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年代的對話

  • 作者: 譚宋卿文
  • 寫作年級: F5
  • 寫作日期: 2018-4-10
  • 學校: 曾璧山中學

外婆出生於那個烽火硝煙的年代,每天擔心戰火的無情與饑荒,無比嚮往著美好、安定的生活。也許那就是六七十年代的寫照。隨著戰爭的停息,外婆過上了相對理想的生活,這世上也才有了我的出現。

當我來到這個世界時,外公和外婆就給了我一個無憂、快樂的童年,也在我心裡烙下永不磨滅的記憶。時光飛逝,我步入了中學時代,許多關於童年的回憶早已模糊不清,但那份外公與外婆的愛卻始終刻骨銘心。

在一個萬物復甦的春天,外公駕鶴西去,留下了我和外婆。我非常後悔沒能陪外公走完最後的路,我想他一定有很多的話要囑咐,可惜我只能把思念埋藏在心底,外婆就變成了我最珍重的人。自此以後,外婆孤獨一人在這世間徘徊,忙於學業的我也少有時間去陪伴她,每次想到這眼淚彷彿成了奔湧的浪濤,大壩隨時都可能決堤,因為我知道陪伴對於外婆來說是多麼重要。

我想學習再忙,也不能忘記那份愛,那分他們無私付出的愛。出於對外婆的擔心,我總是在放學後絞盡腦汁,在補課時間提前半小時放學,乘著那擁擠的巴士,去尋找生命中最珍惜的「故人」。

每當來到外婆家就有一種親切感,獨有的味道讓我回到了童年的生活,好像重新投入那不到四尺的小娃兒體內,但那感覺宛如一道萬丈霞光,短暫而美好,使人流連忘返。我經常坐在外婆旁邊,靜靜地傾聽外婆訴說我們的故事。這時,時間永遠不盡人意,趁我不經意時悄悄流逝,只能懷著不捨的心情與外婆道別,並期待下次的對話。

外婆有個習慣,就是記得家裡每個人的生日,可是自己的生日卻閉口不提,就連我也不太清楚,直到那次之後。那天,天空烏雲密佈,我獨自在學校裡看書,傾盆大雨就像飛流直下三千尺,瞬間淋濕整個世界。突然同學告訴我學校門口有我的東西,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情況下,我懷著好奇心去到了門口。校工說:「這是一個老人送來的。」我打開看,原來是一個蛋糕。我恍然大悟,沒有多想似箭般衝了出門,尋找外婆,可惜外婆早已離去。從此以後,我就下定決心每次都要陪外婆過生日。這樣也就有了我和外婆最有意義的一次對話。

五月四日就是外婆的生日了,在前兩天我就先向學校請假,打算為外婆準備一個神秘禮物。我用盡了自己的「小金庫」,包下了兩個小時的餐廳,希望給外婆一些驚喜。

破曉剛臨,我就換上了外婆最喜歡的復古西裝來到外婆家接她。剛進門,外婆驚訝地問我:「為什麼穿這件衣服?」我沒有回答,僅是微笑面對,不過外婆的笑容裡透出了甜美的喜悅。

來到餐廳,裡面都放著外婆喜歡的音樂,那是屬於外婆的回憶。我扶外婆坐下後,餐廳服務員隨即推上了生日蛋糕,外婆也意識到我特別的心意,眼眶也泛出了欣慰的淚花。這場景彷彿讓外婆回到了與外公相識時,而我就是那時的外公,這是外婆熟悉的年代。

美好的時刻總是短暫的,兩個小時雖然意猶未盡,但是人生在世又有多少個值得珍藏的經歷呢?我像外公一樣牽著外婆的手來到了一個淡水湖畔,外婆對我說:「我和你外公都會感到十分欣慰的。」心裡一酸,強忍著淚水的我,作出天真的樣子答道:「因為我要讓你一直陪伴著我啊。」外婆慈祥地說:「誰說不會呢?」不知過了多久,外婆停下了腳步,驀然回首,從衣袋中拿出了外公留下的小答錄機,開啟她喜歡的歌曲,然後小心翼翼地把那份溫暖放回了衣袋。

我在前面靜靜地看著外婆,她美麗的白髮下透出一種和諧溫馨的氣息,也許那就是對親人無微不至的愛。

光陰似箭,幾年過去了,但是那天的對話我仍歷歷在目,縈繞在心。兩個年代之間的對話,在我看來是充滿溫暖且意義非凡。難道外婆的期待就變成了對大人們的苛求嗎?也許只有愛才能夠明白,又或許外婆所期待的陪伴只有我才能做到吧。

說到這,腦海裡又浮現出那淡水湖畔的對話,外婆說道……


老師評語

兩代情,表現出不同時代人們的感受。


本文章獲輯錄於 《晶文薈萃 精選文章》第 9 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