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

我站在舞台上,深呼一口氣,等待音樂的響起,如同一隻振翅欲飛的鳥兒。表演廳裏鴉雀無聲,觀眾們的視線如聚光燈一樣集中在我的身上。我的父母坐在觀眾席的前排,目光慈祥地看著我,露出鼓勵的笑容。在他們眼中,我曾是一個等待被填滿的瓶子,理應被豐富的物質、密集的課程填滿,但如今的他們終於意識到我並非瓶子,而是火焰,能獨立地成長,也能決定自己的人生方向,散發出獨一無二的光與熱。

從小到大,我生長在一個管教嚴格的家庭中,父母很「愛」我,愛到早就為我規劃好人生。於是,我的童年生活就像一個瓶子般,被密集的補習、鋼琴、跳舞、畫畫……所填滿。在這種「填鴨式」的教育之下,我一點兒也不快樂,也無法擁有屬於自己的人生目標——或許曾經有過,但它們早已被扼殺在搖籃裏。其實,父母為我安排的所有興趣班中,除了跳舞之外,其他的我一點也不喜歡,但我從未反抗,對父母言聽計從,乖巧地讓他們將我當作慾望的瓶子,將他們所認為的「愛」源源不絕地填進我這個空瓶中。有時我會想:他們真的愛我嗎?答案毋庸置疑,只不過,他們的愛中不包括「陪伴」。

隨著時間的流逝,我漸漸對自己千篇一律的生活感到厭倦和疲累,直到那次爭吵後,我的人生才重回正軌。

兩年前的一個晚上,我一如既往地獨自吃飯、獨自入眠。半夜,我的肚子突然痛如刀攪,原本以為忍忍就好了,不料絞痛感越來越嚴重,全身冰涼更冒著冷汗。我連滾帶跌地下床,分別打了電話給爸爸和媽媽,可惜都無人接聽。這時,我才想起他們原來已出國辦事了。一時間,深深的無助感油然而生,無奈之下,我只好打電話給奶奶。奶奶知道後,立刻趕來我家,更帶我去醫院看病。原來是我吃了不乾淨的食物,患上了急性腸胃炎,還好情況不算嚴重,奶奶才鬆了一口氣。

在我入院兩天後,爸媽終於趕回來看我。我以為他們會關心我,也會有所愧疚,會抱抱我。可是他們只送我一條昂貴的手鏈,並沒有安慰的話語,只有責備:「怎麼亂吃東西呢?和你說過多少遍了,那些垃圾食品不要吃,你怎麼那麼不懂事!」聽著爸爸責怪的話語,我十分失落,繼而將期望寄托在媽媽的身上,奢望她能關心我。豈料她說:「這幾天好好休養,週六還有鋼琴比賽,千萬不能耽誤了!」

我錯愕地聽著爸爸、媽媽的話,過了一會兒,便用力地扯下手上的手鏈,狠狠地扔在地上,再抱頭痛哭起來。

「一心,你這是幹甚麼?爸媽這是為你好!」媽媽瞪大眼睛,滿臉不可置信地看著我。

「你們走!我不需要你們假惺惺的關心!」我泣不成聲,「我不要你們這樣的爸爸媽媽,你們一點兒也不愛我……」爸爸媽媽衝上來抱著我,安慰我說:「一心,不要激動,你的手上還輸著液呢!」

我用力地推開他們,泣不成聲地說:「我,我不想再做滿足你們的虛榮心的洋娃娃了!你們沒有資格操控我的人生!」……

出院之後,爸爸媽媽與我聊了很多次,開始關心我,也願意傾聽我的想法。我不再溫順沉默,更勇敢地向他們表達自己的喜惡。後來,他們聽取了我的意見,為我取消了許多課外活動,在家裏陪伴我的時間也越來越多了。每周的舞蹈課,他們都會親自來接送我。

這一次,我終於站上了夢想中的舞台,音樂響起,我翩翩起舞,舞動時裙紗靈動飄逸,如同展翅高飛的鳥兒。一舞畢,我向觀眾深深地鞠了一躬,雷鳴般的掌聲在表演廳響起。我站在台上看著台下熱淚盈眶的父母,也不禁紅了眼眶。

我長大了,再也不是等待被填滿的瓶子,而是為自己而燃燒的火焰。人生苦短,若為人處事都聽從別人的安排,將失去主見,失去自我,失去人生價值。每個孩子都是盼望化作燃燒的火焰,都能散發獨一無二的光與熱!

古人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可「自強」並非由外向內的填充,而是由內向外的燃燒,從而成為為生命、知識、夢想而熊熊燃燒的火焰。為甚麼孩子要像燃燒的火焰呢?因為在「填鴨式」教育下長大的孩子,並不是真正地在成長。孩子應該像燃燒的火焰般主動、熱情、充滿好奇心、獨當一面。不是像被填滿的瓶子般被動、盲目、隨波逐流。

舞台上的我閃閃發光,不再是行屍走肉,變得自信滿滿。漫漫長路,我會繼續燃燒自我,盡展才情,照亮未知的道路。


老師評語

全文內容清晰,行文不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