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我記憶裏的詩篇

在這車水馬龍的城市,偶爾翻開深深埋在記憶裡的詩篇,才使疲憊的身軀又重新充滿力量。

傍晚十點,我加班完準備打車回家,在人生地不熟的城市租了一間不足十平方米的公寓。夜深寧靜,馬路上的燈散出微弱的光,高樓大廈上做裝飾的霓虹燈在黑暗中有些刺眼,我伸手接住緩緩落下的雨滴,忽然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喉嚨哽咽的我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但慶幸那麼晚還能打到車,我透過車窗看著沿途的景色,突然注意到在這座繁華的城市裡難得一見的小型遊樂園,瞬間我的思緒飄到了童年。

清楚記得媽媽在我小時候最愛帶我去家附近的小型遊樂園玩耍,每次我都玩得樂不思蜀,誇張得連遊樂園都知道我可是它的常客。隱約記得有一次我玩累了懶洋洋地趴在媽媽腿上,當時她正在和鄰居阿姨談話,我動動小耳朵細細聆聽,聽到媽媽語重心長地說:"這班孩子真好,現在像一群猴子一樣每天嘻嘻哈哈的,我倒真不希望他們這麼快長大呀,一想到他們辛苦投身社會的樣子我就心疼。”說完,媽媽皺了皺眉頭。我聽到後不開心地慢慢伸出小手去撫平媽媽的眉頭,用小孩子稚嫩的聲音喊著:“媽媽,我希望快點長大,我才不怕辛苦呢,我要快點長大照顧你們~嘻嘻嘻。”“哎喲,我的小寶貝。”媽媽笑容可掬地把我輕擁入懷裡。

我稍微長大了些,開始念小學,但還是一如既往地貪玩。“哈哈哈哈,你捉不到我。”“你給我等著!”孩童玩耍的聲音響徹整個遊樂園。我噘著嘴巴,雙手插著腰挺著圓滾滾的肚子,充滿怒氣地說:“哼!我就不信捉不到你們!衝啊~”我給自己加油打氣,用盡全力地追趕他們,嚇得他們一機靈,轉身大喊:“快逃啊~”在那個時候,我就狠狠地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優秀,就像在遊樂場中盡到最大的努力抓緊目標。所以,遊樂園在我的童年裡,不僅僅是一個開心樂園,還是我勵志要努力向上的見證。

我踏入十七歲的青春年華,仍然喜歡待在遊樂場上。金黃的太陽掛在湛藍的天空上,灑落的柔和光線溫暖了整個遊樂場。我安靜坐在遊樂場上翻閱書籍,玩耍的孩子換了一批人,不變的是那份無憂無慮的快樂。對於即將面對高考的我,孩童真摯的笑聲並不會影響我學習,反而無疑讓我感到放鬆,心曠神怡。所以, 在我艱辛的備考路上,遊樂場默默地陪伴我,曾經我辛苦到想放棄的時候,是它令我想起從前我信誓旦旦的話語,一次次伸手把我從谷底拉出來。

“嘿嘿小姐,小姐該醒啦,到站了。” “誒。” 我緩過神來,看了一眼價錢表,遞上車錢,關上車門的時候,我轉身微笑對師傅說上一句:“謝謝師傅啊,路上安全。”“好的好的,拜拜。”司機帶著慈祥的表情回話。繁華的大都市,車水馬龍,熠熠星光與萬家燈火相呼應,我吹著涼涼的微風,但在燈火的照耀下感到溫暖,我微笑著大步走向大城市內的小窩,心想今晚或許能睡上一個好覺,明天繼續努力打拼吧。

一幕幕遊樂園的回憶,像書卷的篇章,藏存在只專屬於自己內心的圖書館內,偶爾翻閱,又是能量滿滿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