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那次經歷後,我對她有更深的認識

「帶好東西了嗎?還有東西漏了嗎?出入平安!出入平安!」鄰家的陳婆婆高聲叫道。她總是在街上大聲叮囑她將要離開家裡的子女兒孫,惹得旁人無一不注目,她的子女很是尷尬。

陳婆婆身形微胖,面容憨厚,她每天都是穿著那一件長滿毛頭的碎花襯衫。我總是能在小巷裡聽到她大聲喧嘩,有時不知怎麼了,便突然與人吵了起來,有時控制不了情緒還會用些較粗鄙的話,甚至會動起手腳。

可自從那次經歷,我對她有了更深的認識。

那天寒風凜冽,我冷得連手都不願伸出手袋,在馬路上等車駛過,有一位臉色蒼白的老人踉踉蹌蹌地走來。燈亮了,「哎呀」老人突然跌倒,他在地上不斷呻吟求助。可附近的人視若無睹,我心中十分矛盾,幫?還是不幫?……

想著想著,陳婆婆恰巧經過,她馬上走到老人身邊,用盡嗓子呼喊旁人。

終於,有人前來幫忙,我也發下了心中的芥蒂,前去幫忙。我們先把老人扶到一旁安頓好,陳婆婆說:「我回家拿藥膏和繃帶,你們先在這裡陪陪他。」她離開後,站在旁邊的阿姨突然說起:「別看她平時一副不修邊幅的樣子,實際上非常善良。」我突然感到非常慚愧,不禁陷入了沉思,我平時是否常常因著一個人的裝束與談吐,便對一個人定性了?

不久,陳婆婆步伐蹣跚,著急地跑了回來,幫老人包紮好傷口。然後她叫了輛車帶老人前往醫院,「接下來,我們來就好了,小朋友回去吧。」 陳婆婆微笑著對我說。這與我印象中的她截然不同,不禁令我生起了敬畏之情。

事情之後,我還從街坊的嘴裡得知陳婆婆給這位老人捐了不少的錢,平日也非常熱衷於公益活動,社區裡有什麼事她永遠都是第一個想去打聽的,她非常希望用盡自己的微薄之力,幫助到更多人,我對此深感佩服。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自從那次經歷,我對她有了更深的認識,即使是平日蓬頭垢面的人,也會有美好的一面;即使平日衣冠楚楚的人,也可會有糟蹋的一面,如果只用表面來定性,便過於狹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