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愛,看似平淡……

她,是我的母親。

母親不是甚麼職業女性,只是個普通的主婦。她每天都好像很忙碌,忙碌的身影遍佈家中每個角落,不分晝夜。不是嗎?只要稍稍揚起耳朵,都會接收到母親忙碌的訊號——如浴室內骨碌骨碌的水聲是母親使勁地洗擦廁所的信號;廚房裏嗖嗖、嗖嗖的聲音是母親正利落地揮動她的菜刀,為一家老少準備當天菜餚的信號……有時,即使我陶醉於耳機內的音樂世界,但靈敏的鼻子總能嗅到母親忙碌的氣息——濃郁的焦香味告訴你,母親正在運用她的巧手為晶瑩乳白中心澄黃剔透的太陽蛋鍍上了金邊;醇厚的芳香不就是母親在悉心調教的、熱氣騰騰,馥郁綿滑的奶茶麼?……有時,只要稍稍感受,亦能觸碰到母親忙碌的印記——手下乾爽順滑的桌面印證了母親日以繼夜不辭勞苦地灑掃;頸項上柔暖的圍巾印證了母親不知多少個晚上在挑燈編織……

這是母親對我的愛麼?我漸漸意識到。她的愛,看以平淡……

母親還是個粗心的人。「哎呀,那東西忘記買了!」「妳不是在出門時已把清單沉吟了一遍了嗎?」對!她經常有購物善忘症。而對於剛收拾好的物件她也經常忘記,總是在我們翻箱倒籠的時候大叫:「啊!我記起來了,就在那!」這是我們的生活片段。在我的記憶中,這樣的片段也不知上演過多少遍了。看,她就是個粗心!但,她總在我的事情上細心。每年我的生日簡直就是一個大日子。那天的她早早就起來給我煮「紅雞蛋」,到了晚上,一頓豐盛的晚餐後,她就會捧出特別訂製的有我名字的蛋糕。我知道必然是我喜愛的栗子蛋糕,但別緻的造型總給我帶來驚喜。然後母親會興奮的為我點好蠟燭,關了燈,笑著給我唱生日歌,讓我許願……燭光映照在她歡欣的臉頰上,照見了她的眼裏充滿慈愛。

我漸漸意識到。她的愛,看以平淡,卻很溫暖……

母親原來是個很敏銳的人。還記得選科前的一段時間,我一直很懊惱,滿腦子都是選科的困惑——選自己喜歡的科目又怕學的不好,選自己擅長的科目又覺得沉悶……我沒有把選科的事情告訴父母,當時的我固執地認為父母的意見總是死板的,只會逼自己選那些所謂有前途的學科。然而我的失落和迷茫原來逃不過母親的「法眼」!一天晚上,母親來到我的房間,坐到我的身旁,慈聲問道:「最近有心事嗎?」在母親擔憂的目光下,我終於說出了內心的顧慮。出乎意料之外,母親並沒有跟我「說教」,只認真的說了一段話:「人生的選擇有很多,我和你的父親不能過多的干預。你要學會思考自己想走的路,然後在那條路上有所為。」那一夜,我想了很久,似乎明白了什麼,又好像什麼也沒有明白。但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母親安撫了我忐忑的心。

我漸漸意識到。她的愛,看似平淡,卻是我幸福的根源……這種體會,有點像我漸漸懂得欣賞後巷破壁上的一株不知名的野草。這株在罅隙上綻放著生命力的野草,在微弱的光線中依然凝碧翠綠,令人神往。也許連它自己也不曉得,它的存在為灰白單調的環境帶來希望和溫暖。


老師評語

結構嚴謹,以平實的內容突出深摯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