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的經歷

我去幫家人買完菜回來,走到一半路程時,突然迎面走來了一個中年男子,矮矮瘦瘦,面容憔悴,他走到我面前停了下來,伸出如枯柴般的雙手又怕我介意收了回來,似乎有話要說,我便耐心地等著他開口,他略帶尷尬地說:「小姑娘, 我能否問你借點錢?」聽口音是外地的,「我要去一個地方, 但到公園裡的售票員哪兒問了要乘地鐵,可我身上實在一分錢都沒了。所以,可以借我點錢嗎?」

我愕了一下,回想到前些日子在電視是無意看到,有受害者給路人詐騙的新聞心中不禁猶豫起來,畢竟現在社會上的詐騙案不少誰也不想成為那個受害者,我自然也不例外,心中不由自主的忐忑不安。社恐症的惡感向我襲來,原先的恐懼感逐漸加強,關節給拍的發白。我內心打了個冷顫,很是糾結,想著充當聽不見就過去不理了吧。

我抬起頭準備跑路卻看見那人脖子來透露出的傷感,心裡本能的心軟,最終顫顫巍巍的問「你需要多...多少錢,我給你」「十七八塊吧。」他緩緩開口,像是十分驚奇我願意幫助他。 我一掏口袋,拿出買菜剩下的錢發現剩下十三塊,便全給了他,抱歉地說了句:「我只有這些了。」他感激地說:「謝謝,你讀在那個學校幾班?我回頭寫封感謝信寄給你。」我說搖了搖手不用了,順手在口袋裡掏出一個口罩給他「現在是疫情防控期,這個是...是我剩下口罩,你...你拿著用吧」他十分感激雙手接過口罩立刻帶上,眼睛彎成一個弧度,我也回以微笑, 雖然他的面容給口罩遮了大半,但也遮不住他內心的喜悅, 「施比受更有福」我也給他散發出的喜悅給感染。幫助別人, 何樂而不為?我們就這樣匆匆相遇,匆匆道別。

回到家後,我不出意外的給家人斥責了一番,他們認定他一定是個騙子,說我傻,說我笨,連這都會相信。但我相信他不是騙子,我是伸出援手說明了一個素不認識的陌生人。

我為別人點一盞燈,照亮別人,也照亮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