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度

世上有著千萬種的生物,但唯獨是人有著獨特的靈性去感受身邊萬物。想像一下,我們獨有的靈性去感受這人類社會,將會令自身擠身在不同的溫度中,而到最後,人將逝䆁,溫度卻仍有,並是溫暖他人。

人一出生,將在父母的樹陰下成長,我在這棵名為家的樹下躺著,暖陽撫摸著我,那是一種任何事無法比及,唯我獨享的溫暖——父親的愛。這陽光滲透著令我安心的感覺,這是最厚實的陽光,亦是我感到人生火熱的泉源,那是父母對我的寄望。我躺著感受陽光時,茉莉花香的風吹過我身上,一嗅便知那是母親最愛的花,這股風柔情似水,它不會厭倦,更像是呵護著我,它吹入我心裏,感到恰意和欲睡,這就是那無憂無慮的常溫吧,溫暖的,剛剛好。

時間過去,我已由躺在樹蔭下的小伙子成長到半踏入社會,這時我已明白朋友與伙伴的定性,他們激情而振奮人心,那股火熱不像是隨處可得,而像是互交真心而共同前進的勵志曲,他們令你心臟得到大幅跳動和加速,這種青春的快樂正如火熱的盛夏浸融著你的思緒,而你汗流浹背的同時亦希望陸續有來,永不停蹄。青春總是富有激情,甚至到日後長冬襲來,亦能成為心中那一團熱火,正所謂「人不輕狂枉少年」,年少時與大伙們一同創回憶,這不正是速度與激情帶來的熱浪嗎?

青春如火,那麼愛情則是這火中的一片星火,這時的人們滿懷新鮮感,轉中即逝的愛情觀亦隨之而來,它帶來快速的溫度,卻會消失得無影無蹤,這種溫度你捉摸不透,相愛容易相處難,荷爾蒙激發的年紀誰會與你同天共飛,就如徐志摩所言:「正如我輕輕的來,也如我輕輕的去」青春的愛情沒有落腳點,未感受透徹溫度時便已完結。

火熱過後,半輩子的寒流侵襲而來,那是凍穿心肌的人心,那是令人刺骨的險惡,青春時的真心在「社會大學」裏根本一毛不值,反而會被視為弱點,這是人三分二時間要面對的長冬,有些人情況好點,能遇到抵禦寒風的愛人共建防線,運氣不好的話,很有可能被這暴風雪徹底毁滅,埋沒在雪土之中永不超生,它會令你心裏失去溫度,它會在心中結下虛偽的冰包覆著你,令你由內外都沒人能拯救。這就是社會,同時它亦令你在忙碌的生活中不會思考如何取暖,不發覺的人只會在長年累月中的凍結冰冷中成為俗人,貪生怕死,一世風流。

年紀越大,心在社會中就算在社會中變得多麼冰冷,始終會遇到能融化你內心的人,他沒有寒冰的外衣,不像青春戀愛的火熱,他只有想和你一起走過秋與冬的心意。暖暖的,恰意的,彷彿又令你感受到了父母的那種溫暖,但兩者不同,父母的溫暖是令你保持純真,而他的溫暖更像是雪中送炭,誓要將你拯救,逃離人類荒謬。他不急於立即把你心化開,而是願意用時間和陪伴,溫柔地令你感受著他的存在,不知不覺地,他將會是你的依靠,而那時候,你的心早已開出一朵朵春天的花了,他的溫度保持三十八度,但就是這偏偏高於常溫的一度,令你有了想泊岸停靠的念頭,時間一長,船已成為島的一部份,而你已早上了岸。

最後,你們結婚生子,頓時又夢回躺在大樹下的情形,但這次不同,你不再是樹下的小伙子,而是化為了令樹成長的陽光和風,你將溫度拿得正好,暖意輕輕地給予到眼前的小伙子上。或許,這時才能明白父母的溫度吧,那是充滿甜酸苦辣的溫暖,但正是這些內涵,才能使溫暖變得厚實,令人安心。

人一生經歷了不同的環境事物,由最開始的被受溫暖,到火熱連綿,再到社會的寒風刺骨,最後到愛人的散發暖流,一路上,我們都會有所得著,這些溫度令我們明白世上獨靠靈性才感受到的色彩,最重要的正是令我們由被愛轉化為給予愛,這亦是人獨有的溫度,是人到逝去後,亦能留下的餘溫。但種種不同的溫度被我們嘗試後才能領悟這最後的一種溫度,願每人亦能在溫度中找到方向,這才能體現靈性最有溫度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