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帶手機日記

  • 作者: 鄭昂琪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0-3
  • 學校: 曾璧山中學

三月二十八日 星期六 晴

今天我沒有帶手機外出,因而有不一樣的經歷和體會。

早晨,一串急促的手機鈴聲將我從夢境中喚醒。「叮鈴鈴鈴……」當這擾人心弦的鈴聲第八次響起時,我終於頂著一頭凌亂的頭髮,掙扎著鑽出被窩,毫不猶豫地關掉了這「驚天動地」的鬧鈴,狹小的房間頓時回復平靜。手機那僅有三四吋大小的屏幕上,幾個大大的阿拉伯數字——「九時四分」使我從半睡半醒的狀態中猛然驚醒。

「糟糕!我和一心約了十點見面!」我麻溜地從床上「滑」了下來,又急匆匆地跑進洗手間,洗漱完畢後便穿上外衣,準備出門。忽然,手機頂部的「小綠點」慢悠悠地閃爍了幾下,提醒我前往聊天界面回覆新收到的訊息。

「抱歉呀念慈,我又賴床了……不如我們將見面時間改到十二點吧?」在這條信息底下,還附有一心發來的表情包——一隻卡通小熊貓跪倒在地,看起來可憐又滑稽。

「太好了!沒想到一心也睡過了頭!」我長長舒了一口氣,手中的動作也不禁慢了下來。將家裡的一切都整理完畢後,我穿了上新買的運動鞋,欣喜地玄關處來回走了幾步。深棕色的大門上,一張淡黃色的小紙條吸引了我的視線,上面深藍色的娟秀字跡一看便知道是出自姐姐之手:念慈,我去面試了,大概晚上六七點才回來,晚餐一起吃吧。」

我漫不經心地瞟了幾眼,便走出家門,來到樓下阿婆的小食檔,叫了一份我最喜愛的「煎蛋濃湯麵」。看著浮在濃湯上、被蔥和香菜點綴著的軟乎乎荷包蛋,心情大好的我打算打開手機相機,「讓手機先吃」。可當我摸遍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口袋、在小店內來回摸索透後仍一無所獲時,這才意識到一個相當嚴重的問題:我忘記帶手機了!雖然手機此時此刻就在樓上充電,但家中唯一的鑰匙被姐姐帶出了家門,現已不知所蹤;而備用鑰匙則被參加日本旅遊團的爸爸媽媽帶在身上,估計要在兩天後才能「返港」。於是,我迅速地得出結論:我要等到晚上六七點才能回到家中,而在這漫長的八個小時裡,我都要忍受沒有手機陪伴的無趣和煎熬……一想到這,我的好心情頓時跌至谷底。無論湯麵再怎樣美味可口,也無法使我消沉的心重新雀躍起來。

我索然無味地吃完麵,向阿婆詢問清楚準確的時間,便悶悶不樂地打車前往與一心約定好的地點。狹小的車廂裡,密密麻麻地站滿了人。雖然他們的衣著和表情皆不一致,卻都不約而同地保持著低頭使用手機的姿勢,彷彿被那小小的長方體勾走了魂兒,又像極了水族箱裡一隻隻弓著背的透明小蝦。

到站了,一個年輕的孕婦上了車,可人們的視線都牢牢鎖在那狹小的小屏幕上,無暇顧及冒著冷汗的她。於是,我不假思索地站起了身,讓出了自己的座位,她輕聲向我道謝,並與我小聲交談起來。

「你沒有手機嗎?」看著我疑惑的眼神,孕婦抱歉地笑了笑,隨即解釋道,「我看就你沒有盯著自己手機看,還以為你沒有手機呢。」

「有是有,但我把它忘在家裡了。」我也對她笑了笑。假如我也帶了手機,還會有人給這名孕婦讓座嗎?我看著座位上一排排的「低頭族」,出神地想著。交談了片刻,那孕婦突然溫柔的摸了摸自己隆起的腹部,說:「我希望,我的孩子將來不要透過手機去看世界……」我愣了愣,再次回過神時,列車的到站廣播再次響起。告別了孕婦,我獨自一人前往與一心約定好的地點。可就在快將到達時,我迷了路。

