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地重遊

  • 作者: 錢美維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0-3
  • 學校: 曾璧山中學

落紅還沒化作春泥,石榴已有了笑意,燕子唱起了歌兒,接踵而來的是銷聲匿跡已久的第一聲蟬鳴。趁著太陽還未慷慨的揮灑光芒的時候,我早早的坐上了第一班車,來到了舊地——我的鄉下。

剛踏入故鄉的土地,一陣清風撲面而來,伴隨著童年回憶。

小時候,我們總是結伴去上學,教室裡大聲朗誦課文,操場裡的你追我趕,放學後我們還會經過這個村口。村口被泥沙所佔據,一輛輛小車碾過,留下了車胎的痕跡;有時候下雨的時候,有大坑,有小坑,坑裡堆滿了雨水。我和我的小夥伴酷愛穿著雨鞋在坑裡面跳,泥水濺在我們的身上,我們笑得「嘎嘎」。但回家後總免不了一頓挨揍。童年總是很容易就滿足,很天真,很無邪。一個玩具,我們就可以玩上一整天;一次的吵架,雙方都咬牙切齒,之後還是手牽手一起玩耍;一晃眼,大家就長大了。

鄉下的村口被混泥土所佔據,開過的小車卻再也沒有遺留痕跡,你我也沒有再聯繫。

「等等我,你走慢點。」村裡小朋友稚嫩的聲音將我拉回現實。

記得轉彎過後有一個小店鋪。小店鋪雖小,但是對於童年的我——它是天堂。有嘗不盡的美食,奇形怪狀的玩具以及和藹可親的老闆。每次路過小店鋪,店裡的老闆都會送一兩顆糖果給我。有一次,因考試不及格,受外婆的責駡。一邊哭著一邊說要「離家出走」。走著走著就到了小店鋪。老闆見我哭得上氣不接,就送零食大禮包給我。小店鋪不僅給了我溫暖的童年,也是我童年珍貴的一部分。

但出現在我面前,並不是那個熟悉的小店鋪,而是一間一塵不染的網紅餐廳。餐廳外牆五顏六色,但並不能與周圍的環境融為一體。它佔據了整個鋪面,就連平時和小夥伴玩彈珠的一大片沙地都被佔據了,連同我的童年珍貴記憶,一同埋葬在泥土裡面。

我是不是前進得太快以至於丟了珍貴的回憶呢?一個疑問在這次重遊中埋在我的心底。

邁開下一步,又繞過一個個路口,就有一條小橋,小橋下有流水,流水下有錦鯉。它伴著我的成長、伴著我的希望,盼著我回來。橫渡這個小橋,就到老家了。

剛踏上石橋,一磚一瓦黏在鞋底,熟悉的感覺鑽入我的身體,腳步不自覺放慢。細聽流水的聲音,遠眺遙遠的小山,魚兒時不時探出頭。村民你應我答,這種景象,也就只有在鄉下能見到。每踏出一步,所聽到的流水聲是不同的,所聞到的花兒芳香是不同的,所看到的景象是不同的。

走到橋尾時,想起小時候,因為是外婆撫養我長大的,經常會陪著外婆經過這條橋。那個時候,這條橋還是木橋,有很多與外婆的美好回憶。每次經過,我都會跑著過去,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害怕這條橋下一秒就倒塌了。

「外婆!你走快點!要倒塌了!」我在橋尾大聲呼喊,外婆在橋頭。

「瞎說什麼,你慢點,等等我。」外婆跑不動,只能在橋上一步一步緩慢的走。

「一心!你回來啦!」外婆在橋尾大聲呼喊。

已經有幾年沒見外婆了,兩鬢斑白早已爬上了外婆的頭髮,就像這座木橋早已被白色磚頭覆蓋。陽光照耀在外婆羸弱的身影,那佝僂的脊背,是為我而彎曲的。淚水充斥了我的眼眶,站了很久。良久,才意識到,我漸漸的長大,外婆卻以更快的速度變老,但我並不知道。

被城市的繁華沖昏了頭腦,被各種娛樂蒙蔽了雙眼,被繁忙的學業佔據所有時間。

是的。我走得太快了,連朋友的模樣都已記不清了;連童年的回憶都丟了;連外婆的身上的味道都忘記了。我想我應該慢下來,拿起電話,翻開那已經積了塵的同學錄,撥通那一串電話號碼;或是放下那浮躁的心,重拾珍貴的回憶;又或是再次挽上外婆的手,陪外婆過橋。

「外婆!我回來了!」我向外婆跑去。

人的一生,註定要經歷很多。走過低谷,又去過高峰,總是以為處在繁華的城市內是最幸福的,但都不及與眼前珍貴的人一起度過平淡的生活幸福。這一次的重遊舊地,卻讓我放下浮躁的心,停下腳步,開始珍惜和朋友,和家人一起的時間,一起構造美好的未來。

太陽緩慢落下,感覺到溫度下降,但我的心充滿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