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想別人

歡樂的班房喧鬧無比,但在這其樂融融的氣氛中,卻總感覺缺了點甚麼。看著擁擠的班房上唯一空缺的座位,愧疚、抱歉之情湧上心頭,我回憶起以往的種種。

允行是我認為且唯一一個「娘娘腔」。正是他這樣獨特的特質令他被很多人所不容。每當他說話、走動時,獨特的步姿和「特別」的口吻,總會令他成為人們的焦點,甚至被人背地裡恥笑。但即使這樣,他的為人正直、善良,不會因別人的眼光而產生負面情緒,像是已經習慣了一般。縱使他的為人善良,但這樣的體態還是令我對他產生了一絲偏見,雖然我忍耐著接納他,給了他連對我好朋友都沒有的耐性,儘量與他保持友好的關係,但簡單的一場誤會還是撕破了我這副「偽善」的嘴臉。

那是一個選修科的連堂,我喝完水就匆忙把外套扔在我的座位上,便跑去別的班房上課。上課中途我發現自己的筆記簿遺留在班房,然而回到班房的我看到允行正甩動我的外套,並把我的外套放置在後面沒人坐的桌子上。看到這一幕的我因為要趕著回去上課,因此並沒有馬上問清事情,而是在課堂使用手機電話把事情公佈在社交媒體上。

事情很快從人群中傳開,這使原本就不被待見的允行跌到了谷底,那些本就對他抱有偏見的人像是更增添了幾分不滿,從偏見變為了歧視,更有人到他的社交媒體帳號下留言:「娘娘腔」、「非主流」、「人已經奇怪,做的事也這麼『無厘頭』」。

事件持續惡化,罵聲越來越高,那時我就在想,這麼小的事被我弄成這樣,我是不是錯了?我開始於心不忍,後悔當初這麼衝動。縱使這樣,我還是堅持了自己的立場,告訴自己我並沒有錯。直到我的同桌告訴我整件事的緣由,愧疚、不安的情緒崩發出來,這令本就動搖的我倒了下來。

原來當日是我喝完水後沒有扭緊瓶蓋,然後我的同桌在回來班房時不經意踢到了我的桌子,讓本就沒有扭緊的水瓶打濕了我的外套,而允行只是想我的外套快點幹,並沒有其他的意思。

然而,自私的我並沒有為他澄清的勇氣,只能無奈地看著事情愈演愈烈。回想起整件事,我因為對一個人抱有偏見而把這樣小的舉動公之於眾,令一個對我出於好意而行動的人受到了莫大的傷害。而我這樣魯莽的行為還連累了我的同桌,知曉整件事的他一直忐忑不安,他知道自己才是事情的始作俑者。允行獨自承受著一切,也許,這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看見已經空置的座位我才恍然大悟,可能允行表面的堅強只是他想維護自己的尊嚴,早就被自私、「有色眼鏡」蒙蔽雙眼的我又怎可能會發現呢?


老師評語

情感真摯,衝動行事與對他人的偏見確實容易破壞人際關係,發人深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