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迶舊地 所見有感

在那黃花凋落,萬物重回大地的和暖秋日,正就讀中六為未來迷惘不已的我再次踏足觀塘——從一個牙牙學語的小嬰兒成長為舉手投足都散發一陣令人生厭又無奈的調皮氣質的一位幼稚園生舊居所。

正居住在荃灣的我,不知何來的衝勁,突發奇想想要「遠征」到我的老家瞧瞧。眾所周知,觀塘是個古舊建築物都已林立的舊社區,幾乎每棟建築物都已林立了五十年。姑且勿論這小社區的人口老化多誇張,車水馬龍的馬路多繁忙,空氣污染多嚴重……在艷陽高照的炎夏,走在人聲鼎沸的路上,可謂寸步難行又令人窒息。因此,自從搬到荃灣後,多年來我都不曾「遠征」到觀塘去。

我背起小背包,手持一張儲蓄充足的八達通,乘上一輛直通觀塘的巴士,坐在我最喜愛的上層第一排座位,經過陡峭又凹凸不平的龍翔道,耗用了整整一小時的時間,終於到達了。一從巴士上下車,就感受到觀塘一如既往的局促感,即使正值涼爽的秋天,我也絲毫感受不到那存在的秋意,儘管十分炎熱的我被一股想要回家的想法衝昏頭腦,我也硬著頭皮堅持四處走走,好像監倉內的囚犯被脅逼做體能鍛煉似的,既勉強又無言。

重新整理心情打醒精神的我站在原地仰頭張望,發現周邊一切變得不一樣,本來豎立在裕民坊的標誌性戲院被一幢又一幢外觀設計豪華又高級的私人住宅洗去。小時候的溫馨老家也變得一座時尚又亮眼的大型商場,餘下的舊式唐樓也變得杳無人煙,不僅樓上的住宅人去樓空,樓下的地鋪也無情地貼上市區重建計畫的清拆通告。昔日人情味濃厚的茶餐廳及小商鋪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別具高級感的住宅和商場,令本來懷著少許期待前來的我心情瞬間一沉,彷彿上世紀被扼殺一切自由與權力的猶太人,不知何謂快樂。

幸好並不是所有我印象中的建築物都被無情摧毀,我憑著自己僅有的記憶碎片拼湊出一張古老泛黃又不合時宜的地圖,隨心地沿著地圖的指示方向,以蝸牛的步速走往我就讀幼稚園時放學後與朋友常去的月華街公園。雖然被「地圖」錯誤指導了很多次,也走進了很多死胡同,成為了一隻毫無方向感的迷途小羔羊,跌跌撞撞地總算抵達目的地。

從我下車直至到達公園,周圍的景物都煥然一新,四處都彌漫著令人不知所措的陌生感,唯獨是這個公園,如此出污泥而不染,又如此孤高特立,我站在原地環顧四周,如絲如煙的秋風輕撫著臉龐,數不盡的煙波吹落了一地的紅葉。我閉起雙眼,回到了那天真的過去,看見與朋友在遊樂場玩樂的自己,如此開朗,如此無憂。突然發現,公園內的一切依然不變,昔日的紅葉依舊,玉蘭花氣味依然撲鼻,松柏依舊挺拔……承載著不同孩子的回憶、童年,並沒有隨風而散,隨雨而洗。就這樣,我沉醉在這可愛的回憶中,樂而忘返。

有時候,人會被成見和世俗的固有觀念所局限,就如不懂不龜手之藥的宋人,結果讓自己理虧。在努力的路途上只要拋開成見,只要保持初心,只要堅毅不屈,繞過死胡同,穿過千萬的荊棘,翻越無數崇山峻巔,總能到達那夢寐以求的彼岸。所以說,也不用對自己的前途過於杞人憂天,又或是妄自菲薄,或許奮鬥的路途有點迂回曲折,亦有點顛沛流離,但只要有恒心,鐵杵磨成針,努力的血汗必能得到回報的。

日暮了,太陽拉一縷雲霞,織著黃昏的朦朧面紗,無數燈火次第亮起。我平靜地走過火樹銀花的大街,享受著這涼爽澄明的秋夜。熙熙攘攘的人們無意間與我形成鮮明的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