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的自述

我是一套校服,今天要和主人分離,回想過去我倆一起生活,別有一番體會。

是的,我又被主人遺忘在教室裏了。我靜靜地躺在課桌上,想要努力墊高腳尖窺探日落西山的情景。不遠處的列車正徐徐地進站,發出了「隆隆」的響聲,教室內的其他小夥伴在經過一日的勞累後全都安然入睡了。這是我跟主人相遇的第一年,她總是對我有萬分不滿:「這衣服的顏色怎麼搭配得那麼醜?版型也太差了吧!顯得我臃腫而矮小!」我原本以為主人只是一時間不適應,過段時間就會愛上我啦。可現實並非如此,我們磨合了一年多,她仍然對我態度冷淡。雖然有時候我也能夠派上用場:當主人下雨天忘記帶傘的時候,英勇的我就會挺身而出,為她遮風擋雨,縱然如此,她依舊對我抱持著愛理不理的態度。

不知不覺,時間悄然地從指尖溜走。不知是時間太狡猾,還是指縫太寬,今年已經是我與主人相處的第四年了。主人現在的高中生活與之前悠閒的初中生活天差地別,她開始被不斷襲來的功課和小測壓得喘不過氣來。每當夜幕降臨,街道的行人嘻笑聲越來越少了,主人仍舊在與她的學業「搏鬥」。我看著她為解不開的數學題而抓耳撓腮,見過她為背不下來的英文單詞而徹夜痛哭,感受過她為作文奮筆疾書到凌晨的疲累。我就作為一個默默無聞的陪伴者,和主人一起走過春夏秋冬……

直到有一天,主人突然氣憤地將我扔在地上,「砰」地一聲,我還沒從剛剛的情形中反應過來,又被主人大力的摔門聲嚇了一跳,緊接著,細碎的嗚咽聲從門縫中鑽了出來,傳入了我的耳朵。就在剛剛,我在教室內目睹了她情緒爆發的原因:正當主人滿心期盼地看向老師手中的試卷,胸有成竹地想著自己的分數,老師卻面色鐵青,令我跟主人摸不清頭腦……「哇!你好棒呀!」「這道題這麼難他都會答!」班房內的氣氛在老師派完試卷後變得像在鬧市一樣,唯獨主人像中了邪似的,雙眼無神地看著試卷,面無表情地坐在椅子上一言不發。周圍的喧嘩彷彿被自動屏蔽了一樣,空氣也如同凝固了一般。「啪嗒——」那是甚麼?濕濕的,鹹鹹的。啊,那是主人的淚水!只見主人迅速地用我的衣袖抹去了臉上的淚痕,生怕被其他人發現。接下來的整節課,主人就像個機器人一般,把老師的答案一字不漏地抄寫到試卷上,連我的袖口上都蹭到不少黑黑的油墨。我知道,這是主人最有信心的科目,這個紅彤彤的數字也絕不是主人想要的。我看著她如行屍走肉般,做著平常生活的事,但唯獨缺少了感情和生氣。主人開始變得沉默寡言,面對好友的邀約她總是找藉口搪塞過去,經常把自己鎖在房間裏溫習到深夜,時不時還從房門裏傳來低聲地啜泣……

我原本以為主人會一直這樣頹靡地過完剩下的高中生活,從積極樂觀的小女孩變成了一隻沉默寡言的小刺蝟,她被學業「打敗」了!然而並不是。

很快的,主人恢復了以往的活力,不僅津津樂道地和同學們聊天,看到不懂的題目更大膽發問,看著她為自己的理想而艱苦奮鬥,我倍感欣喜。主人的奮發最後功不唐捐,看著主人的喜悅,我真的領悟到「道阻且長,行則將至;行而不綴,未來可期」的含義。而我想,主人放在課桌上三年的那張便簽所寫的「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也正是使主人振作、堅持的理由。

「啪嗒」,一滴淚水把我從過往的回憶中拉了回來,主人輕輕地撫摸著我,十分珍惜,彷彿在和一個老朋友告別。她手上有不少因長期握筆而留下的繭,而我也不復當年的風采,身上滿是不小心劃到的筆跡和小破洞,鮮艷的顏色也已褪去。

眼前的列車準備開動了,太陽漸漸地將自己藏於山的另一邊。「謝謝你」,只聽見主人輕輕地說道。或許以後的日子不再是由我陪伴,日後的險境可能更加艱難,但我由衷地相信主人會以堅毅的態度在屬於她的舞台上大放異彩。

「也謝謝你,我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