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不同了

又是煩人的一天,陳老師又給我們很多功課,我不耐煩地回到家,撒手就把書包扔在鞋櫃旁,一邊抱怨著一天的不忿,一邊把鞋和領呔放在地下,弟弟還在床上呼呼大睡,看著他懶洋洋的樣子,真是氣不打一處來,只好自己回房玩遊戲了。

媽媽下班回來,滿頭大汗,她走去拿起一些即吃罐頭,簡單的烹飪就放在桌子上,她叫我自己收拾自己的衣物,我覺得很出乎意料,畢竟平時媽媽都會幫我拾好,「媽,你幫我收拾吧!」我自然地說出這句,但媽媽還是要我自己收拾,儘管心中有一千萬個不願意,也只好自己去收拾。

吃完晚飯,媽媽叫我和弟弟去洗碗,我們都很詫異,不是媽媽做的嗎?但媽媽很兇地罵我們,我嘖了一聲,媽媽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對我破口大罵。事後媽媽和我們解釋,她是為我們好,要預防媽媽不在的時候也能照顧好自己。「難道媽媽會不在我們身邊嗎?」弟弟害怕地問,我卻覺得媽媽只是在敷衍我們。

星期五早上起床,媽媽就叫我起床,我睡眼惺忪地起床,原來是媽媽叫我煮早餐,平日不是媽媽幫我煮嗎?仔細打量著媽媽,難道她生病了?不是。只是好似比平時做事更吃力了,頭上又多了幾條白頭髮,之後媽媽便叫我去煎蛋,熱油在鍋中沸騰,濺得周圍都是,我被熱油燙得節節敗退,而媽媽則熟練地頂著熱油在鍋中烹飪,看著媽媽辛苦地為我和弟弟煮早餐,媽媽溫柔地說:「以後你還要照顧弟弟呢。」

我以為是媽媽的一句普通的一句說話,怎知是我以後需要銘記的說話。看著媽媽金黃色的煎蛋,端上桌時還彈下彈下,戳破蛋黃,蛋漿似流沙一樣不斷流出,弟弟拿著刀叉在桌上叫囂著要吃,看著弟弟貪吃的樣子,我也決定去下廚,雖然被熱油燙的手舞足蹈,但煎出來的蛋實在是太失敗了,平時自信滿滿的我也覺得很羞恥,但媽媽還是瞇著眼和我說:「孩子,不要緊,冰箱裏還有很多蛋呢!」媽媽似乎不懂我的處境,不過從不挑食的弟弟還是幫我解決了,看著他狼吞虎嚥的樣子,看了「黑暗」料理他也能吃掉呢!

在課室,看別人炫耀手機、衣服……別人的父母都百般呵護子女,我的爸爸在外地工作,一年也不會回來幾次,媽媽又忙於工作。這時,小凱提議放學去他家玩遊戲機,我爽快地答應了。到他家玩了很久,也忘記了時間,拿著書包邋邋遢遢地跑出去。回到家中,卻發現媽媽跟本不在家中,弟弟顫抖著和我說媽媽在醫院,我嚇了一跳,因為媽媽從來沒有跟我們說過,我和弟弟一起趕去醫院,媽媽躺在病床上,醫生跟我說她患了高血壓。我看著媽媽,她應該是很早就有了這個病了,所以才想我們學會獨立,心中很不想面對,因為我覺得是我的錯,媽媽令我身在蜂蜜裏,長在蜂蜜裏,處處呵護我們,卻苦了自己,但媽媽不但沒有責備我,而已還叫我不要擔心。

回到家中,我很是內疚,原來平時我的無理取鬧,媽媽都包容了我,我卻覺得是理所當然的,將媽媽當工人,但媽媽的愛像海洋一樣永流不止;身體卻像石油那般用盡了,我恨啊!我恨我當初的無知,我恨我的任性,我最恨我自己沒有為媽媽盡孝,想到這裡,眼角不禁流下淚水,但弟弟還要我來照顧,所以我必須彌補,自己種的因,應由自己受。每天我都要提早三十分鐘起床,為弟弟準備早餐,技術也越來越成熟,弟弟也吃得很開心,帶著弟弟一起回學校,對於物質的追求,我已放下,因為沒有什麼好得過家人的陪伴。

去探望媽媽時,我都會帶一碗皮蛋瘦肉粥,因為那是她的最愛,看到媽媽並沒有大礙,還誇我的廚藝很好,幫媽媽收拾衣服,摺好被子,就扶著媽媽出院去了。這件事令我悟到,一切都不是應得,家人就是海上的燈塔,白天時為你指路,夜晚時帶你回航,發生什麼事都在那裡等著你,但總有一日燈塔都會被風雨剝蝕,這時小船就會回來,為她維修,自己也就成為大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