃色裹滿的葉子,它有三條葉門向外伸展,在太陽光下閃閃生輝,但老師都只是點點頭,說了聲:「嗯」,卻沒有解開謎題。同學們陸續都拿來了葉子,可是還是達不到要求。張老師隨手從地上拿起了一片葉子,說:「這就是了!」頓時議論紛紛,都說老師在耍弄同學們,張老師笑了笑,說了一大堆聽不明白的話,同學們懵懂地看著老師,她只是露出母親般慈祥的笑容,叫我們記住這段話,希望日後能翱翔在天際,她說著說著竟泛起了淚光……

忽然,風雲色變,一道亮白光芒閃爍而過,我被帶回了房中,那片楓葉也變成了一顆顆小光粒,消失在無形之中。

我姍姍地睜開眼睛,原來是一場夢,雖是夢,內容卻真實,我擦了擦睏肫的雙眼,努力回想起張老師說的話。

她當時拿起一片葉子,說:「這就是那片最美的楓葉,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屬於自己的理想楓葉,雖樹林裏有無數片形形色色的楓葉,但每片都有它的獨特之處,不要比較別人的能力高低而埋沒自己。我們在殘酷的競爭社會下生存,有高就有低,如果你在最低層,無須往上看,往前看吧,用自己的獨特性,去找出自己心裡的那片葉子。」

那次經歷是在中學最後一次旅行,老師平時雖嚴厲,心裏卻是處處為我們憂慮,憂成績,憂品行,憂我們迷失了方向。緣分快到盡頭,便會不自覺地珍惜與他的每一分,每一秒,學生也是,老師也是。離別時只好用淚水來掩蓋心裏的不捨,情總是感性的,心總是動容的。

天色已漸漸昏黃,我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的夕陽,乍然,一陣猛風吹來,泛起了工作桌上的教科書,露出那早已褪色只留下清晰脈絡的楓葉。拿起書籤,輕嘆如果沒有張老師的教導,今天我就未能堅定地繼續走屬於自己的路,再看看桌上堆積如山的學生功課時,感慨地搖搖頭,笑了笑,原來自己現在也是個老師了,亦擔起了傳道、授業、解惑的責任。放下回憶,徐徐地拿起紅筆,就像回到那年全力以赴的熱心青年般,努力在自己認定的崗位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