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背影

看著他逐漸消失的背影,我十分內疚。

那是一個悶熱的夜晚,此時的我正在為高考緊張的做最後的衝刺,補課後回到家的我正在複習功課,突然房間的燈熄了,空氣是黑且悶的,就連輕輕吹過的微風也是黑的。我很生氣,怒氣沖沖的跑到樓下,衝著爸爸發了脾氣,「怎麼燈又壞了?我正在複習呢!你上次不是修好了嗎?你怎麼修的呀!”「別生氣,我馬上去修。」爸爸的話完全沒有平息我心中的那陣熊熊的烈火。我不耐煩地應了一聲,連連擺著手,指示爸爸趕緊去修,爸爸在一片漆黑的環境下摸出鉗子、保險絲、電筒。隨後我坐在沙發舉著蠟燭,看著他逐漸消失的背影匆忙上樓了。房子裡很靜,耳邊的鞋子與樓梯的摩擦聲越來越小,我也靜靜等待著爸爸下樓。此時此刻,好像連時間都停止了。

過了一會兒,看過沒有動靜,我便摸索著爬了上樓。上了樓,原來上面沒有地方放手電筒,弄的爸爸手忙腳亂,不知從何下手,我只好力不從心的幫爸爸拿過手電筒,給他照明。有好幾次,都已經修好了,但就是通不到電,我的耐心此時也已經變成了零,而且老這麼舉著手電筒,我手也有些痠,於是,我沒好氣的說道,「算了,大不了今天不複習了,早點睡吧,我們下去吧。」正當我轉身時,沉默許久的老爸說著:「那怎麼行?天氣這麼熱,要是沒電風扇,你怕是想睡也睡不著呀!再說,明天早起上床還得摸著黑呢,多不方便啊!」說完,他又轉過身仔細地檢查起線路來。而爸爸說的彷彿讓我吃了一顆定心丸,一股暖流湧遍了全身。突然,我感覺我鼻子有點酸,或許是我為自己剛才的行為感到有些內疚吧。

我重新揚起了手臂,不再痠痛,因為有一種力量在支撐著我。燈光照在爸爸的額頭上,爸爸的額頭已經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那是父愛的結晶,我的心深深的顫抖了一下,看著爸爸的每一個動作,我感到了一絲酸結,我為自己一直以來的無知和任性感到內疚和慚愧。風透過窗戶,輕輕地吹起爸爸的頭髮。我看到了爸爸額頭上的皺紋,兩邊的銀絲與日益減少的頭髮。都是我讓他勞累的見證。

燈終於被修好了,屋子裡一亮,爸爸鬆了口氣說:「現在好了,不用擔心明早你起來摸黑了。」說完,他揚著手臂,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嘴角向上翹起,看得出那是一條愛的弧線。我和爸爸一前一後的走下了樓梯,那腳步聲串成了一首愛的樂章,那一刻,是爸爸的那愛之光照亮了我的人生之路,我是否能成為一盞燈,照亮爸爸的所有黑夜,讓他感到幸福與快樂呢?

在這寧靜而又明亮的夜晚,我想到的是回報給爸爸一個光明的世界,讓他不再擁有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