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與富

縱觀古今,金錢財富都是作為衡量個人、家族甚至地區權力和地位的指標。古代人民以農產量、貨品出口量、國庫存額評價當朝的經濟地位;現今國際間以生產總值、對外貿易發展排列國家之間的優次。經濟實力能反映國家的地位,也在社區中顯示個人或家庭的社經地位。孔子所說的「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正是因為「金錢愈多,地位愈高」的現象。

的確,錢財能帶來地位和力量。從宏觀出發,鄧小平推行改革開放,旨在重振中國經濟,挽回國家故有的經濟實力和國際地位。在半個世紀內,中國發展飛黃騰達,更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在國際舞台上的影響力日積月累,簡單一兩句話就能動搖國際政局,這正是經濟富有所帶來的地位和權力。從微觀而言,現今社會主張「贏在起跑線」,富貴家庭的孩子含著「金鑰匙」出身,自小不用面對經濟壓力,有充足的財產應付無數興趣班和補習班的費用,不怕胸無點墨、缺乏才能。社會地位也為他們帶來無盡的人際脈絡,常言「識人總比識字好」,這些孩子又識字、又識人,生活能如何不好?相反,「貧窮」作為久存的社會議題,久久未能解決,更衍生出「跨代貧窮」等問題。家庭背景貧薄,新一代難以上流,因而出現「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鴻溝。雖然荒謬,但現實卻是同出一轍。

可是貧窮是否永隨人身?未必的。統計數字顯示現今有七成半的世界富豪是白手興家的。他們沒有濃厚的家庭背景,甚至是家境清貧、家徒四壁的人。例如國際連鎖咖啡店星巴克的創始人舒爾茨,他的孩提時代窮困潦倒,不知享受為何物。在機緣巧合下投資一家小型咖啡店,經過多年的打拼和心血,把「星巴克」塑造成家傳戶曉的咖啡品牌。又如賭王何鴻燊雖然誕於富貴家庭,卻曾因父母投資失利而一無所有。可他沒有因如此滄海桑田的變遷而摒棄人生,反而審時度勢,另尋出路終成為澳門博彩業的重要人物,也為他帶來家庭和事業財產上的富有。舒爾茨、何鴻燊等白手興家之徒能逆風而行、有所成就,全因他們能夠安貧樂道、泰然自若,也富有在逆境自強不息的高尚情操。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心胸廣闊,富懷決心和意志,都能拋脫貧窮。 「囊螢映雪」的典故中車胤和孫康都因家境清貧,沒有錢買油燈夜讀,但兩人沒有因而氣餒,一人在夏天以練囊裝螢火蟲照明讀書,一人則在冬天利用積雪的反光讀書。他們不受貧困所限,勤奮好學,最終成功擔任當世的官員。又以西方科學家居里夫人為例,她自幼家庭清貧,母親體弱多病,肩負很大的經濟壓力。不過她內心富足,不但從事兼職掙取金錢,更珍惜每個學習的機會,令她學富五車,在科學界立足,也成為流芳百世的名賢。這些人能不受貧窮束縛或局限,皆因為他們擁有富足的心靈,懂得安於貧,更懂得從困境中找出解決方法。

相反,缺乏意志或品德,就算背後有多龐大的財富,也無補於事。在彭端淑筆下的《為學一首示子姪》中,窮和尚立志要起行去南海,卻被有相同目標的富和尚取笑。窮和尚沒有因而卻步,單靠一瓶一缽,千里迢迢到達南海。當他再與富和尚敘說自己的經歷。便令富者感到羞恥。窮和尚能到達南海,是因為他能坐言起行;富和尚以其財產購買船隻可謂綽綽有餘,他卻沒有付諸行動,僅是紙上談兵。意志貧乏,千金白銀也只會淪為擺設。

人們不需要把富有權責奉若圭臬,也不用把貧窮位卑視為羞恥。只要能培養並維持聖人「苟志於仁矣」的品德,必能使心靈富足,媲美千萬錢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