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貨店見聞

「家姐!家姐!」在沙發上打著頓,懶洋洋地坐起身子,回應著為晚餐忙得手忙腳亂的媽媽「怎麼了?」她立即焦急地說:「沒有雞蛋了,你趕緊幫我去買些回來!」話語一落,我就萬般不情願地出門了。

我直徑走進一間一看就知道歷史悠久的雜貨店。相信正常年輕人都會寧願到隔壁現代感十足的超市吧,畢竟超市有巨大落地窗,窗中毫不客氣地映著整整齊齊的貨品架,明亮的燈光更是大大增加了客人購物的慾望,以上引人注目的裝潢,雜貨店可說是一樣也沒有,甚至截然相反。

雜貨店的門口小得可憐,踩上門口前方早已因生鏽而變成古銅色的一級樓梯,門口的高度大概一米八稍高的人都要低下頭才能進入。一入內,與門口明顯不成正比的樓底異常地高。因此,高大威猛的貨架擔抬了很多存貨在頭頂。門口左側的貨架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酒類,它們擺放的位置雜亂無章,唯獨價格決定了它們的高度。有趣的是,瀰漫著各種成熟的貨架對面卻是三個大大的甜蜜寶箱,寶箱內存放著琳瑯滿目的冰點,特別記得小時候總要左思右想一大輪,才能決定買哪種口味,但最後媽媽總只會買最實惠的老冰棒。

沿著走廊直走到轉角位,就是收銀處,雞蛋、鹽、醃菜、皮蛋等等都存放在收銀處的旁邊,靜待客人購買。

尚未到轉角位,便聽到大叔們七嘴八舌地談天說地的聲音。

「喲,四眼妹來啦?今天幫媽媽買甚麼呀?」一把沙啞低沉的聲音按下了靜音鍵,大叔們看到客人都紛紛識趣地把嘴巴合上。我走向坐在人群的中心,回答道:「麻煩給我半打雞蛋。」老闆轉身良久,才把雞蛋交到我手中。

等待途中,一位皮膚黑溜溜,身穿背心的大叔自然地向我搭話「哎喲,四眼妹這麼快就張這麼大了呀!真是女大十八變,昨天你還是個黃毛丫頭,今天怎麼就成大家閨秀啦?」我毫不尷尬地開玩笑回答說:「那是當然,誰讓你們都一直小看我的,還叫了我四眼妹十幾年,後悔了吧?」弄得眾人哈哈大笑。

老闆小心翼翼地把裝著雞蛋的紅色膠袋交給我,並把零錢找回的時候,頂著如老父親般嚴厲的神色,說:「在我眼中,你還是丫頭好嗎?再說了,大家閨秀才不會毫不避違地穿著睡衣出門吧。」我馬上想小孩子鬧脾氣似的,氣鼓鼓地「哼」了一聲,又逗得大家捧腹大笑。老闆寵溺地微笑著,又道:「四眼妹真可愛,果然還是個孩子嘛!小孩子天黑就趕緊回家,別在這裡流連了!」說畢又露出老父親般的神情,我一臉無奈,簡單道別後,便轉身離開。

「四眼妹!等等!等等!」我開始心生厭煩,心裏默念:又怎麼了,真囉嗦!

一轉頭,老闆竟拿著我童年總是選擇好久才買到的老冰棒。一剎那,除了道謝以外,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即使吃著冰涼的冰棒,臉上卻仍是微熱的。

看著隔壁超市,人們用著冰冷的機器自行付款,再看看雜貨店那早已磨損的梯級。人情冷暖是多麼明顯地體現啊!為何現今世代人們都寧願與冷冰冰的機器相處,以至機器兵團越發強大,強大到把這種見證時代轉變的小店通通給淘汰。

正當我回到家把雞蛋放到廚房,才恍然大悟老闆花費好一陣子才給我雞蛋的原因。這時,臉上的熱度蔓延到我的內心,久久不能消逝,但願這股溫暖不要被時間冰冷的洪水沖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