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次服侍他人的經歷和感受

「咱啷—」我聞聲跑去廚房,只見母親一隻手撐著她微微拱起來的腰,一隻手倚靠在隔壁的桌面上,雙腰微微顫抖著,碩大的汗珠流淌在她有少許蒼白的臉頰上,地上全是破碎的玻璃。可見,母親腰痛的老毛病又犯了,只能躺在床上不方便行動。看來,這兩天服侍母親和做家務的「重任」就背在我身上了。

我小心翼翼地把母親從廚房扶到房間,再輕輕把她扶上床躺好。我又立馬跑出去從藥箱中拿出止痛藥,藥油和藥膏。又再旁邊倒了一杯溫水拿回房間。「你快把這個止痛藥吃了,可能會好一點。」我輕聲說道。母親吃過藥後我又讓她趴在床上,再用我那生疏的手法幫她擦藥油,最後再貼上藥膏。我讓母親躺好,休息下睡下覺,今天就由我來準備午餐了。

我走到廚房,再看著满地的玻璃碎,小心翼翼地用掃把將它掃起來,再蹲下用手電筒照了好幾次,反復確認沒有碎片後才安心在廚房「大展廚藝」。心想著「媽媽腰痛,那就吃清淡點吧!不如就吃粥了」。這看著很平常也很簡單的事,我卻從來沒有煮過,說起來真是慚愧不如。我開始上網找資料,找教程,從洗鍋,洗米,加多少水,用甚麼溫度,我都嚴格跟著菜譜來。但是,粗心的我不是加多了水,就是忘記按開關鍵。整個廚房就如戰場一般哐哐響,前後折騰了好久先把粥煮好。我心想「如果我天天煮飯都是這個速度,我們一家人可能早就餓死街頭了。」我趁熱把粥端到母親房間中,母親看到這碗粥時都驚訝到說不出話,她很難相信我這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女兒居然會煮粥給她喝。

一起喝過粥後,我又回到了客廳中掃地拖地抹桌子,還得去洗衣服晾衣服。不到半天,我就累得像一條狗一樣躺在沙發上不可動彈。真是太累了﹐我真的很想一閉眼睡到天亮。可我的腦海裏一直有一個聲音回旋著「不能歇下來啊!媽媽還在生病,你還有晚餐要準備啊!」就這樣,我又艱難地起來去房間幫母親換藥膏。

我輕輕地把之前的那片藥膏從母親的腰部撕下,再用濕紙巾擦了擦,最後撕開一片新的藥膏貼上去。接著,我又在外面端了一杯溫水回來給母親喝。只見母親的嘴角微微上揚,對著我說:「謝謝你了,我的乖女兒。」我也笑了,心中的疲憊突然之間迎刃而解。這麼想來,服侍他人似乎不是一件特別困難的事情,雖然沒有回報,但也許你會收獲他人的微笑與感激。

窗外的餘光透著窗子射進房間,射到母親一頭秀麗的黑髮上,仔細瞧見,竟有幾根銀絲在其中與陽光舞動。母親在慢慢變老,我也在慢慢長大。經過這天服侍他人的經歷後我才發覺母親平日裡的辛苦。下班回來還要煮飯,做家務,服侍我們。我之前卻是把這當作是一種理所當然,但通過這次的經歷我才發覺服侍他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雖然不能得到甚麼物質上的回報,但我也十分高興可以用自己的才幹為這頭家出一份力,幫母親減輕一下負擔。所謂「贈人玫瑰,手有餘香」,服侍他人也一樣,你用自己的才幹去服侍他人,可以讓他人舒心,幫助他人減輕負擔,你其實也會在這其中收獲到感激﹑满足與快樂。這次服侍母親的經歷確實是令我印象深刻,也讓我感受到了服侍他人的滿足與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