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一件好人好事

夜間,月光從窗框內灑了進來。月影橫斜,無須點燈,亮如白晝。我小心撕開老奶奶給的薄荷糖,放進口裏咀嚼。

黃昏時我與往常一般,站在巴士站台,等待回家的車。旁邊坐著位老奶奶。她面色蒼白,身穿紅色繡花連衣裙,手上像是拿著傳單。湊近看時,她像是察覺到我的動向,將手上的傳單遞給我,說:「小姑娘,你是不是見過這個小女孩啊?」我滿是疑惑,湊近一看,原來是尋人啟事!正當我不解時,巴士來了,我將心中不解藏在了心底。

上了車,我坐窗旁的位置,望著窗外,看著落到一半的太陽,雲層還嵌著金色的邊,被稀釋過的夕光輕薄又透亮,全部落在我的眼睛裏。正當我眺望著雲朵,一聲謾罵破壞了我的心情。轉頭一看,望見巴士長對著那位發尋人啟事的奶奶,蔑視地說:「沒錢,上車幹什麼?這裏不是流浪收容所!」「我孫女之前也在這輛車,但是我今天賣紙盒的錢,沒賺夠,求求您讓我坐吧!我明天來時把錢一起給還了。」車上的人,不為所動,甚至覺得煩躁,不想再等。

我看著所有人的無情,終於忍不住拿出硬幣,投進幣箱說:「這位奶奶的錢,我付了!」之後便坐回座位。老奶奶走向我,坐在我旁邊,慈祥地看著我,說:「謝謝你哦,小姑娘。」「奶奶,我剛剛就想問,那尋人啟事中的人是誰?」我將藏在心底的疑問說了出來。「那是我孫女。她在上個月就跑出去了,我找不到他。」說完,老奶奶便要下車,走前遞給我一顆薄荷糖說:「我孫女很喜歡吃這個,他也跟你一樣善良。」

奶奶下了車,前面的阿姨走了過來,坐了下來,說:「剛才的奶奶,她的孫女其實已經在上個月死了。」我驚恐地看著她。她接著說:「她是得了老年癡呆,不記得這件事了。」阿姨說完,也下車了。

我眼中的眼淚,終於忍不住了,嘩啦啦的似溪流,感嘆道:「奶奶可能知道,但是不敢接受。人長大才會明白,有些告別,就是最後一面。」這些事情要我想到自己的奶奶,慢慢去想奶奶講的那個神話:我慢慢相信,每一個活過的人,都能給後人的路途上添些光亮,也許是一顆星星,也許是一把火炬,也許只是一支含淚的蠟燭。

希望下次到奶奶沒錢下坐車時,能碰到好人,也希望那位小女孩能回到屬於自己的故鄉。因為我奶奶說過:「什麼是故鄉?祖祖輩輩埋葬在這裏,所以叫故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