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嘗試是很重要的

「原來嘗試是很重要的……」妳徐徐轉身,輕巧靈動地走向聚光燈下,心中這般想著,正要開始妳夢寐已久的第一次芭蕾舞公演——

妳就站在門外,靠著牆大氣不敢喘一下,心裏想著應如何向舞蹈老師爭取這次難得的演出機會。但,最終,妳跑掉了,因為妳不知如何開口。跑回練舞室,穿過熙攘的同學們,妳逕直走到自己的位置,垂頭喪氣的繼續練習那單調重複的舞步,一遍又一遍,卻總也跳不出心目中那種優雅與輕盈。「果然,妳根本就不適合跳芭蕾。」妳這般的念著,卻依舊一遍又一遍的跳著。

回到家後,妳悄然走進房間。妳想放棄,放棄芭蕾舞,放棄妳一直追逐著的夢想。妳躺在床上,只見天花板上貼著的海報,正是妳最喜歡的芭蕾舞蹈員。妳不想再看。一翻身,發現芭蕾舞與妳彷彿早已融為一體了,密不可分。「睡了嗎?!」母親敲著房門,沉默片刻,之後在喃喃嗔責:「終日為了保持身材,又一次不吃晚飯!」接下來的嘟嘟囔囔,妳已聽不清楚了,只感受到她滿懷的擔憂和心疼……夜裏靜謐無聲,妳甚至可以聽見星星在眨眼,風兒在歎息,心靈在鼓動。妳閉上眼睛,一行清淚劃破這夜的光景,輕輕地向枕頭述說著妳的心情。妳再望向天花板上的海報,思緒萬千。一夜無眠,但,妳卻看清了——

翌日,妳如常的前往舞蹈學院,走到妳曾經躊躇已久的地方,妳決定放手一搏。「因報名人數太多,需參加評選,妳願意嗎?」這個消息,對從未有過舞臺經驗的妳來說無疑是一個打擊,但妳微笑地點了點頭,即火急火燎的趕往舞蹈教室,心中懷揣著什麼。妳舒展筋骨,心中盤算著評選的曲目,最終敲定「仙女」中妳最喜歡的片段。

剛開始,妳只是依葫蘆畫瓢,後來對舞步越熟悉,就越感到當中許多的高難度動作都表現得不盡人意。好!妳決定先針對那些動作。妳站在教室的一角,抬頭挺胸的看著自己,心中默念,一二三四,然後邁開了步伐­——抬前腿,邁步,收後腿,轉……但很可惜,優美的舞步被妳跳的不成樣子。妳一遍又一遍的走向角落,再不斷的按照拍子一步一步的跳著。時間在妳腳下悄然流逝,可成功的身影卻渺然。思前想後,妳只好決定放慢步伐,再嘗試。旋轉、跨步、大跳……眼看要完成整套動作,卻在著地時一下子摔倒了。妳喪氣的看著鏡中的自己:「難道我真的不是跳芭蕾舞的料子?」妳咬著牙關,掙紮著站起來,只想再嘗試。

到了評選當日,妳深深吸了一口氣,昂揚地走進了考核場地,音樂悠揚的響起,妳隨之開始表演。邁步,踮腳,旋轉……表現出乎意料的好,你的四肢隨著音樂,輕盈地,靈動地演繹著動人的故事。但,不妙的是小腿開始隱隱作痛,是練習過度的後遺症。在聚光燈的照耀下妳只得硬著頭皮跟上步伐,然而,妳知道,妳漸漸不在那身心相應的狀態,妳焦急地望向台下的觀眾,意外發現妳的舞蹈老師,她正以堅定的目光望著妳,妳清楚記起了練習時老師教誨的一幕——「妳知道陀螺為甚麼旋轉得那麼優美嗎?因為它能夠保持應有的速度;妳想要舞蹈跳得優美動人,就要身心合一地掌握應有的速度。記住,妳不斷嘗試,不斷苦練就是追求成就,而不是記掛痛楚。」妳一下子像在茫茫大海中看到了燈塔般,有了堅定的目標,身心與「仙女」合而為一,重新掌握了舞步的脈搏,跳出了心目中那種優雅與輕盈,那分滿足與喜悅彷彿已蓋過了小腿的痛楚。舞畢,評選室裏靜悄悄的,你能聽到的只有自己砰砰的心跳聲和評分紙上筆桿子發出的嗖嗖聲。你退出了評選室,不安地擦著額頭上的汗珠;等待是漫長的,你內心的不安也逐漸安靜了下來,直到老師從入選名單中念出你的名字,四周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布幔徐徐升起,在眾目睽睽之下,妳蹬腿、揚手,與音樂交融——妳,滿心喜悅的,要把嘗試的果實帶給觀眾,讓他們也能感受到芭蕾舞的優雅與輕盈。


老師評語

敍述角度見新意,內容細膩,結構嚴密,情感真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