那是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公園,卻像極了遊戲裡藏著寶藏的迷宮。一朵朵勒杜鵑從欄杆後探出頭來,被綠油油的草叢襯得尤為粉嫩嬌艷,彷彿在爭著成為選美冠軍。可心急如焚的我根本無暇欣賞這滿園春色,只想快點到達與一心約定好的地點。走了近半個小時的我仍在原地兜兜轉轉,被四周熟悉的景色佔據了視線的我崩潰地想打開某某地圖時,卻發覺口袋中空空如也。正所謂「功夫不負有心人」,在花叢中繞得眼花繚亂的我,終於沿著一條石板小路,找到了公園的出口。高高的鐘樓聳立在偌大的廣場上,上面的時針和分針分別停在「十二」和「六」上。「已經十二點半了!」我在心中大喊不妙,便趕忙奔向我和一心相約的地點。就這樣,我站在原地等了半個小時,仍不見一心的身影。

「或許是等不到我,一心就走了吧……」我既內疚又難過。下午一時三十分,在確定「一心在這樣猛烈的陽光下絕不會出門」的情況下,我終於放棄了等待,在有著大片陰影的林蔭小道中,漫無目的地散起步來。一個剛學會走路的小男孩,被大他幾歲的小姐姐牽著,在石板小路上顫顫巍巍地走著。還沒踏出幾步,他便「啪」地一下摔倒在地,一張白淨的小臉漲得通紅;下一秒,眼淚便從他那雙大眼睛中奪眶而出。一旁的小女孩看著坐在地上號啕大哭的弟弟,似乎被嚇了一跳,手足無措地呆在原地。

「不要哭,跌倒了就要自己爬起來哦。」一對年輕的夫婦站在一旁,他們一邊拍著手掌,一邊鼓勵著小男孩。淚眼汪汪的小男孩撅了撅小嘴,停止了哭泣,只見小小的他用肉乎乎的小手撐著地面,從地上爬了起來。「耶!你做到了!真棒!」年輕的夫婦將一雙可愛的兒女摟在懷中,他們的臉上都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這般溫馨而熟悉的場景,似乎被我埋藏在記憶深處,此時此刻,記憶中的虛影與眼前的景象重疊,那快樂的一家四口分明是我、姐姐和爸爸媽媽。因為手機,我們多久沒像之前一樣、愉快地一塊磕著瓜子談天說地了呢?現在的餐桌上,與我們最為親密的,大概也只有裝滿各種應用程序的智能手機了吧……。

繼續向前走,我看見了噴泉旁曖昧親密的小情侶;看見了廣場上彈著悲傷曲調的吉他演奏者;看見了小路旁捲著一個個如雲朵般的棉花糖的鬍子大叔,以及圍在他身邊嘰嘰喳喳的小朋友們……。這些和諧而美好的場景,一旦用心去感受,彷彿又是另一番體會: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情緒、自己的故事,只要你透過心靈去認真觀察、仔細理解,生活也總還會有精彩而美好的另一面。也許,這就是通過那四四方方的手提電話無法看到的吧……

天色漸晚,走了一整天的我終於回到家中,疲倦地躺在床上,看見了一心發來的訊息:「對不起,嗚嗚嗚……我奶奶的腳突然扭傷了!我要送她去醫院!待會可能不可以和你出去了!」底下連著一大串留著眼淚的黃臉小人。我心上高高懸著的石頭終於落了下來,我笑著歎了口氣,接著把今天的經歷全數與她分享。

「哇!那真是十分有意義的一天呢!改天有機會我也要和你一起體驗一下!」

「好!一言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