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花易冷

  • 作者: 黃萍珠
  • 寫作年級: F6
  • 寫作日期: 2020-3
  • 學校: 曾璧山中學

「今年的元旦,一如既往的會舉行盛大的煙花匯演,市民們如想觀賞,請於明晚前往碼頭欣賞……」

電視里主持人宏亮的聲線及「砰砰」的煙花聲,讓我從書海中勾了出來。看著屏幕上競相開放的煙花,我不由得煩躁,起身將電視關掉,剎那間,寂靜侵略了整個房間。

「怎麼關掉電視了,太吵了嗎?」母親從廚房里伸出腦袋問。

「嗯,吵到我思緒了。」我說完後便重新回到書桌前坐下。

「你今天也學了很久了,該適當放鬆一下……」母親話未說完,我便打斷道:「不行,馬上期末考了,我必須得努力學習,名次才不會下跌!」醉心於書本的我並沒有看到母親擔憂的神情。

「我們明天去看煙花匯演吧!剛剛電視不也在報道嗎?”母親忽然出聲提議,我剛想反對,只聽見母親說:「不能反對,你就當做陪我好不好?”我看著母親期待的臉,那句「不要」只得咽下,無奈的點點頭。

隔天,在母親不斷的催促下,我拿起背包便出了門口。只見母親擋在門口,如光速般奪走我的書,丟回房內,把我一把拽出家門,利落的鎖上門,我無語的看著,最終所有話語化為一口歎息。

我和母親趕在匯演前半個鐘頭到達了匯演場地,放眼望去都是人,擠得連地板都看不見。我們歷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一處較為寬闊的地方,等待匯演開始。

忽然,人群中爆出了極大聲的喧嘩,我抬頭看,只見幾艘輪船正慢慢駛進,音樂聲也開始奏起。隨著不斷高昂的音樂,輪船發射了第一個煙花,「砰」的一聲,綻放在空中,點亮了整片天空。

音樂聲不斷進行著,煙花亦配合著音樂鋪滿了整片天空。不知是音樂的感染還是兩者結合的美妙,令我沉醉於中。忽然間,音樂停止了,滿天的煙火亦消失殆盡,天空平靜得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煙花易冷」這四個字忽然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是啊,煙花易冷。綻放在空中的煙花雖耀眼奪目,無比美麗,然一瞬間,它便消散在空氣中,這世界上再也尋不到那煙花的蹤跡。美好卻瞬間即逝,不就正像世人追逐的功利嗎?

人的一生在悠久的歷史長河中只不過是一顆小石子,平生所追求得到的功名就像小石子濺起的水花那樣不起眼,亦宛若煙花,短暫得令人無法察覺。但世人總被其所繪製的美吸引,不斷渴望,渴求,就像煙花雖轉眼即逝卻仍有上千甚至上萬的人來觀賞它。

思慮到這,我自嘲的笑了笑,我不這是那上千上萬人中的一員嗎?為了所謂的名次不斷逼迫自己沉浸於知識的海洋,即使就快窒息也不願浮出水面,只願繼續深入挖掘。抬頭看著再次綻放的煙花,我雙眼充滿迷惘,我到底該怎麼做?

煙花結束了,周圍的人不斷高喊新年快樂,而我卻感受不到絲毫的喜悅。轉頭看向母親,正想說些什麼,母親卻一下把我擁入懷中在我耳邊輕聲說:「新年快樂,新的一年里希望你可以無憂無慮。偶爾放鬆一下吧,我和你爸爸只想你開心,不再乎你是否拿到好名次,知道嗎?」

我愣住了,回想這幾個月,因學業壓力我不斷逼自己,每天都挑燈夜戰。可無論多晚,母親都會為我溫一杯熱牛奶,陪伴著我,待我房中的燈熄了才會入睡。明明生活、工作施加給他們的已經很多了……

想到這,淚水奪眶而出,那些困擾我的思慮在此刻煙消雲散。所謂的功名,榮譽怎會比家人重要呢?往日的我怎可為了這些而忽略他們對我的關懷,還總埋怨指責他們啰嗦,傷了他們的心。「人間如夢」,相較於死後就消失的功績,為何不把握更多的時間與父母相處呢?

煙花易冷,但親情卻永遠溫暖。