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境春光

2020年春節 ,⼀場沒有硝煙的戰爭悄悄響起,新冠肺炎如同死神般讓眾多靈魂久久離開了⼤地。這場疫情,讓忙碌的⽣活按下暫停鍵,靜悄悄的商場,空空如也的街道,本該繁華的城市陷⼊了夢⾥,⼤⾃然的規則變得異常嚴厲。

疫情⾯前不問來著,⽣存背後不論富貴,坐擁千萬難抵⼀張⼝罩的庇護,⾃視⾦貴⼜怎⽐⼀線崗位的逆⾏者。他們廢寢忘⻝奮戰⼀線,隔離服⼀穿就是⼗幾個⼩時,更甚者穿著尿不濕⼯作。為的是在死神的鐮⼑下搶⼈,也為了肩上的這份責任,誰能想到他們不過⼆三⼗的年紀,⽽且⼤部分也有了⾃⼰的家庭,但依舊勇敢的站了出來。早前看過⼀則新聞,⼀位年輕媽媽在⼀線奮戰,她的丈夫帶著他們的兒⼥開⾞數公⾥來到醫院,只能站在圍牆外遠遠的觀望。相信當孩⼦⻑⼤後,說到今天能夠⾃豪的告訴別⼈,我的媽媽是醫護⼈員,⼀位「⽩⾐天使」。

來勢洶洶的病毒雖然限制了我們的活動,但卻阻⽌不了看到⼈間的⼤愛。社會責任的紐帶將每個⼈聯繫在⼀起。在⼀群⼈爭先恐後逃離災難時,有那麼⼀群⼈奮勇當先,趕赴疫情⼀線。知道歲⽉靜好,是因為有⼈負重前⾏,我們要在逆境中為英雄吶喊,讓英雄們覺得值得。

「何謂春⾵?」,「繁花、綠茵、凍⽔初融。」「何謂春⾳?」,「春雷、春⾬、鶯啼⿃囀。」「何謂春意?」,「⽣命、希望、萬物可期。」

現疫情已持續⼀年,戰爭還未結束,春⾵划過臉龐,這是春天的氣息。雷聲隱隱,帶給我們希望的訊息。⼝罩下是久不⾒光的臉龐,悄悄在無⼈的⼭上,露出⼝⿐,深深吸⼀⼝氣,帶著塵⼟的芳⾹,那樣的熟悉,混著兒時的記憶。

我家樓下的⽩⾊花數已經⻑出如漫天星⾠般的花苞,願待到⼭花爛漫時,城春草⽊深,能再次感受到國泰⺠安,萬物⽣⻑的氣息。同時在此時,醫護⼈員能與家⼈團聚,在春光下,緊緊握住彼此的雙⼿,⼀起享受最美的春光。城市也開始蘇醒,⾞⽔⾺⿓,⼈聲鼎沸。

等到疫情過去,我想武漢的⼤街⼩巷都會鋪滿鮮花,給那些困在 2020年冬天的⼈,讓他們看到春天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