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以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

我一直認為人類是不可信賴的,所以身邊人也不信任我,到後來才發現不信任人的是我自己,更因為這樣與朋友結下心結。

「不要輕易與人交心,因為他們可能隨時在背後捅你一刀,傷害你。」這是媽媽從小就教導我的話,而我也一直謹記媽媽這一句話,不與別人深交,也不會跟別人分享內心秘密。

一心是我寥寥可數的朋友中,較為熟落的,應該算得上是「朋友」吧?我一直這樣問自己,時常懷疑一心有沒有視我為朋友,甚至在一心和別人聊天時,只是瞄了我一眼,也會覺得她是不是正在背後說我壞話。我不想每天像神經質一樣,無論何時都疑神疑鬼,但我就是控制不了。

正當我嘗試克制自己不去懷疑一心,我聽到了一把聲音,「聽說運動會快要舉辦了,要不要一起參加接力比賽?」運動會?接力賽?怎麼一心沒有跟我說,沒有邀請我一起參加接力賽?我理所當然的認為一心一定會找我,但一心一直都不出現在我眼前。難道她早就已經找了其他人一起了嗎?在我胡思亂想時,有幾個熟人湊上來,隨即邀請我加入她們的接力隊伍。我毫不猶豫的就接受了,反正一心都有自己的隊伍,我為甚麼還要等她呢?

體育課的時候,一心在練習跑步,樣子好不吃力。「跑得這麼慢!還參加甚麼接力,參加了還不就是個『拖油瓶』!」連我都沒注意到自己的內心竟然如此惡毒,我在原處站了一會便跑走了。我也去練跑,自信滿滿的會超前一心的隊伍,這是我對一心背叛我的復仇計劃。

直到報名截止的前一日,當我以為一心終於忍不住要跟我劃清界線時,她居然來找我。「淑芬!」一心的聲音震住了我。很快我的心情由震驚轉為不屑,「你已經報名?」她這個問題讓我非常之不解,「難道不是你自己和別人一起不找我嗎?」我怒氣沖沖的質問她。「那是因為我要幫忙準備運動會啊!」一心帶著哭腔對我說,然後跑開了。

我像一棵樹被扎根在地上,所以是我自己誤會了她?一心剛才跑開的背影跟昨天練跑得身影重疊在一起,昨天她原來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我獨自一人練跑,為了不做我的「拖油瓶」。我卻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忽然回想起媽媽跟我說「朋友不會真正的信任你」,原來我就是那個不信任別人的朋友。

我跑上前追一心,我和一心的回憶不斷與我擦身而過。原來一直以來一心都信任著我,總是毫不保留地分享她的心事。一心非常了解我,而我卻一點也不了解她。一直以來,我都不願意坦誠訴說自己的事,她還一直對如同「陌生人」的我獻出真心。我捉住了一心的手,一心愕然回頭,「對不起,一心,是我沒有信任你,還誤會了你。」等了一會兒她還是沒有說一句話,我小心翼翼地抬頭,對上了一心彎彎的眼睛,「那你跟我一起去接力,我就原諒你吧。」一心笑道:「當然可以!」我們就這樣相視而笑,好像挪開了一直模糊彼此臉孔的障礙物。

運動會過後,我更確定了我們的友情,我不再是以前那個「陌生人」,也不再懷疑一心。自此以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


老師評語

朋友之間時有誤會,能感受作者在長年累月的矛盾,得到化解後的釋然。


林翼勳博士評語

朋友相交,互相為要,尤以運動場上合作之伙伴,筆下即以此為述,真實而深刻地呈現友誼之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