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有感

新型冠狀病毒在香港全面擴散,教育局宣布停課,除了上班一族,基本上大家都不外出,留在家中防疫。

這是我被媽媽限制在家的第四天,今天的確診數字特別少,朋友打電話來約我外出吃飯,我立馬就答應了,再三跟媽媽保證我會做好防疫措施,她終於答應放我出去。

一頓開心而又短暫的聚餐,沒想到給我帶來了後果。我的朋友確診了,而我,在近期與她吃過飯,自然也被視為緊密接觸者而需要隔離了。

在我進入駿洋隔離的第一天,自己一個人一間屋,心裏十分喜悅。終於可以在晚上喜歡幾點睡就幾點睡,睡到隔天的下午都可以,再也不用受媽媽限制。反正在家媽媽也不讓我外出,在家也是隔離,在這裏也是隔離,在這裏更加好,沒有媽媽管束。就這樣打著如意的小算盤,愉快地渡過了這一天。

在駿洋邨的第五天,我開始想家了,雖然每天都有跟媽媽聯絡,但也不能無時無刻地保持通話。我也只能通過視訊、聲音去感受她的存在,不能真真實實地擁抱她。每天日復日地遊戲、上網、睡覺,說實話,最開始幾天是很享受的,可時間一長,就只有自己身處在這個空間裏,即使科技再先進也無法滿足我想回家的欲望、想見媽媽的衝動,我想聽她督促我每天睡覺、起床的聲音。

在駿洋邨的第八天,今天新聞報道一間安老院有很多長者確診,我想起身處在老人院裏的爺爺。雖說不是同一間安老院,但老人家身體本來就比較差,再加上現在又禁家屬探望,裏面的情況是好是壞也難以求證,也不知爺爺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他吃得飽、睡得好嗎?天開開始轉熱,有沒有換上短袖衣服呢?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不要有確診者啊!我只覺自己此時此刻甚麼也做不了,甚麼也改變不了,只能在這等消息,一種無助感湧上心頭。

在駿洋邨的第十天,今天新聞報道說今天的確診數字是歷月來最高的——175宗,這已經是本週連續六天過百宗確診了。誰曾想到,2003年的「沙士」後還會再有一次這樣大的病毒爆發?讓全世界的人都措手不及,無處可逃。誰又曾想到,在港曾七十元就能買到一盒五十個的口罩,會短缺至要幾百塊一盒,只要大家一聽說某某超市會有口罩售賣,不論年紀的都徹夜排隊買口罩,排上一天一夜也就只為了買一盒口罩。這一切的變故,沒有人在此之前能想像得到。除了口罩,還有消毒搓手液等一切消毒用品,這些我們平時不常買的東,有一天竟價值連城,只能說,世事變幻無常,非我們凡人所能參透和理解。

第十四日,當我踏出駿洋邨的那一刻,我看著這藍天白雲,這讓我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它讓我感覺溫暖而又懼怕。但同時我又很慶幸自己還能健康的站在這片土地上,還能回家擁抱我的家人,想比起確診的人,我是幸福的,想比起不幸去世的人,我是幸運的。

在疫情下的我們,無法選擇和改變現實,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現在,期待未來,以最強大的心靈對抗逆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